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九江:贸易大国离贸易强国有多远?

  艰辛的贸易大国路

  起步。1978年,我国实行“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政策之前,我们的对外贸易规模只有206.4 亿美元,其中,出口97.5亿美元,进口108.9 亿美元,而当年世界贸易的规模已经达到26573 亿美元,中国对外贸易额占世界贸易额的比重还不到一个百分点,为0.78%,名列世界34位,远远落后于美国、日本和欧洲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也落后于亚洲的四小龙,中国的台湾省和香港特区也排列在中国大陆之前,分别为19位和25位(详见表1 )。我国的出口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仅为5.6 %,在世界上30个国家和地区的统计中名列最后一名,既低于发达国家的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美国比重为6.4 %,日本比重为10%,欧洲的西德、英国和法国的比重均超过20%,也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巴西、墨西哥等,上述两国的比重分别为6.1 %和5.9 %。这就是我们的起点,这就是我们的基础。上述数据表明,在二十多年前,中国出口占世界出口总贸易额的比重是微不足道的,我国的出口占本国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也是微乎其微的。

  为了增加一个百分点份额。1979年经过改革开放后,我们差不多奋斗了十多年,经历了“六五”“七五”两个五年计划,1989年,我们的对外贸易规模达到了1116.8亿美元,“六五”期间的对外贸易平均增长率为12.8%,“七五”期间的外贸增长率为10.6%,这一增长水平既高于世界贸易平均增长,也高于国内国民经济的发展水平;我国出口贸易的依存度,也提高到“六五”末年的9 %,并继续提高到“七五”末年的11.7%,然而即便如此,我国外贸作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发动机”作用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至“七五”末年,我国对外贸易占世界贸易的比重也只达到1.8 %,其中出口为1.7 %,进口为1.9 %,与改革开放前的1978年相比,所占比重只提高了一个百分点而已,但是就是这个百分点,使得我们在世界贸易中的位次整整向前移动了近20位,也就是说,十多年前,我们仅排在34位,而现在一下子前进到了15位。

  第15位的徘徊。1984年,我国对外贸易在世界贸易中的比重曾经达到16位,甚至在后来的两年中我国的位次还一度上升到11位和12位,但是1987再度跌落到第17位,而以后的四五年,其排名一直徘徊在15名和16名,也就是说,从1984年至1991年的八年,我国对外贸易占世界贸易的比重徘徊在15位左右,尽管我们“七五”期间的对外贸易平均增长速度为10.6%,尽管我国外贸依存度也由1984年的不到22.8%,上升到了1991年的33.4%,对外贸易依存度提高了十个百分点,尽管我国对外贸易占世界贸易的比重也悄悄地上升到了2 个百分点,但是这就象赛跑,你跑人家也在跑,我们在15、16位的位置一下子就彷徨了八年,八年后的1992年,我们才实现了一次质的飞跃。

  跨进前十位的艰难。“八五”是我国对外贸易高速发展的阶段,“八五”期间,我国对外贸易实现了平均增长19.5%的高速增长,1991年至1995年,我国对外贸易分别增长:17.6%、22%、18.2%、20.9%和18.7%,在如此高速增长水平推动下,我国对外贸易占世界贸易的比重也由1990年的1.7 %,上升到1995年的2.9 %,在五年的时间里,我国外贸占世界贸易的比重提高了1.2 个百分点,而在“六五”和“七五”期间,我们为了提高一个百分点却奋斗了十余年。我国的外贸依存度也由1990年的29.8%上升到40.1%,同样,1991年以前,我们努力了八年才使我国外贸依存度提高了10个百分点。然而,1992年以后的7 年,我国对外贸易在世界贸易中的排名始终徘徊第11位左右,尽管在1997年,我们曾经一度步入了世界前十位,但是1998年又再度回到第11位的老位置上,也就是说,从1991年至1998年的八年,我国对外贸易在世界贸易中的排名始终徘徊不前。

