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泽:陈水扁其人

  3月18日晚,台湾地区的“总统”选举揭晓,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以39.3%的得票率当选,独立候选人宋楚瑜略少,获得36.8%,国民党候选人连战以23.1%而落败。陈水扁在当选后演说时表示愿就“三通”以及和平协定、军事互信机制等各项议题进行协商。并“诚挚的欢迎江澤民先生、朱熔基先生以及汪道涵先生能够来台湾访问。阿扁与吕秀莲也愿意在就职之前,前往中国大陆进行和解与沟通之旅。”

  当日,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就台湾地区产生新的领导人发表声明。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选举及其结果,改变不了台湾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事实。和平统一是以一个中国原则为前提的。任何形式的“台獨”,都是绝对不允许的。对台湾新领导人我们将听其言,观其行,对他将把两岸关系引向何方,拭目以待。

  一、选举结果“没想到!”与李登辉谋略

  此次选举之前,三个主要候选人的民意支持率相当,谁胜谁负难以估计。因此陈水扁上台并不太令人意外。但是“没想到国民党输得这样惨!”是许多人在选后的感叹。 在选前的一天, 国民党内形象颇佳的马英九、胡志强等还在预言“宋楚瑜肯定出局”,使马英九不得不在选后向愤怒的群众道歉但仍得不到许多人的原谅,马、胡的政治资本大为受损。

  问题出在选前的关键时刻,因李远哲公开“挺扁”而对选民产生异乎寻常的心理效应。“弃保”大战中被抛弃的对象不是宋而是连。在北部是弃连保宋,在南部则是弃连保扁。在选举的前两天,国民党的多个大老也已嗅觉出形式危急,开始公开表态支持宋,这其中包括原来一直不愿表态的郝柏村,马树礼更开始骂李登辉“弃连也弃党”。焦仁和在接受《星岛日报》的采访中表示,全台湾都在弃连,“大家在心理上有这样的预感,弃连本身就有思变的因素”。据联合报的一项选后统计调查显示,倾向国民党的选民中,有43.5%投给宋,而只有38.1%投给连(这部分选民中有许多人在知道结果后痛哭流涕,抱怨上了马英九的当)。另外更有意思的是,上次支持李登辉的票源各有三成流向宋和扁,连战只继承了25%。金门等地区以往一直是国民党的不败区,此次却以80%的高比率投给了宋。

  许多媒体都分析,陈水扁打“李远哲牌”产生巨大效益,而李远哲、许文龙则是李登辉在关键时刻抛出的棋子。18日晚,民进党立委陈定南在庆祝会上公开表示,“感谢李登辉总统对民进党的支持。”他认为,没有李登辉就没有民进党的今天,李登辉是台湾的戈尔巴乔夫。其实,选举结束后,有关李登辉暗中运作“打宋弃连保扁”的消息就由耳语变为了广泛的报道和呐喊。李登辉最初亲自策动“兴票案”将宋与国民党同时抹黑,搞臭宋也搞臭国民党,打掉宋的高支持率。当李远哲、许文龙等公开出来支持陈水扁时,国民党元老之一马树礼就曾指责李登辉,“看看挺扁的人都是李总统一路的”,民进党也开始宣传“只有陈水扁才是李登辉路线的真正继承人。”李登辉骂宋楚瑜“狼心狗肺”,凡是给宋站台的国民党官员,几乎都被国民党给予严厉处分,开除党籍。但李远哲、许文龙出来“挺扁”,李登辉非但不接受辞职,还派人慰留。李登辉暗中助扁的行动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明显,从而造成大批连、宋支持者在选后连续六天街头抗议,促使李登辉在今日(24日)被迫辞职。

  二、陈水扁的身世及特性:

  黄信介指路成长,李登辉铺路作官

  陈水扁出身寒微。据说,阿扁在上小学前,没有看过书报,倒是先学会阿拉伯数字,因为这些数字正是父母画在墙上的赊借银码。他的成长过程多次受到民进党人物的影响。

  陈水扁有一句信条:“做什么,像什么,永远追求第一”。大学联考时,陈水扁以第一志愿考取台大商学系工商管理组,但正在此时因偶然机会听到反对派前辈黄信介的演讲,决心改读法律走政治道路。次年阿扁重新以第一志愿考进台大法律系。大三那年他就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律师,次年便以第一名成绩毕业并成为全台最年轻的律师,为多家企业争相聘用。

