楚囚:美国舆论的变化与中国进步的矛盾

  以民主、自由为立国之本的美国,为全人类文明的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就美国的人类文明的进步而言,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居功至伟。她消除了社会上的许多阴暗面,创造了一个民选的、高效的政府,并以其固有的魅力影响着整个世界。

  美国新闻的自由、独立和客观在七十年代达到顶峰,由于对越战和水门事件的深入报道,使美国新闻工作者获得了广泛的崇高的声誉。同时也引起了美国政府和军方的的高度重视。美国政府和军方通过他们富有经验的专家高效率的研究后,得出结论,在新闻自由的前提下,对舆论进行控制和封锁是不可取的,只有通过对舆论的引导,通过和新闻工作者的合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在其后的二十多年里,我们已很难看到越战时的对立、诘难的场面,而代之以双方的通力合作。在八十年代初,由于中国倒向美国,美国在战略上赢得了一个重要的筹码,因此,在里根总统时,美国提出了星球大战计划。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破坏当时战略稳定的也难以实现的计划,做为一个有着独立思考习惯的优秀的群体,美国舆论界应该可以看出这中间存在的巨大的危险性,应该表达美国人民反对军备竞赛、要求和平的立场,但他们没有,一味地跟着政府起哄,大肆渲染星球大战计划,似乎星球大战计划真的能化解当时的核僵持、核毁灭的局面,这实在不是一个总是生活在核恐怖和冷战时代的人的正常反应。现在我们看到,在二十年后的今天,大大缩小了的星球大战只有TMD 稍具战斗力,而NMD 却还在试验,太空武器连研究都还没有开始,更别说布署了。再说即便是星球大战计划能够实现,美国能够拦截悉数苏联导弹,但几万件核武器造成的核污染、核冬天就足够使人类文明倒退到石器时代。可当时的美国舆论却几乎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这和六十、七十年代的情形完全不同,甚至让人怀疑这是否还是那同样的一群人。

  在八十年代,美军又对利比亚、格林纳达、巴拿马等进行了军事打击,美国舆论一如既往地保持了赞赏和支持,由于美军在这几次军事行动中伤亡很小,因此舆论更加受到了鼓舞,听到的反对声也更加微弱。进入九十年代,世界又有了新的热点,海湾的伊拉克侵略了科威持。科威持与伊拉克渊源极深,历史上曾是伊拉克的一个省,伊拉克在两伊战争中腾出手后,掉头吃掉了科威持。如果战场是在黑非洲,伊、科打得头破血流也没有人理,但这是在海湾,是流淌着石油的地方,因此美军大力介入,同时美国舆论也卷入了海湾战争。由于电视及其传播方式的改进,美国舆论在海湾战争中大出风头,标有CNN 字样的美国新闻出现在几乎所有国家的电视上,鲍威尔、斯瓦茨科普夫将军手拿指挥棒在地图上指指点点和导弹在十字光标引导下飞向伊拉克目标击中并起火爆炸的镜头几乎成了海湾战争的标志性镜头,成了电视直播报道战争的经典性的镜头,也成了美国舆论与军方蜜月关系的一个明显的标志。从那以后,美国舆论的独立性、自由性及思想性就已开始部分丧失或者弱化,其对政府政策的依赖日益明显日益公开,其与政府政策的良性互动相互配合也日益睦契,同时也日益受到他国人民尤其是第三世界人民的反对。

  前南地区的战争、科索沃战争等等,美国舆论与政府军方已经分不出是政府军队影响舆论还是舆论鼓动政府军队去冒险。当美国的卸任政客在风尘赴赴的奔走在战争与和平之间时,舆论却在狂热地叫嚣着战争,他们以耸人听闻的大屠殺作为他们的旗帜,与北约所称的人道主义灾难相呼应,终于引爆了他们所期待的战争。只可惜当尘烟散尽以后,并没有发现他们所谓的万人坑。不过他们是不会在乎的,战争已经打响,精彩的画面已经传送到世界各地,舆论又一次赢得了受众的喝彩,再现了十年前的辉煌。没有人能指责他们。阿尔巴尼亚人不会说,他们是赢家;中国不敢说,中国挨了炸;俄国不想说,他们从中得了利;死了的平民不能说,他们已不能表达。只有塞尔维亚的坦克队列隆隆地回撤时,人们才隐隐地想到,军队和舆论都撒了谎!