  昂首步入世界第七贸易大国。1999年,我国外贸再次恢复了他的活力,当年对外贸易实现了11.3%的增长,而在2000年,对外贸易更实现了31.5%的高速度增长,创造了改革开放以来外贸增长的最高水平,比1985年的30%增长水平还高1.5 个百分点,由于对外贸易的高速度增长,我国对外贸易的依存度也创造了历史最高水平,为43.9%,出口依存度也创造了最高水平,为23.1%,比1978年的5.6 %高达17.5%百分点。(详见表2 )我国对外贸易额占世界贸易的比重急剧上升到3.6 %,比去年的比重一下子提高了0.4 个百分点,比1978年的0.78%提高了4.6 倍,在这一年我们实现了由上年排世界第九名上升到了世界排名第七名的梦想,其中,出口也排列世界第七位,进口则排列世界第八位(详见表3 )。但是正像我们以前分析的,由于美国经济增长趋缓的影响和国内有关政策的变动,我国今年的对外贸易很难再实现大幅度增长,甚至很难达到双位数增长,因此,我们有理由担心在今年我们的排位还可能出现反复,就象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样。

  中国距离贸易强国还很遥远?

  到2000年不仅中国的贸易排名已经升至世界第七名,当年我国的国民经济生产总值为10710 亿美元,基本上也排列世界第七位的水平,但我们的产值仅相当于美国99960 亿美元的十分之一,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总值的比重仅为3.4%,低于贸易占世界比重0.2 个百分点。客观的说,中国已经是一个经济大国,也是一个贸易大国,但是,中国是不是一个贸易强国呢?回答是否定的,其理由是:

  (一)中国的贸易没有真正实现两条腿走路

  当今世界,国际贸易的发展已经不再是仅仅依靠货物贸易,大量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发达国家已经大量发展服务业。而我国却出现了货物贸易出口与服务贸易出口发展比例严重失调。以2000年为例,我国出口商品总额为2492亿美元,而同期服务出口仅为304 亿美元,服务出口占贸易出口额比重为12.2%。这一水平与全球服务贸易占出口贸易总额三分之一的比重相距甚远。以美国为例,其服务贸易占出口贸易的比重高达60%至70%,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虽然贸易上出现了巨额逆差但美国政府并不担忧的原因,因为在服务贸易方面美国还存在着巨额贸易顺差。而我国的情况与美国截然不同,贸易与服务的发展严重失调,特别是服务业的出口不仅远远低于美国的水平,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不难设想如果我国在贸易上存在着逆差而服务业发展又是如此落后会是一种什么局面。

  (二)中国的货物贸易结构仍然很不合理

  2000年我国出口总额2492.1亿美元,其中初级产品出口额254.6 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比重为10.2%;工业制成品出口额为2237.5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比重为89.8%。初级产品与工业制成品之比已接近1 :8 ,远远高于改革开放初期1978年的1 :0.85的比重,贸易结构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详见表4 )。

  一是我国出口贸易总体结构已经基本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工业制成品所占比重已经超过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水平,开始接近发达国家的比重;二是在工业制成品中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纺织品及服装出口比重之高超过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三是在出口贸易结构中机电产品出口比重迅速提高。机电产品出口比重已由二十年前1978年的7 %至8 %,提高到目前的42.26 %,虽然仍然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是纵向与我国自己相比,其发展水平仍然是非常快的。当前我国出口贸易结构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我国制成品的出口虽然已经超过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水平,现在开始追赶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不可否认我国出口的制成品中相当比例的商品仍然是低附加值的商品,特别是劳动密集性的商品占有较高比重。如1994年,我国工业制成品中,劳动密集型的商品占72.3%,资本和技术密集型商品仅占27.7%;而发达国家的情况正好相反,劳动密集型的商品比重不到30%,资本和技术密集型的商品平均比重为70%。即便是与发展中国家相比我国资本和技术密集型的商品出口比重也偏低,如马来西亚、韩国、西班牙、新加坡、泰国、巴西等国的比重也都高于我国一倍。这种低附加值商品的大量出口实际上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是一种以较多的资源换取较少外汇的初级策略,是一种于子孙后代而不顾的短视行为。

  从世界范围来考察,我国的出口贸易结构呈现下列几个特征:

