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次山:美国是否“活该挨打”?

  美国发生九一一事件之后,美国内部民众、学者及媒体人士都在纳闷这么一个问题:“回教极端分子为什么那么恨我们?”

  最令人侧目的是九一一事件发生当天,中东国家的许多民众居然群涌街头狂欢庆祝,并以中东地区排放烟火的方式——对空鸣枪,庆祝“美国人挨打”。

  此外,在亚洲地区,尤其东南亚国家,许多民众虽然同情在此事件中罹难的近万名人士,但是也有很多人认为,美国遭此重挫,主要原因是美国的外交政策过于霸道,惹此众怒已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此外,在中国大陆、在台湾,许多民众也都认为,美国的霸权心态是这次悲剧的罪魁祸首。台湾新党名人,立委谢启大就表示,由于美国政府行事作风过于霸道,才会引发回教人士的极端不满。

  在中国大陆,除了百分之八十左右网民认为美国是“自食恶果”之外,更令人担心的是,除了反美情绪之外,许多年轻人在此事件的心态上,反映出了新生代中国年轻人那种凡事冷漠,缺乏同情心,处处叛逆的作风。

  不论九一一事件是否不幸掉入美国学者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的预言,这回美国遭遇此重伤,其近因应该不脱离两个范围。

  美国须重新思考外交政策

  布什上台后,其外交团队试图建立一套以美国为主轴的外交与战略构思,由于这套策略过于“保守偏右”,被各国指为“单边主义”(或译为“为所欲为”主义)。无论在朝鲜和局,在国家导弹防卫系统NMD ,在中东和局,在对台军售问题上,布什都想另创新局,但又过于“一意孤行”,因此不但引发“敌人”不满,连其盟友也不谅解。上台至今十个月,布什政府几乎得罪了天下人士。但是,一直到九一一事件发生后初期,布什政团内部并非人人都对“美国不应与天下人为敌”一事有所自觉,其中如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副部长沃尔福威茨等人甚至主张,美国的报复行动应同时及于伊拉克等中东国家,这种目空一切的心态是导致回教世界对美国憎恨的原因之一。

  近廿年来,美国在中东和局中一直坚决支持以色列,对中东及回教国家而言,美国和以色列几乎可以划上等号,对曾受美国支助、训练,被美国称为“自由斗士”的回教人士如奥萨玛,当然极端不满美国政府过去对回教国家那种予取予求或“顺我者伸援手,不顺我者予以消除”的政策,因此,九一一事件发生后两周,美国政府为了缓和回教世界的反美浪潮,向以色列施压力,除了逼以色列走向谈判桌,更逼以色列停止对巴勒斯坦人攻击。10月4 日,白宫更向媒体透露,在九一一事件前,布什政府事实上已倾向巴勒斯坦尽快建国,此一连串举动使以色列总理萨隆在10月4 日不禁出言警告美国,不可学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西方为取悦希特勒而牺牲捷克的往例,萨隆的谈话当然引发了布什和美国政府的不满反击。

  当然,这些连串发展透露出一个苗头就是:布什政府正想亡羊补牢,以免其进一步的军事行动形同对全球回教人士宣战,在近期内,在长期上,招惹更多的九一一事件。

  由于布什政府官员,从布什以降都口径一致地宣称,打击恐怖主义是长期而且需要耐心的活动,而此反恐怖主义行动又不是美国独脚戏可以达成的目标,我们可以明显看出的是,布什政府今后的外交政策方向,势必因为九一一事件而大幅调整,其外交政策上的孰敌孰友,轻重缓急,乃至于非友非敌的灰色地带如何厘界,势必须要重新思考。

  换句话说,布什政府的外交政策“单边主义”将因情势所逼,不得不改弦更张。

  中国年轻人缺乏大国胸襟

  不过,九一一事件固然明显反映出全球人士一些反美情绪,但是,我们别忘了,这次在九一一事件中丧生的并非全是美国人,其中至少有一半是外籍人士,或有外国血统的美国公民,如华裔美国人,如果因为这些人都在美国,其牺牲也一概属“活该”,未免过于冷血和残忍。

  在中国大陆一些网站中,我们看到许多中国大陆年轻人反映出上述冷血的言论,这些言论已不单纯是民族主义情结,已不单纯是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遇炸事件和今年4 月1 日中、美军机互撞事件所蔓延的民族情结,因为在这些年轻网民的言论中,我们可以发现,这些人“逢事必反”,“无”可反对的时候往往连自己的影子都反“,从他们冷眼面对社会及周遭任何问题的作风可看出,这一代的中国大陆年轻人缺乏爱的教育,缺乏人道关怀的意识,自然更缺乏一个大国人民所需要的胸襟与思维。

  在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笔者对于“美国人活该挨打”这类的思维和言论,十分感慨。美国历任领导人许多“单边”作风固然惹人憎恶,但是,从许多角度去看,美国并非一个十恶不赦的国家,而且,平心而论,如果没有美国,从一次大战到二次大战,到冷战的阶段,全球命运和历史必然改写。

  因此,就此浩劫性事件,我们对美国真的不能有冷血性的思维,对美国政府的批评,指责是一回事,但是,身为人类社会的一份子,对于因此事而罹难的美国人,我们还是应该存有一点爱心的。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阮次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美国是否“活该挨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