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公海狮情结”和帝国的衰落

  我们可以在电视记录片中看到,海狮群中最强健的公海狮打败其它公海狮以后,可以独霸群体中的母海狮,而被打败的公海狮得不到任何和母海狮亲近的机会。

  但是这一现象为什么没有在人类社会中出现呢?即使体力(加武功)悬殊如西门庆和武大郎,前者要占有后者的妻子仍然必须偷偷摸摸,即使最后利用权势和金钱的力量得逞,仍然被整个社会舆论所不齿,几百年以后也不得翻身。

  我猜想早期人类社会也有一个类似海狮社会的阶段,强壮的男子依靠自己的臂力打败体弱男子,占有较多的或全部女子,使体弱男子无法获得配偶。

  但是人类和动物不同,他们会相互交流和合作。于是体弱男子联合起来对抗强壮男子,使后者的体力优势被相对削弱甚至完全消失。

  人类和动物的另外一个不同之处是:人类有高于动物的智慧,在正面冲突中无法获胜时,会动脑筋从侧面进攻,或者在对手没有防备时选择其薄弱环节发动攻击。例如,在整个部落外出狩猎时,在强壮男子一门心思和野兽搏斗时,体弱男子在他背后下毒手,或者扔石块,或者集体后退,制造“越位”,使强壮男子受到野兽攻击而得不到帮助,等等。

  这些报复性攻击是防不胜防的,因此,强壮男子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作法,放弃占有全部异性的企图。从部落的整体利益考虑,丧失强壮男子则有损整个部落的生产和战斗能力。这些因素都推动人类逐渐放弃“公海狮情结”,使体弱男子也能够得到配偶。

  这一阶段也许是短暂的,短暂得似乎根本不存在。但是存在这一阶段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因为即使在现代社会,男性仍然以获得较多女性的青睐为荣,许多人甚至乐此不疲,更不用说在一些比较落后的社会环境中仍然存在的一夫多妻制。因此,即使没有考古依据或者文字记载支持上述猜想,我相信这一猜测在逻辑上也是合理的。

  “公海狮情结”在自然人的层次上消失了,或因为受到社会环境的强行抑制而不得不自我克制,并不意味着在国家层次上不存在这一情结。

  当一个强国侵犯弱国而后者无法反抗或报复时,前者的“公海狮情结”就会滋生出来并且不断膨胀,野心越来越大,几乎每一个野心家最后都会喊出“征服全世界”这句心里话。

  当世界上存在一个以上强国时,它们之间势均力敌、两败俱伤的争斗会使他们从“公海狮情结”后退一步,改为强国之间相互和平共处、共同瓜分世界。一旦力量均衡发生变化,例如某强国衰落了,或者出现了新的强国,那么分配方案也将相应变化,其间往往伴随着规模或大或小的武装冲突。

  如果个别强国不愿意和其它强国共同分享世界,妄图消灭或者征服其它强国,实现自己的“公海狮情结”,公海狮们之间就会爆发激烈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德国和日本不愿意和其它强国——英法美苏——共同瓜分世界、妄图独霸全球的结果。

  弱国的觉醒和崛起,弱国利用“地头蛇”优势部分或者全部抵消外来“强龙”(强国)的军事优势,使英国这类老帝国不得不放弃“公海狮情结”。

  但是美国人在海湾战争中发现:现代化的军事打击手段可以使弱国的“地头蛇”优势根本无法发挥。借助巡航导弹和隐形飞机,美国人终于摆脱了越南热带丛林、绵延雨季和全民皆兵带来的噩梦。于是,美国人的“公海狮情结”再次爆发,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他们狂轰滥炸南斯拉夫,随心所欲地打击伊拉克,支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持强硬态度;全面退缩的旧帝国俄罗斯自然不在眼中,刚刚富裕起来的中国更不在话下,步步紧逼,随意羞辱。

  然而,911 事件的策划者就象远古时代找不到老婆的那些瘦弱男子,在美国最得意忘形的时候,向美国做梦也没有想到和世界其它地方一样,也存在安全与否这一问题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白宫,空军一号,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五角大楼)发动了攻击,并且部分得逞,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这一攻击把美国打晕了,三个星期过去了,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美国一口咬定是本拉登干的,不顾法律常识“无罪推定”,调兵遣将要打阿富汗。虽然死党英国坚决支持,但是阿富汗人宣布要以圣战进行报复、俄罗斯要求师出有名、中国鼓吹联合国统一领导、欧洲盟国提醒要慎重、美国国内出现反战思潮,使美国不得不收敛自己的“公海狮”脾气,在弦之箭不得不缓一缓,改称要通过“外交的、经济的、法律的手段”解决问题。据说小股美英特种部队已经进入阿富汗,但愿他们略有斩获,挣回点面子。

  微观粒子无法越过足够高的能垒,但如果该能垒足够薄,微观粒子会穿透该能垒。这一现象被成为“隧道效应”。

  现代科技产生了先进的武器,但是作为现代科技必要基础的现代社会却越来越精细、复杂、裸露而脆弱。现代科技使美国成为一个很高的“能垒”,其它国家特别是弱小民族根本无法望其项背。但是,这个能垒又是很薄的,一支敢死小队可以穿透这一能垒,造成巨大破坏。

  因此,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公海狮情结”将越来越难以维持。如果一定要坚持“公海狮情结”,必然会四面楚歌,腹背受敌,防不胜防,最后力不从心,走向衰落。苏联就是最近的例子。当然,美国有所不同,它的政治制度优势、文化优势、人才优势和科技优势给它带来了巨大的活力。不过这能否支撑它成为独步全球的公海狮,我不抱乐观态度。美国在 911之后四处争取世界舆论的道义支持,说明它也同样如此。

黄佶电子信箱:huangjib@online.sh.cn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公海狮情结”和帝国的衰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