  贸易方式不合理。1979年改革开放前,我国的外贸主要贸易方式基本是一般贸易,当时的加工贸易仅停留在所谓的“三来一补”,到了1990年,虽然加工贸易有了较大的发展,但当年出口贸易中仅占40.9%,而一般贸易占57.01 %,进口贸易中加工贸易只占35.16 %,一般贸易占49.11 %,也就是说,十多年前一般贸易还是占主导地位的。但到了2000年,加工贸易有了长足的发展,当年加工贸易出口占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了55.24 %,进口加工贸易占进口总额也达到了41.12 %,进出口加工贸易占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达到了48.54 %,基本上是半壁江山(详见表5 )。因为通过加工贸易我国只能赚取增加值,特别是来料加工,货权都是外方客商的,但是由于其进口料件和出口报关均是全额计算的,不能不承认对我国贸易规模的扩大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高附加值高科技商品出口比重过小。1998年,我国高科技商品的出口只有233亿美元,虽然在世界各国中排列第9 位,高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如墨西哥、巴西和印度,但比第8 位的韩国少了70多亿美元,只相当于第1 位美国的13.66 %,相当于第2 位日本的24.59 %,相当于第3 位英国的三分之一。而在高科技商品中制成品的比重为14.5%,排列在世界的第13位,与制成品比重最高的新加坡58.9%相比差距甚远,只相当于美国、荷兰的一半。2000年,我国高新技术商品的出口达到了创纪录的370 亿美元,比上年增长了50%,增幅高于全国平均出口增长的22.2个百分点,占我国出口总额的比重14.85 %(详见表6 )。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并没有显著缩小。高科技商品中的电子商务,中国只排列在世界的第39位。

  机电产品出口比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机电产品是工业制成品的重要组成部分。2000年我国机电产品出口比重为36.9%,不仅大大低于主要发达国家的47%的水平,而且也于世界平均水平42%相差甚远(详见表7 )。据专家估计,目前我国机电产品出口比重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大约十五年。从机电产品内部结构分析,发达国家主要出口高附加值的资本密集型的“高、精、尖”的机械设备为主,其所占比重高达90%以上。以日本为例,九十年代初,日本机电产品出口比重高达75%,其中机械设备在机电产品中占有93%的比例。日本仅机电产品出口额就达到了1200亿美元,占其总出口额的40%。而我国出口的机电产品30%均为日用小五金、金属制品和针头线脑似的小商品,另外70%虽然也属机械设备,但是其附加值仍然偏低。

  纺织品和服装出口所占比重过大。在制成品中,我国纺织品和服装却呈现出另一种局面,其在出口总额中的比重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七十年代以来,在世界出口总额中,纺织品和服装出口额基本稳定在5 %至6 %的水平,其中发达国家的比重低于这一水平,为4.5 %左右的水平,发展中国家的比重一般稳定在11%左右。而2000年我国纺织品和服装的出口比重高达20.93 %,这一水平不仅高于发展中国家一倍的水平,同时,更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五倍多。我国出口在世界上的排名虽然列为第七名,但是纺织品和服装的出口一直据于世界的前列,基本上属纺织品和服装的最大出口国。

  以上中国贸易的不合理结构和构成并不是孤立的,它与中国的国民经济结构是有密切联系的,也就是说,贸易的不合理结构取决于经济的不合理结构。

  (三)中国的国民经济结构仍然很不合理

  以1998年为例,当年,中国国民经济中农业增加值占国民经济增加值的18%,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4 %,也高于中低收入国家13%的水平,在世界各国中排列14位;中国服务业的发展也是远远落后于世界水平,在1998年的增加值中占33%,既低于世界62%的水平,也低于中低收入国家52%的水平,更低于高收入发达国家65%的水平,在世界各国中也是排列第14位,在工业增加值又过度依赖传统的制造业,199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37%,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1%和高收入国家的21%,也高于中低收入国家和地区的23%水平,在传统制造业中不少还是夕阳工业。中国的基础设施竞争力排列世界第34位,2000年又错后至39位。(四)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排名落后

