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国栋:文明的底线

  “文明”这字眼有点灼人,因其让人联想到人口众多、历史悠久和幅员辽阔等方面。在美国已经对阿富汗实施军事打击后,提起文明,更其火烧火燎。

  文明的开启、发展以至形成传统,这里面起关键作用的是人对存在的看法。据我研究,世界各大传统依其对存在有无问题意识而分判,即或可归入问题文化,或可归入非问题文化,前者如伊斯兰教、基督教等,后者如儒家。何以说起这些?因为在我看来,不同文化间实有不可置换者在。911 事件的扩展,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冲突已现端倪,在此单说这两者。伊斯兰教和基督教虽同属问题文化,即皆指认存在是个问题而有超越此世之思,但两者由于对问题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因而对存在的领受也不同。“原罪说”很能代表基督教文化的特质,它以为人生来就是有罪的,于是在此世当罚便成定论。伊斯兰教没有此说,相类的有“过失”的说法。它以为人仅是不可信靠而已,即容易产生过失。伊斯兰教没有彻底否定现世而主张“两世吉庆”,原因就在这里。伊斯兰教与基督教有何不同,其实不必作太深的学理分析便可认知。想象一下基督教教堂吧,那直插云天的尖顶,是否给你一种切盼超离现世的感觉?而清真寺呢?其匀称的布局,带给你的,不是一种远为安稳的感觉吗?再说说音乐,伊斯兰音乐平和得多,而基督教音乐,则偏向激越。

  文明指向某种生活理念,历史的积淀,渐演化为一种固定的东西。

  不同文明间,此种“固定的东西”互为异质,即具不可置换性。

  不可置换!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同文明间确有发生冲突的隐患。

  无疑,以基督教为代表的西方文明如今处于强势,其关于生活的理念正在世界各地传播。有关“国际社会”一词,其实明眼人都清楚,早为“西方”所僭越。这是说,你想加入国际社会吗?如果你想,就必须按西方的准则行事。西方历来标榜其文明准则具有普世意义——是否如此,这里不论,问题在于,以现在的时势看,很难有与西方文明完全隔绝的地方在了。这样的“地方”真的没有了吗?当然有,它就在某种文明的核心。

  构成文明核心的也就是人对存在的基本看法。上面已经说到,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对现世的看法互异,此种“异”很难通过交流来达成共识,为什么?因为信仰具确定性。也正因为这“确定性”,某种文明若想凭借武力来改变另一种文明,只会招致抗击。

  作为强势文明,西方文明可以从社会制度、风俗习惯等方面去影响别种文明,但就这“文明的核心”,其想侵入却绝对办不到。

  911 事件发生至今已一个多月,很多事情已看得分明。

  恐怖袭击的对象是美世贸中心和国防部,这不是对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的根本否定吗?除此而外,还能是什么!

  事件发生不久,布什即说他们不喜欢我们,他们针对的是西方文明。

  谁针对西方文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原教旨主义者都是些什么人?在我看来,“文明的核心”是原教旨主义的发生地,而原教旨主义者便是那些深明此核心的意义并加以守护的人。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为什么要否定西方文明?——因为他们感到此文明对他们的生活理念构成威胁!

  对伊斯兰各国,西方从政治上渗入、经济上操控是有目共睹的,而文化上,其影响也自在其中。这次袭击美国采取了恐怖的方式,显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对本文明能否延续感到绝望。这是指,在他们眼里,在美国操持的所谓全球秩序底下,很多伊斯兰国家所奉行的伊斯兰教都是变了调的东西。

  回望历史,不用多说,单提发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伊朗革命,就可见出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在伊斯兰各地不是没有根底的。当时,亲西方的伊朗国王被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推翻。还是回到眼下,自美国对阿富汗实施军事打击后,这场战争的文明冲突性质已可确定。当然,是大规模的呢,还是局部性的,仍有待观察。

  面对911 惨剧,布什悲愤难填完全可以理解,然而让人惊诧的是,他不知是出于无知抑或轻狂,在某次讲话中居然使用了“十字军”的字眼。后来他解释说只取“神圣”之义。但就这神圣,不正是近1 千年前发生的那场大战,双方所执持的大旗吗?结果,很快有了回应。拉登向全球穆斯林发出呼吁,起来抵抗以美国为首的基督教世界对伊斯兰世界发动的新十字军东征。

  以神圣对神圣,乃文明冲突的表征,其内里,是“文明的核心”之互斥。

  对911 事件,有学者指出它越出了生命的底线。不错,恐怖袭击因其造成无辜平民死伤,理应予以谴责。但这“越出”是对来自另一方向的越出的反动,使这一事件变得险恶。拉登说:杀死一个美国人,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布什则说要消灭世界的恶魔。美国人因其邪恶必须死?而拉登果为恶魔?答案皆否。来自另一方向的“越出”是什么?文明是否也有底线?不论何种文明,其核心都含涉人对生命的信念。基督教如此,伊斯兰教也如此。从古到今,人为其所信而死从未断绝过。为什么?因所信即生命本身。谈到这,你是否已经意识到文明也有底线?且此“底线”与生命相关?

