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根除恐怖主义:以消为辅,以防为主

  恐怖主义是人类社会的癌症,但是迷信外科手术刀,发现一个切除一个,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恐怖主义被发现之日,往往也是大量生命和财产损失之时。

  有一次走在路上,我大声读墙上的一条标语:“消防消防,以消为主,以防为辅”,同行的朋友闻言稍愣后大惊,但知道我有意把标语念反之后,都笑了。

  同理,对恐怖主义也应该“以消为辅,以防为主”。

  粗略地考虑一下,恐怖主义行为有以下几种类型及动机:

  1 ,一国(或民族、文化)对另一国(民族、文化)。例如 911事件,是伊斯兰教对美国;动机看来是是伊斯兰教对美国的种种打压行为严重不满;

  2 ,一国内部不同民族之间,往往是少数民族对主要民族。其动机主要是少数民族要求独立或者分裂,主要民族不同意。例如斯里兰卡的猛虎组织,俄罗斯的车臣,中国的台獨、藏獨、疆獨和蒙独(目前仅疆獨有恐怖主义行为)。

  3 ,一国内部少数人具有与众不同的政治信念,但是不愿或者无法进行和平合法的宣传鼓动教育传播工作,为了把自己的政治信念强加给社会,采取恐怖主义行为。例如意大利的红色旅;

  4 ,非政治性的纯刑事犯罪行为,例如报复行凶(如石家庄爆炸案)或者获取非法经济利益(勒索)及其它(用人质交换被捕同伙等)。

  对于第一种恐怖主义行为,我们在谴责和惩罚肇事者的同时,更应该寻找对立双方冲突的根源,并消除这一根源,才能避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才能真正“免于恐惧”。

  如果造成这种冲突的原因是一方(往往是强国)为了自己的利益,挤压、侵犯、损害另一方的利益,那么发生恐怖主义行为的责任就不完全在发动袭击的一方。后者的问题仅仅是选择了错误的或罪恶的方式——大量杀伤平民。但是对于一个无力进行正面对抗的国家或民族来说,由于没有其它选择,也是被迫采取这种错误的方式。

  我们不能只看见“果”,不看见“因”。这样是危险的,无助于从根源上消灭恐怖主义。

  显然,要消灭这种类型的恐怖主义,那些采取扩张态势、并因此受到恐怖主义袭击的强国们首先应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近日英国宣布支持巴勒斯坦建国,就是一种姿态,试图通过拉拢伊斯兰阵营中比较温和的部分,来缓解因追随美国打击阿富汗而和整个伊斯兰文明之间形成的紧张关系。

  这一姿态虽然晚了点,但是总比没有好,而且对英国来说,仍然不算晚。也许正是因为这一表态,原定于下周在伦敦发动的一次恐怖主义袭击被无限期推迟或取消了。

  在总体上,基督教世界比佛教世界和伊斯兰教世界发达。在基督教世界向后两者传播或者输出先进文明的时候,如果操之过急,认为罗马城可以在一夜之间建成,也会产生矛盾和冲突。

  如果这种矛盾得不到化解,文明的冲突将被激化为不文明的暴力冲突,如果弱势方没有能力进行明火执仗的正面反击或抵抗,就必然会选择恐怖主义方案。

  先进文明的扩散,对于后进地区的人民来说是一件好事情,但是这种扩散不能仅仅满足于形式上的移植和类似,还必须深入“心”的层次。采取的形式应该是潜移默化、润心无声,通过向后进地区的人民展现榜样的魅力,使后者心悦诚服,由后者自己选择接受并逐渐进行自我改造,最终脱胎换骨。