  1998年按当年的汇率和价格计算,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791 美元,仅相当于第1 位日本34402 美元的2.29%,名列世界第18位,亚洲的新加坡,香港特区和韩国均排在中国之前,拉美的发展中国家阿根廷、墨西哥和巴西也排在中国之前,中国只列在印度之前。如果按照购买力平均值的理论进行计算,1998年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3105美元,排列世界第19位,也仅相当于名列第1 位德国29605 美元的10.49 %(详见表8 )。

  (五)中国的竞争能力仍然相当落后

  根据瑞士洛桑国家管理学院公布的资料,2000年中国的国际竞争力只排列世界第30位,2001年4 月,中国的排名比去年落后,又向后排列至33位;2000年中国的商业效率排名为世界的37位,2001年排名后移至40位;2000年中国的全员劳动生产率排名排列第47位。由于中国的竞争能力相当落后,直接导致中国的商品质量排名落后,中国的生产质量仅排列世界44位。上述指标充分说明,中国的竞争能力还相当落后,这些落后的指标不可能不影响中国的出口商品质量,不可能不影响中国出口商品的竞争能力。贸易结构难以改善的

  原因究竟是什么?

  经过多年的对外开放,我国的出口贸易结构有了很大改善,特别是制成品出口所占的比重已经基本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应该说成绩是主要的,成效也是显著的。同时,经济界诸多人士也提出了我国出口贸易结构存在着明显的缺陷,如上所述,一是服务贸易的发展与贸易相比严重失调;二是制成品出口中低附加值产品所占比重过大;三是制成品中的机电产品比重仍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特别是内部资本密集型的高科技产品比重太小;四是劳动密集型的纺织品和服装出口所占比重又过大,等等。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目前我国出口贸易结构呢?

  (一)经济结构或生产结构是贸易结构不合理的主要原因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早已指出,生产决定流通,虽然在一定条件下流通对生产有一定的反作用,但是生产毕竟是基础,没有生产就没有流通。从这个意义上贸易结构的调整主要取决于生产结构或经济结构的合理性,贸易结构是依附于生产结构的,虽然在一定条件下贸易结构的变动也会对经济结构的发展起一定的反作用,但是归根结底,仍然是经济或生产结构决定了贸易结构的合理程度。这就是说,当前我国的贸易结构不合理并不能简单从贸易结构本身来找原因,而应该更多的从不合理的经济或生产结构中探索原因。

  (二)经济结构取决于财政分灶吃饭的体制

  我国虽然从1994年开始实行了税收制度改革,但是从根本上说,中国的财政税收体制仍然是一种“分灶吃饭”的体制,讲得尖锐一些实际仍然是“诸候经济”。因此,这种经济制度下形成了独特的生产、经济结构,这种结构往往主要考虑当地的经济发展情况,因此,必然导致重复经济的形成。当地经济结构从市场角度考虑看是否有利可图,从财政角度看是否会增加当地的税收,从就业角度看是否会增加当地的劳动力就业,从资源配置的角度分析看是否会充分利用当地的资源和原材料。总之,“诸候经济”条件下,地方的视野只能是从本地区范围来配置国内外、省内外资源,发展当地经济,他们既没有全国的角度,更没有世界范围内认识问题的条件和能力。因此,重复经济再所难免,而在这种“诸侯经济”条件下形成的不合理经济结构直接导致不合理的贸易结构的形成和变化。

  (三)经济、贸易结构均取决于中国人口众多的国情

  在生产力要素中,中国有十分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因此大量发展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在所难免。一个具有现代管理思维的企业家他会考虑是投资购买机器成本低还是直接使用劳动力成本低。中国存在大量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东南亚周边国家相比,劳动力的素质也属上游,因此,在中国发展劳动密集型商品有他天然的优势。这种劳动力严重过剩的局面直接导致劳动密集型商品较多的经济结构,当然也决定了我国目前的出口贸易结构,也决定了中国外贸经济中加工贸易大量发展的局面,因为在决定商品生产的三大资源配置中,我们只占有劳动力的优势,而资金和物质并不是我国的优势,更何况我们还缺少国际市场上的客户,这就是“两头在外”和加工贸易大量发展的根本原因。