  恐怖袭击是自杀性的,他拿生命去毁掉别的生命。

  恐怖分子是圣战者,他为护持本文明而战,也就是为护持自己的生命而战。

  无疑,西方文明对处于弱势的伊斯兰文明的挤压,已经越出了文明的底线!

  事实上,生命的底线与文明的底线没有区别。

  请问,西方文明是否因其处于强势就负有非它莫属维护人类生存的责任?一向以世界领袖自居的美国,便是道义所在?

  起初听到美国宣布其反恐怖主义战争代号为“无限正义”,着实令我震惊!当我读到布什在国家大教堂的祈祷文,很快就嗅出了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气味。叫人颇费思量的是,按照基督教教义,人间事务何来“无限”,莫非布什在梦中或以别的什么方式得到了上帝的默示?他按神的旨意行事?果真如此,美国政府大可一意孤行了。头脑清醒的人,包括美国人,只要他对美国一直以来在世界各地的所作所为稍有省思,都不会附和这种自以为是。美国后来更改了战争代号。不管这更改是权宜之计、还是如其所说担心原代号冒犯了伊斯兰世界,都令人欣喜。毕竟,它成为了努力遏止战火大面积蔓延的一部分。

  美国攻击阿富汗已经进入第8 天,已有无辜平民死亡的报道。与此相关的另一则报道耐人寻味。一沙特王子为世贸中心救援工作捐赠一笔善款,但由于他对美国的中东政策提出批评竟被拒绝。这是一种什么心态?沙特王子不过提醒美国人应考虑一下恐怖主义的来源而已。一场惨剧吞灭了数千美国平民,随着战事进行,可以预料将会有更多阿富汗平民遭殃。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听不进一点批评意见,它告诉了我们什么?

  可怕!

  ——“无限正义”战争代号的启用是美国霸权心态的一次大暴露。

  ——战争代号的更改,一个谋略而已。

  看来,美国真要拿更多无辜者的血来祭奠其“伟大”了。

  连日来,一些报道令人不安。巴基斯坦、埃及、伊朗、巴勒斯坦、印尼、马来西亚等地反美示威接连不断。在科威特,一加拿大人被害身亡。在沙特,一对德国夫妇遭到炸弹袭击。伊斯兰世界弥漫着浓烈的反西方情绪说明了什么?如果恐怖主义仅意味着邪恶,是不是高呼反美口号的人都该死?拉登成为很多穆斯林心目中的英雄,一头号恐怖分子成为“英雄”,这只能说明“恐怖主义”之根扎得很深、很牢,意图通过一场所谓的“无限正义”之战来拔除纯属幻想。

  美国人仍执迷不悟。

  美国人仍陶醉在自身的强大之中。

  从目前看,一场大规模的文明之战还不可能,因伊斯兰各国出于各种利害考虑不会有所动作。但将来呢?伊斯兰世界的反西方情绪,有谁敢说它不真实?那沙特王子的直言不就是个信号吗?美国全国这几天因发现9 宗碳疽热病例一人死亡正笼罩在恐慌中。或许美国仍旧可以庆幸,他们面对的依然是卑小的恐怖势力。

  处于强势文明中的人,大概很难理解卑小者的反抗的正当性。这就是他们拒绝反省的原因?此种“拒绝”,若从一国或多国的角度看并没有什么,但从世界的角度看则极可恶!为什么?因这表明,强势文明打定主意不把弱势文明放在眼里。

  应当看清一点:处于弱势文明中的人,其拿生命作炸弹去挑战强势文明包含着极可悲悯的一面,任何人对此无动于衷都说不过去。而由这行为所昭示的强势文明对弱势文明的底线的越出,就更应为一切热爱和平的人所关注。

  生命的底线不得越过!为此,我们谴责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

  同样,文明的底线也不得越过!因越过此一底线,迟早将会带来人类浩劫。

作者电子邮件:kadlz@21cn.com

  作者:廖国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文明的底线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