  激进的、填鸭式的文明扩散,往往会伴随巨大的灾难(苏联在接受市场经济的同时分裂了),或者适得其反(伊朗反而倒退到比改革前更落后的原教旨状态里去了)。

  把烧红的铁块靠近一杯冷水,可以使冷水逐渐变热,但是把铁块直接放进水里,那些和铁块接触的水就会受不了,就会汽化甚至爆炸。

  一种先进的文明或者思想在一片落后的土地上生根开花结果繁衍,和这片土地的态度和状态有关,各位持强硬态度的急性子朋友,应该好好地向当年的传教士们学习,研究一下他们为什么能够赤手空拳地把基督教传遍穷乡僻壤。

  中国共产党在“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这两个名词之间创造了十几个过渡性的名词,踩着这十几个台阶一步一步地走过了原来认为不可能的道路;为了批判和否定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宣布马克思研究的是资本主义时代的劳动价值论,我们应该建立社會主義时期的劳动价值论。

  这种种巧妙之处表面上看是中国学者和秘书们的智慧,实质上却体现出了政治家们炉火纯青的政治技巧。

  第二种恐怖主义行为的根源往往是一国之内各个民族的地位不同。

  苏联的分裂不是偶然的。如果俄罗斯坚决不许其它共和国分裂,必然发生内战;无力和俄罗斯正面作战的弱小民族必然采取恐怖主义战法。这可以很不幸地从车臣身上得到验证。

  北爱尔兰共和军和斯里兰卡猛虎组织也是这样的典型。

  中国没有出现严重的民族分裂恐怖主义,和中国长期执行较好的民族政策有关。

  在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这种常用的说法,虽然过于女性化,但是形象地强调了各个民族在政治地位上的平等,不论一个民族有几亿人还是只有几百人。这从感情上和政治上减弱了少数民族的分裂倾向,或者使这种倾向得不到少数民族内部的普遍支持。汉族发达地区长期支援落后地区以及最近的西部大开发,也从经济方面削弱了分裂倾向。

  中国对少数民族制定和实施了特别的优惠政策,例如宽大的生育政策等。这些特别关照虽然存在严重的副作用,例如养成了少数民族中部分人的骄横态度,动辄翻脸闹事,把普通纠纷提升到民族纠纷的高度,令政府官员们头疼不已,但在总体上仍然有助于避免少数民族和汉族之间产生根本性的矛盾。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交流的频繁,不同民族和文化之间的融合速度也在加快。但是这种融合不是强制的,也不是单向度的。例如,藏族青年流行吉他和迪斯科,不是谁强迫的结果,而是因为他们自己喜欢;而藏族文化的深邃和华美又深深地吸引了汉族青年,被带回到大都市去丰富和深化冰冷的钢筋水泥大玻璃文化,给时装设计师带来灵感,给麻木于 cool 和 in 以及所谓“简约”的都市人带来新鲜的美感刺激。

  台湾海峡的两岸三通,也是在两岸人民心中恢复和建立感情、建立依赖感的重要举措,它的功效不知道要比地对地导弹和苏 30 重型歼击轰炸机大多少倍、持久多少倍。

  加拿大法语区的独立呼声曾经甚嚣尘上,但是公民表决的结果却是否定独立。理由很简单:独立将给法语区带来巨大的经济困难。“加拿小”(我杜撰的加拿大法语区独立后的国名)无疾而终这一案例似乎没有得到研究民族问题的人的普遍重视,但我觉得这个案例能够说明很多问题。

  当不同民族的融合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反对分裂的理由会很多也很奇怪。以后藏族青年反对独立的理由也许是:西藏獨立以后到上海去玩不方便,要预先排队办签证、兑换外汇(人民币)。

  第三种恐怖主义行为,随着意识形态之争在全世界范围里落下帷幕、随着民主制度和不同利益表述渠道的建设和完善、随着福利保障制度的普及和完善,将越来越少。

  第四种恐怖主义行为不涉及政治,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内,也没有必要多讨论,因为结论应该是非常清楚的。

  作者电子信箱:huangjib@online.sh.cn

  个人主页——《资本异论》:http://www.nows.com/z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根除恐怖主义:以消为辅,以防为主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