  二十年前,当中国与美国建交时,面对中国当时鲜明的社會主義特点,美国舆论翻出三十、四十年代的观点,说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农民党,以此和当时邪恶的苏联共产党进行区别。但当邪恶的苏联共产党彻底的垮掉以后,美国的舆论就把矛头指向了中国,不顾中国二十年来改革开放、着力建设市场经济的成果,不顾中国二十年来不断进步和宽松的社会环境,不顾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上升和人权状况的逐步改善,以人权和所谓中国威胁论为借口,不断攻击、污蔑和辱骂中国,丑化中国,妖魔化中国,变化之快让人反应不过来。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对美国的国家利益而言,从狭隘的眼光看,是有某些冲突,因此美国政府表明中美是竞争对手还情有可原。但一贯标榜正义的美国舆论何以会认为中国正在进行的变化却使中国变得还不如二十年前了呢?是他们的标准变了,还是他们的行为方式变了呢?中美撞机后,在一年前“高喊人权高于主权”的美国政府军方和舆论却不约而同地大叫美机是美国的领土,是美国主权,几乎没有人去关心一下中国的王伟的死活,只是在中方指出后,才轻描淡写地遗憾了一下。以中国军方的现有军力,连台湾都说自己占有优势,可世界唯一的超极大国却散布中国威胁论,一面加强美日安保条约,一面组织亚洲小北约,一面还在加紧向亚洲调派军队武器,而美国舆论也大加配合,一会大炒新南德的什么东东,一会又炒作中国帮助伊拉克发展防空系统,一会爆炒中国向巴基斯坦出售导弹等等等等。911 事件发生后,从最初的震惊恢复过来以后,美国报刊就开始新一轮的攻击、污蔑和辱骂。说中国与塔利帮有密切的关系,中国替塔利帮修水坝等等。在布什叫嚣不作朋友就是敌人的时候,美国舆论到底想把中美关系引向何处?他们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西方舆论也积极配合,法新社说中国记者在美国拍手叫好,被美国驱逐,英国卫报说本拉登已逃到了中国。中国实在也没怎么招惹他们,难道中美开战,他们还能占什么便谊吗?

  全世界范围内,能够有潜力与美国一争短长的国家,中、俄、印、巴西等国而已。俄现时已被削弱,但其潜力不可小视,所以虽然俄国已经消除了与美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差异,但是美国主导下的北约仍然不理会俄国安全上的要求继续坚持东扩,以彻底减除俄传统上的盟友,消除后患。印度人口众多,软件业发达,未来的发展潜力不小,且有称霸南亚、印度洋的野心,但其国内宗教派别林立、种姓制度后患不小,且与美国没有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文化上对其他国家也没有太多的影响,故其短期内不可能对美构成现实的威胁。巴西国土面积较大,人口众多,周边除美国外,没有什么对手,有发展的余地,但其地处南美,属美国后花园,在大西洋对岸对应的是战乱中的黑非洲,且与美关系密切,无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在非洲没有结束战乱前,不可能有供其发挥影响力的地区。只有中国不同,她除了国土面积较大、人口众多外,敌对的意识形态、快速的经济发展水平、悠久深远的文化影响力及周边有朝鲜半岛、中日、台海、南沙、中印、印巴、中亚等热点地区,在在都让美国放心不下。中国视美国为解决台湾问题的最大障碍,美国则视中国为地区安全、世界安全及美国世界霸权的潜在威胁。中美两国领导人对此心知肚明,但由于两国共同利益巨大,两国敌对后果太严重,因此彼此还没有最后摊牌,但两国军队的敌对意识非常浓厚,一国在训练打航母、打隐形飞机、打巡航导弹(以中国的实力,这大都是虚言恐吓,宣传的成分居多),这可是美军的优势所在,另一国也在磨刀霍霍,一边将空射型巡航导弹布署在关岛美军基地,一边将三艘核潜艇调入珍珠港,一边在中国周边发展准军事联盟以围堵中国(以美国的高效,现已初具规模)。受中美两国的现状的影响,尤其是受银河号事件、炸大使馆事件、撞机事件及向台湾出售武器的影响,中国的大部分国民和网友们都有相当的反美情绪,不过这大都只能停留在口头漫骂而已,因为中国的国内舆论并不能完全代表民众的心声。而美国的舆论则不同,他们在世界影响巨大,一言一行都能在世界掀起风浪,别说中国对美国真有戒心,就是没有任何的介蒂,美国也不会放过中国。美国的舆论凭其精良的技术优势、良好的职业素质、进取的团队精神、疯狂的感官刺激,对世界的影响可谓巨大。中国在未来的一、二十年里将是中国历史上极为重要的时期,中国的经济发展、政治改革、人权自由等等都要在这一段时间里有一个结果,不是成功就是失败。在这么一段时间里结下这么一个仇家,只能说这是中国的一个劫。道家有所谓度劫之说,度过了,中国脱胎换骨,度不过,中国的修为全失。好在目前中国的度劫开了个好头,入世在即,融入国际社会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但愿中国不为世事所动,平安度过这一劫难,实现中国的腾飞!

  (文/ 楚囚 摘自西陆观察)

  作者:楚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美国舆论的变化与中国进步的矛盾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