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尼:游戏规则

  美利坚合众国立国的时候,几位国父设定了一个国家的基本政策,专门用来限制政府的权力。这个国策几经变迁,终于演变成今天的“三权分立”。美国的三权分立,实际上成为国家政策前后连贯,国家经济持续增长,国家长治久安的保证。比之“四个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等千变万化,朝令夕改的,专门用来无限扩大国家权力的国策,三权分立倒成了“以不变应万变的”一招制敌。

  一个个人,一个国家政府,一个国家执政党,一旦拥有了无上的权力,即使他真的像他自己标榜的那样——一贯“光荣、伟大、正确”,或迟或早,他都会把他的人民引向苦难的深渊。

  美国短短两百多年历史,能人辈出,有才干的总统更是层出不穷,其中不少人的英明决策,直接影响到美国今天的国家地位和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中国五千年帝王历史,所拥有的“圣皇贤王”却屈指可数,所能拥有的“盛世”连国家历史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绝大多数时间,除了自己做自己的皇帝梦,天下百姓都是在天灾人祸里生存。天灾毕竟是暂时的、局部的,但人祸却是会连绵数载,波及全国,甚至影响到数百年后的後人。在国家首脑不受监督的国家里,国家首脑自己公然三妻四妾,荒淫无耻,对待百姓却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当一个政府的权力无限膨胀的时候;居然讨论起“党大还是法大”的时候;当一个国家的首脑能洋洋自得的宣称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时候;人们就不应该对饿死数千万人、数十年专心致志“与人斗,其乐无穷”、一个天下首富一跃成为天下第一穷国而感到惊讶。

  三权分立的直接结果是一个国家政府和一个政府首脑不可能对自己的权力恣意妄行。总统作为一个国家政府的首脑,有权就国家大事做出自己的选择,甚至否决国会的决定;但是国会如果认为总统的决定是愚不可及,或者总统本人不适合当总统,它也可以否决总统的法令,直到乾脆弹劾总统;而最高法院虽然有权裁决国会或者总统的法令不符合宪法,却无权干涉国家经济建设。这样的制度下,总统只是一个普通公民,而且是一个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监督下的普通公民,而不是什么为所欲为的“万寿无疆”、“光荣伟大”之类。国会更不是“唯君适从”,动不动就投票“全体通过”的“橡皮图章”,相反它成为了一个制衡总统权力的重要机关。就算一个国家的总统能够挟持国会,强迫它同意自己的意见,最高法院还是能够否决总统的疯狂决定。在美国历史上,也曾出现过最高法院向总统屈服的局面,二战的罗斯福总统就被大家称为“帝王总统”,他总是能够说服(或说压服)国会和最高法院同意自己的意见,尽管后世有人评说罗斯福的国内政策不尽人意,但是他领导了美国从经济危机的深渊里走出来,后来一跃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第一强国,从这些看来,罗斯福无疑是一个英明果断的总统,这也是他能一再被美国人选为名列前三名的最伟大的总统的原因。

  没有一个法律是完美无缺的。三权分立的政策作为美国政府的一个的游戏规则,不可避免有著这样那样的缺点。一个政策能推举出英明的总统,就也有可能出现愚蠢和疯狂的总统,而这样的总统在美国历史上并非少数。唯一能够保证这个制度畅行无阻,并且不断完善的条件是,要有能够遵守这个游戏规则的人民。美国的制度能够通行并且泽被後人,就是因为有了能够遵守游戏规则的美国人民。如果人人(或者说许多人),都视这为废纸,那么再好的制度,也是废纸。如果人人都能遵守游戏规则,那么再糟的制度,也能被逐渐改善。不仅如此,这个国家的人民还应该懂得如何使用手里的权力, 来限制一个国家政府的运作, 不能“人云亦云”,在国会里出现什么“全体通过”的闹剧。

  记得以前在中国大学里参加投票选举人大代表,在无人强迫、无人监视投票过程、无记名投票的情况下,绝大多数人都是盲目地在选票上的几个根本不相识的候选人里,胡乱挑选一个。在这种根本不了解这些候选人的情况下,为什么大家都能胡乱选一个?为什么不能珍惜自己的投票权力,填一个弃权票呢?如果大家都投弃权票,那么推荐这些候选人的机构就不得不让候选人出面和大家认识,如果大家认为这种认识还不够,还是继续投弃权票,那么就会很容易地导致竞选制度的出现。很多人夸夸其谈地说中共如何如何操纵选举,但是又如何解释这种在无人操纵的情况下,出现的这种盲目的投票呢?如果人民是这种素质,如何能够起到监督的作用?如何能够起到促进一个好的制度的建立呢?

  克林顿总统的性丑闻除了部份情节引人入胜外,倒是对这三权分立制度的作了一个很好的解说。的确,许多人都承认,这起丑闻的直接目的绝对不是针对克林顿个人或者家庭的。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个丑闻就是来自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党争,但是这种争执并不是向美苏争霸那样你死我活的争夺,两党的党争最终的目的还是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虽然两党可能对国家利益的理解不尽相同。总统也是人,这没有错,对于总统的要求是不能像要求圣人一样,应该允许他犯错误,而且个人道德上的失误,只要不违法,不违反游戏规则,是没有必要追究的。但是如果失去了监督,他犯了错误,就不仅不会去改正,还可能为自己的错误涂脂抹粉,甚至为此出卖国家利益。不要忘了克林顿总统已经两次动用美国军队空袭他国,试图以此转移大家对他的性丑闻案的注意力。这种以别人的鲜血,换取自身安宁的做法,恐怕是更为无耻。难道天底下只有美国人的生命才是生命?

  克林顿总统和白宫实习生莫尼卡完全可能是两厢情愿的“红杏出墙”,不存在什么总统利用职权强行无理的故事;但是如果这件事一旦暗中为其他敌对国家所掌握,美国的总统完全可能屈服于别人敲诈的压力出卖国家利益——不要忘记这还是在一个国家总统时刻受到监督的国家。这起丑闻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在美国,一个国家的首脑,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应该受到人民的监督,总统不仅仅是一个普通公民,他还是一个国家的首脑,他的言行都可能影响到国家利益,总统是无权滥用自己特权的。

  克林顿总统应该不应该被弹劾?这个问题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答案。作为克林顿的雇主——美国来说,这个国家的CEO是应该被解雇的。纳税人花钱养著克林顿,不是让他在办公室里,在办公时间内一边和国会议员谈话,一边让小女生在桌子底下乱搞的。试问在座的,哪位先生女士能在办公时间在办公室里和同事搞男女关系,最后被雇主发现而不被解雇的?退一步说,就算这是私事,总统也应该有私事,搞男女关系并不违反宪法。但是没人请总统撒谎啊!如果当年克林顿当著陪审团大大方方地说一句: “Yes, I did it and Ienjoyed it.” ,恐怕什么事都没有了,哪里会花上纳税人成千万的钱?谁能因为一句谎话就让雇主花了上千万美金而不被“炒鱿鱼”的?

  总统也是人,他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如果经国会调查,总统的确撒谎了,而且这个谎言的确值得弹劾,那么国会就应该行使宪法赋予它的权力,这几千万美元花得值得。一个国家的民意是民意,法律是法律,国家的法律不能因为民意而改变。如果想要民意更改法律,那么请事先修改游戏规则,在法律里写上一条:经民意调查,60%以上选民支持总统时,总统可以逃避弹劾。

原载《华夏文摘》

  作者:本尼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游戏规则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