  (四)贸易结构还取决于外贸经营主体的经营体制

  我国经营外贸业务的国有企业基本上均属“皮包公司”,经过二十年的发展,虽然国有外贸企业的自有资金比重已有1979年的3 %提高到目前的14%左右,但是这点自有资金用来进行贸易结构的调整甚至经济结构的改善显然是杯水车薪,也就是说外贸企业虽然掌握着国际市场的行情,从企业本身来讲也很想主动进行贸易结构甚至经济结构的调整,但是却苦于缺乏资金,没有实力。而随着经营体制的不断改革,从事对外贸易的主体在不断扩大,大量外商投资企业,大量集体企业,以及不少民营企业的加盟不仅有效改善了经济结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贸易结构。

  总之,在这种刚性的经济结构下谈论贸易结构的调整又谈何容易,特别是在目前经济制度下,经济结构的调整更是有所扭曲。经过多年的改革开放,应该说中国已经相当开放。然而鉴于中国的进口关税虽然已经降至15%左右,但是仍然高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这种高关税壁垒,实际上阻挡了国外原材料资源顺利进入国内,同时,也防碍了企业有效使用国内外两种资源;另外,中国的人民币仍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可兑换,特别是资本项下的自由兑换,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影响而放缓了改革进程。因此在这种国内经济一定程度割断的条件下很难对贸易结构和经济结构进行适当调整。很难想象进口资源不能顺利注入国内经济发展的情况下,资本又无法自由进出,经济结构的调整也就无从谈起,经济结构调整不了又怎么调整贸易结构呢?

  如何改善贸易结构逐步实现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变?

  要想实现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变,首先我们要实现对外贸易发展中的两条腿走路,即既要大力发展货物贸易,更要发展服务贸易,而发展服务业正是我们的优势所在,至少我们有充足的劳动力资源;而要实现货物贸易结构的改善,就要提高商品的加工深度,在保持传统商品出口的同时,增加高附加值高科技商品的出口,而改善贸易结构不能就事论事,不能只在贸易环节下功夫作文章,因为贸易结构的改善取决于合理的经济结构。一要从经济结构或生产结构上下功夫动脑筋,改善我国经济结构的关键在“分灶吃饭”的“诸候经济”体制,不打破这种体制重复建设将难以避免,而经济结构的调整也将难上加难;二要不断完善分税体制,1994年开始实施的分税制上基本能够解决“分灶吃饭”的问题,但是实际运行中由于“分灶吃饭”财政体制的作用大于分税制,或者说,原有的财政体制直接抑制了分税制作用的发挥,从而最终形成了不合理的经济结构和贸易结构;三要加快关税体制的改革,当前最为迫切的是将进口关税降到发展中国家的水平,以促进国内外资源的合理有效配置,同时,也可抑制加工贸易的过度发展和走私活动的泛滥;四要加快外汇体制改革,尽快实现资本项下的可兑换。我们不能沉浸在亚洲金融危机与我国擦肩而过的沾沾自喜之中,我们要研究如果中国资本项下已经实行开放如何才能应对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人民币实行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兑换后,资本的自由流入、流出肯定会对经济结构乃至于贸易结构的调整产生积极影响。

  总而言之,必须对刚性的经济结构进行适当调整,才能逐步改善贸易结构的不合理;同时,我们还要充分发挥贸易结构对经济结构的反作用,及时调整经济结构,争取在一定时间里使我国的贸易结构能够更趋合理,最后,需要强调的是调整贸易结构也好,调整经济结构也罢,这些调整均需考虑中国经济融入全球经济的大潮中去的趋势,特别是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经济发展的国内外屏障将逐步消除,中国的贸易、金融、银行、保险和信息等产业将逐步对外开放,市场准入将不再是个困难的问题,只有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搞好经济结构的调整,改进我们的贸易结构,我们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世界第七再向更高的目标迈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消除我们与最发达国家的差距。

原载:《中国经济时报》 2001年10月09日

  作者:林九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贸易大国离贸易强国有多远?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