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美国有病—缺乏自信

  美国有着适宜的人口和辽阔的土地,气候条件优良,不冷不热,该冷的地方冷,该热的地方热;土地富饶,适宜耕种。美国的地理位置也非常理想,东西两侧有两大洋屏蔽,南北分别为弱小的南美洲和同种同源地广人稀没有野心的加拿大。

  美国人在一张白纸上,冷眼旁观人类各种政治制度的经验教训,没有丝毫历史负担地、没有任何路径限制地创造出了一套至今仍然相当完善、先进的政治制度。

  欧洲的绅士风度沉淀,加上荒蛮新大陆的开天辟地精神,锻造出了独一无二的美国文化——奔放、洒脱、幽默,但又不乏传统。这种文化能够很好地和人的本性产生某种共鸣——不论穷人、富人还是“中产階級”。这种文化的典型体现——好莱坞大片——能够风靡全世界绝非偶然,说这是美国人强行推销的结果,是不能成立的。不信你把中国的“主旋律”影片拿到不知“单位订票”为何物的地方“强行推销”一把试试?

  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制度促进了竞争,自由竞争又激发了人们的创造性。美国在理论科技和应用科技两方面都走在世界前列,绝非偶然。美国对人才的态度、为人才创造的环境,吸引了全世界的人才。相形之下,爱因斯坦永不回祖国、中国留学生归而又去,亦非偶然。

  有了上述基础,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农业、工业和军事实力,就不难理解了。

  但是,有了这一切,美国人仍然缺乏自信,草木皆兵,好象患了自虐症,总是担心有人要打它、要消灭它。于是始终保持一种战略进攻的态势,力图把一切可能的潜在威胁扼杀在萌芽状态。这种压力,使其它国家或民族产生反弹,而这种反弹倒过来又被美国人作为自己受到威胁、有人要消灭自己的证据。

  (很多读者也许会不同意我上述描述,认为美国的目的不是为了防御,其行为不是“积极防御”,而是一种扩张,或曰侵略。我觉得非美国人有这种感觉非常正常,也正是这种感觉导致了上述的“反弹”。笔者并非美国人,但是本文作为一种学术性的探讨,不妨也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上考虑一下问题。)

  美国作为二十世纪登上世界老大位置的新帝国,不以武装占领和吞并他国领土为基本目标,不仅在帝国的历史上,而且在人类的历史上,都是一种进步或曰进化。这也许是因为美国的文化,也许是旧帝国留下的教训,也许是下意识地(部分)意识到在人类社会难以维持“公海狮情结”(请见拙文“‘公海狮’情结和帝国的衰落”——《中国研究》2001年9 月号)。

  但是,美国在追求国家利益的过程中,仍然以军事手段为主,表现出了典型的旧帝国思维。网上有大量照片,报道美国及其西方发达国家盟友如何兴师动众,使用最先进的武器(最新登场的是用全球定位系统制导的超重炸弹),打击业余水平的塔利班武装。

  我作为一个男性,非常喜欢钢铁、钛合金、激光、航空柴油和核动力等所代表的那种巨大力量。照片的摄影者技艺高超,庞大的航空母舰在大洋上掀起重重白色浪花,喷气式发动机在暮色中的黑色身影及犀利火焰,令人震撼地表现出了这种无坚不摧的力量。但是看着这些照片,我只有一个想法——“这有鸟用”。

  穆斯林们群情激愤、发誓进行“圣战”,说明武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就算美国把本拉登抓住了或者炸死了,那又怎么样?难道不会出现一个本拉希?911的根源不是本拉登,而是穆斯林民族对美国的仇恨,本拉登只是这种仇恨凝聚成的火药桶之一而已。

  如果不能从“心”的层次淡化或者消弭这种仇恨,在肉体层次的打击只会加深这种仇恨。遗憾地是,一个社会的思想具有巨大的惯性,即使聪明人无数的美国,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或者不愿意接受这个浅显的道理,甚至听都不愿意听这样的话。公海狮的皮肤是厚实而坚硬的,要触动它的灵魂是困难的。历史已经证明,只有把美国的屁股真正打痛了,它才会停下手来反思。越战即典型。

