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调笑的代价

  电视的介入,使我们对这个变化的世界越来越容易接受。然而,一味地接受,又把我们的大脑和思维变得机械和千篇一律,从而挤占了我们独立思考的空间,我们的精神家园愈来愈表面化和趋同化。电视传媒中风行的小品和“戏说”历史,就是世纪之交中国人精神世界的准确外观。这种精神上的调笑,借助电视这个强大的载体,让大众别无选择地只能追求短暂的视听感官享受,而它的负面效应却被整个社会所漠视。

  电视文艺小品化、历史剧“戏说”化,与那个只许革命英雄仰天大笑,文艺作品中人物和情节舞台化、程式化的造型定位的灰色年代相比,无疑是一种进步。但这种进步并不是说大众文化就仅止于娱乐和休闲,更不是美国的“脱口秀”和港台的快乐“嘉年华”,它的“寓教于乐”功能正在潜移默化地占据着人们的精神“内存”。即便是娱乐大于道德教化的《还珠格格》,在疯疯癫癫的嬉戏中,也变种于通行世界的“灰姑娘”的故事原型,把一夜暴富的渴望制作成看不完的肥皂剧。

  不同时代、不同民族有着不同的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演义。但具有“灰姑娘”相似经历的“小燕子”之所以能征服官本位意识极浓的国人,不是单纯的“富”,还有权力之“贵”,是迎合了中国式的由贵而富的心态,并正在激活下一代人的潜意识。小燕子的经历和命运早已烂熟到不用大家传播而“都知道”的程度;赵薇也早已成为出生于改革开放背景下少男少女们的偶像。不仅城市中衣食无忧的“小皇帝”们喜欢此剧,就连偏远农村的穷孩子都把《还珠格格》和赵薇、林心如等的招贴画粘在家徒四壁的炕头上。

  我们这个时代提供了太多一夜暴富的示范,加之学校、家庭、社会的耳濡目染,都在幼小心灵中或多或少地播下攀权附贵的种子,使富贵攀比成为花季少年的异常心态。他们自然羡慕小燕子在一夜之间由街头浪儿蜕变成皇帝的千金的幸运,向往她所具有的那种锦衣玉食又可肆意妄为地挥霍青春的特权。在“你是‘疯儿’我是‘傻’”的儿童式自白背后,庇护着的是胡作非为的皇族集权。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太多的事实向孩子们展示着“有能耐”的父母给子女所带来的诸多便利,谁不想出身于权贵之门,有一对财、权殷实的双亲,有一个令人眼红的好血缘。何况,小燕子和紫薇的得道升天的曲折经历极具传奇性和戏剧性,不火爆、不共鸣哪才怪呢?

  更进一步地讲,此类古装戏说剧的泛滥,传递了这样一个误导信息:民众强烈的反腐败要求,与其说是出于对社会公正的道义诉求,不如说是出于“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嫉妒心理;法律政策之外的权钱交易,是人人都追求的最佳获利方式和人际关系的常态规则;政治权利才是人们最想得到的稀缺资源,当官才是人人羡慕和妒忌的职业。

  从本质上讲,这种调笑式的文化现象,是腐朽的皇权意识和物欲的现代消费文化的结合体。当它和“内衣外穿”一样,都能成为一种时尚时,我不知道这是文明的颓废,还是再生?

  作者:西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调笑的代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