  陈水扁毕业后出任长荣集团的法律顾问。79年,反国民党的美丽岛事件爆发,阿扁面临人生重大抉择。当年启蒙他走上法律道路的反对党领袖黄信介重托他任其辩护律师,然而不少法律界前辈都劝他不要淌这混水。但是他还是去了,官司肯定没打赢,却受民进党思想影响而从此走上反对国民党的不归路。投身主张台獨的民进党,后担任中常委。81年,阿扁以最高票当选台北市议员,在任期间,他的出席率最高,甚至弄垮了身子。85年他参选台南县长高票落选,在谢票时妻子又遇上“政治性车祸”而半身不遂瘫痪。此时的陈水扁已颇具政治魅力。89年,阿扁当选为立法委员,在立法院中一直以咄咄逼人见称,一次因不满国防部长郝柏村的立院答询,动手翻倒发言台。阿扁在立院中获得“天下第一扁”的称号。

  94年,阿扁参加台北市长选举,李登辉刻意让黄大州代表国民党参选。当时国民党内私下普遍对黄大州的办事能力和声望不看好,黄自己也不愿意做。但李登辉坚持,并坚称“一定不能让赵少康(新党)当选”。选举的结果和今天类似, 国民党首次体验到重大失败的经历, 阿扁尝受到从政路上第一次巨大飞跃(见枫华园第41期)。当时就有人质疑李“弃黄保扁”的动机,质疑李登辉到底为哪个党做事,但质疑的人数不象如今这样多,国民党内也不缺为李登辉抬轿子的和吹鼓手。

  98年台北市长再次选举,陈水扁让位给马英九,为自己打开了通向总统宝座的道路。当时选举前除了新党军师赵少康外,没人能看到这一点。赵少康发明“钟摆理论”,强调这一次应该让陈水扁当选市长,极力想堵住他走向总统的道路,并预言连战根本不是阿扁的对手,只有宋楚瑜才能与他一争高低。当时新党内没人相信、没人愿意相信赵的一番“昏话”,可是他预测对了。

  陈水扁的特点:泥鳅一样的台獨分子

  1、坚持台獨不改变

  人们不能忘记,阿扁是个喊叫“台獨万岁、万万岁”的民进党成员,是为李登辉“两国论”叫好,声称海峡两岸“一边一国”的人。声称他与死硬“台獨”分子的“理想、目标没有区别,只是策略手段有所不同而已”。不论是逐渐、偷偷地滑向台獨,还是抓准时机跳向台獨,他是很难放弃这一主张的。

2、陈水扁善于言辞,在人们心目中是有魄力、具有领袖魅力并能与媒体亲善的人。但同时又是气量小、独断专行,刻薄的人。

  3、善用两面派包装

  在坚持台獨主张的同时,陈水扁也善于根据当时的环境以“和平”迎合听众,以“打拼不打仗、开放不开战、竞争不战争”“和平不打仗”、“安定大赚钱”、“与江、朱、汪会面”等面目出现,以期赢得选战或以拖待变。在“全民投票”不可行时,会利用“召集跨党派商议两岸关系”来假借民意。

  3、善变的泥鳅

  在选举中,陈水扁可以根据民间对税收、两岸关系等问题的反映,迅速改变自己的宣言,推翻自己原来的政纲。朱熔基讲话后,他可以不顾一个政党本身具有一套系统的治国理念这一常规,迅速表示自己当选后不参加民进党的党务活动。许信良曾说, 陈水扁是个Flexible person,他的成功也是在这里。李敖曾经表示,陈水扁不勇敢,而且是个变形虫,但无论如何任何人当选都会比李登辉好。

  和李登辉比,陈水扁的台獨观点在明处,欺骗性会更少一些。

  当泥鳅越界时,应该死死抓住很打。当泥鳅在界内时,也该死死抓住。这应该是对付泥鳅的办法。将“一个中国”的原则作为谈判议题,是意图在上任之前延续李登辉“两国论”。笔者认为,此时应做的不是被动地等待,“听其言,观其行”,而应主动抓死其越界行为,限时迫其退回“一个中国”的原则内。

原载《枫华园》

  作者:汇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陈水扁其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