  这个过程对于普通平民来说是痛苦的,因为在别人打美国屁股时,不知道自己是否恰好经过美国的屁股(911 那天的美国屁股是世界贸易中心)。为了减少对平民(实际上也应该包括军人)的伤害,美国人民应该充分利用自己的民主自由制度,制约自己的政府,尽力缩短这个过程,而不是一条道走到黑地执著于报复。美国人民应该清楚一个简单的事实——美国总统及其家人总是得到最好的保护,即使在离职以后。

  人类已经进化到了这样一种程度:两百年前整个部落或民族被奴役、被贩卖为奴的事情,已经不可能发生了。这是人的普遍觉醒和世界大环境文明化的结果。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强者们(不得不)尊重弱者的时代了。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结果。

  这个发展主要是各个时期的强国们的功劳,因为它们在扩张的同时,把技术、文明、现代价值观(例如人生而平等)和现代武器一起,扩散到了全世界、扩散到了弱国,从而在思想上和技术上武装了弱国,大大降低了强者对弱者的相对优势。

  尽管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它只能选择弱小国家甚至“非国家”开刀(例如这次避开嫌疑更大的伊拉克,而选择打击阿富汗,但塔利班并没有完全控制国土,而且一共只得到三个国家的承认),并且不敢贸然派遣地面部队,只敢从空中进行远距离打击,就是这种情况的典型写照。

  时间是单向度的,历史过程是不可能退回去的,逆历史潮流而动既是吃力的,也是痛苦的。美国人民已经并可能再次经历这种痛苦。最令人遗憾的是,这种痛苦又是美国的人民或其主流社会认识到这一点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一个物质体系刚刚形成时往往是混乱和不稳定的,例如蓝色墨水刚刚被滴入清水时,呈现出复杂的花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体系各个组成部分相互之间的碰撞、冲突、作用和反作用,整个体系渐趋平衡和均匀,例如蓝色墨水和清水最终会完全融合成淡蓝色的均匀液体。

  地球的物理环境从它诞生时的乱哄哄(到处是火山、地震、洪水和冰川),到今天的稳定圆满(从航天器里观察,地球圆得如此完美,令人不可思议),有一个过程。它的社会环境(人类社会)也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从强弱分明,到强者无法逞强,弱者不必示弱;从弱肉强食走向公平交易,至多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

  我们恰逢这个漫长过程的关键场景,十分幸运,可以看一场好戏。如果我们生活在人类社会已经达到平衡稳定状态之后的时代,固然安定平和,但是也少了很多值得观察和思考的东西,少了很多悬念,少了很多激动,少了很多乐趣。

  未来的帝国(如果还有必要使用“帝国”这个词汇的话),应该依靠自己的政治和文化优势,赢得全世界的尊重和膜拜,依靠自己的比较优势,获得经济利益,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军事优势。帝国们达到这种境界,可能是自觉,但更多地(也更令人遗憾地)可能是被迫,例如现在发生在美国身上的事情。

  人类已经拥有了全球通讯的能力,因此任何一个帝国都不会与世隔绝。旧中华帝国那种夜郎自大、不知天外有天,因而故步自封、走向没落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了。

  只有建立在政治和文化优势基础上的帝国,只有存在于全球一体化时代的帝国,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千年帝国”。而过度依赖军事优势的帝国,必然在“武力扩张-暴力反弹-武力报复”的恶性循环中耗尽国力,如同苏联在军备竞赛中耗尽国力一样,最后走向衰落。

  美国是一个特殊的,或者说是处于帝国史转折点上的一个帝国,它迷信军事优势,但是又开始不完全依赖军事优势。这次在打击阿富汗时,边投炸弹边投粮食,攻城又攻心,是一个很显著的标志,这体现出了美国人的反省能力、悟性和智慧。

  作者电子信箱:huangjib@online.sh.cn

  个人主页——《资本异论》:http://www.nows.com/z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美国有病—缺乏自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