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军:大陆人与台湾人

  外国人看我们中国人,分不表谁是来自台湾,谁是来自大陆和香港,大家都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同文同种,一模一样。

  但是,我们自己却分得清清楚楚,泾渭分明。

  且不说语言上的差别,台湾人叫飞弹,大陆人叫导弹;大陆人叫奋斗,台湾人叫打拼。再说文字上的区别:大陆人用简体字,横排,从左向右写;台湾人用繁体字,竖排,或横排从右向左写。总之台湾人的文化传统正宗,大陆人的改革简便实用,各有千秋,各有所长。如果差异仅限于此,那就无伤大雅,见仁见智,各取所需就可以了。

  最大的区别在于对国家的认同。

  来自大陆的同胞,绝大多数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即使是民運分子,也没几个认为台湾可以代表中国,或者说:有两个中国。而来自台湾的同胞呢?情况情况复杂一些。绝大数的老人和相当多数的外省人认同中华民国,还有为数不少的本省人认为台湾应该独立建国。

  于是,就发生了一些令老美看不懂的事情。

  每年的10月1日,大陆社团必定要大张旗鼓地庆祝国庆。凡是华人聚居的城市,必有升旗活动、大型餐会和文艺演出。随著来自大陆移民的日益增多,每年集会的人数也相应增长,声势也越来越大。奉中华民国为正统的台湾同胞们自然不服气。好在10月1日在先,10月10日在后,后发制人的台湾社团自然会大力动员,一定要把庆祝“双十”的规模办得更大、更隆重,非要把“十一”的气势压下去不可。

  两岸同胞为了国庆互别苗头,年复一年,不知到那一年是个头?就是苦了老美和一些两边都不想得罪的社团。

  老美不明白:既然都是中国人,为什么认同的国家不同,国旗也不一样?而要向他们解释这个问题,则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一位台湾青年在赛场挥舞青天白日旗,经大陆代表团抗议,警察把该青年逮捕。此事引起台湾社团一片鼓噪,愤愤不平!一位台湾朋友问我对此事的看法。我说:“对这位青年的做法,我不能同意但可以理解。为什么不同意?因为我来自大陆,胳膊自然不能向外拐;为什么能理解?因为他是看著这面旗子长大的,你不让他爱这面旗,爱什么?总比爱台獨的八瓣菊花旗好吧!”

  诸如此类的事不胜枚举。

  李登辉访问美国,台胞们兴高采烈,但大陆的朋友们却气愤填膺;大陆向台海试射飞弹,台湾人怒气冲天,大陆人拍手叫好,很多台湾老板甚至要联合行动,把公司的大陆员工统统炒掉。有位来自台湾的先生是位很杰出的律师,因为和大陆社团来往多了些,他的台湾客户就纷纷跑掉了。

  两岸同胞之间的心结,实在是太深了!

  笔者有很多台湾朋友,我们之间相处得极好。我对他们说:你可以反共,那是你的自由。但你不反华,只要你认同中华民族,承认你是炎黄子孙,那我们就可以成为朋友。我们公司的几个老中,既有我这个大陆人,也有台湾外省人和本省人,大家如同兄弟姐妹,相处得极为融洽。

  佛法云:同船共渡,即为有缘,何况我们本来就是同胞。为什么冰炭不同炉,让外人看笑话!

  我希望有一日,身居海外的中国人,都能在一面旗下,庆祝一个国庆。

  笔者虽然已近天命,但我坚信,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这一天!

  在海外,骂中国、骂中国政府是很时髦的事情。有人是靠此吃饭,有人是不了解实情,有人则是人云亦云。骂人也有水平高低之分。美国人和台湾人骂得水平都不够高,由于他们对大陆一知半解,骂得有如隔靴搔痒,说不到点子上。骂得最狠,最能打中要害的,还是我们来自大陆的某些同胞。

  譬如说:建政50年,以暴政统治大陆,造成了近5千人的非正常死亡。其中仅1960年至1962年,就饿死了近3千万人!

  说得对不对呢?请看本人的经历:1960年,本人八岁。家父乃进城干部,全家人也饿肚子。黑市有高价粮食卖,党纪规定不许买,那就不买。结果父亲饿得浮肿,住进医院。面对小儿女嗷嗷待哺,家母忧心如焚,一筹莫展,只好把我们兄妹送回老家去。乡下的情景更惨。从县城到乡村,方圆几百华里,路边的树皮全被饥民吃掉了。农民们吃糠、吃野菜、吃观音土,个个瘦得皮包骨。村子里三天两头就有人饿死。

  可是,人民为什么不造反?因为,全国干部们、党员们,无论职位高低,都一样勒紧裤带;因为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开会,和工作人员一起吃大食堂,啃窝窝头、喝白菜汤、饭后用开水涮盘子冲汤。毛泽东的女儿李讷,在大学饿得受不了,偶尔跑回中南海,一顿饭吃了四、五个人的定量,江青在一边看著,虽然眼泪汪汪的,但没有办法。贵为“公主”,也要饿肝皮,这种事情谁能够相信?但这的确是事实。

  坏事做尽的江青,为了个人的照相爱好,买胶卷、冲胶片,历来规规矩矩地向中国图片社付款,江青不贪污、不受礼,这是大家公认的。毛泽东的后代们:女儿李敏、李讷、儿子毛岸青、孙子毛新宇,如今都过着平民百姓的生活。他们没有钱,没有特权。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不需要反腐败。所以,中国人民才心甘情愿地和政府风雨同舟、共渡难关。

  另外,我还请读者注意以下事实:一、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一九四九年以前不到三十岁,而如今已经接近七十岁。换言之,中国人的人均收入虽然处在世界的中下游,但是人均寿命已经接近了世界先进水平。

  二、中国人的总人口,一九四九年是四亿,现在已突破了十二亿。(要不是实行计划生育,恐怕廿亿都不止了。)这说明了什么?国民党统治时期姑且不论,平民百姓的生死也不足为据。拿满清最后三个朝代(同治、光绪、宣统)为例。清宫中三代无儿啼,爱新觉罗家庭的格格贝勒(公主、王子)们出生存活率还不到百分之三十!注意,这还是皇室。而今天,全国儿童出生率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三、在历史上,中国是什么地位?中国人的命运是什么样子?请看下例:满清末年,天津爆发了著名的“望海楼教案”,缘起法国人的望海楼教堂虐杀中国儿童,激起民愤,民众包围了教堂,天津知县赶去,与法国领事丰大业相遇,丰蛮不讲理,拔枪射击天津知县,知县急闪,击死仆役高升。愤怒的人群当场打死丰大业,火烧望海楼。事发以后,法国政府以出兵威胁,迫使清政府将天津知县革职,派大巨崇厚到法国道歉,并将十二名民众斩首。当年,中国人就是这种任人宰割的命运。人为刀殂,我为鱼肉。

  而国民政府执政期间内呢?一九三九年九月十八日丢掉了东三省。二战以后,中国是战胜国,反被苏俄强占了外蒙古。至于那数不清的惨案……沙面惨案、五卅惨案、济南惨案、南京惨案,一言以蔽之,当年外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杀死一个中国人,还不如碾死一支蚂蚁!

  反观执政以后,为保家卫国,共六次与外国开战,无一败绩,保我疆界寸土不失,强悍如北极熊者,珍宝岛两次较量均大败而归,号称最先进的T-62坦克,也成了中国人的战利品。一九七四年为保卫西沙与南越政府开战,击沉敌舰一艘,重伤三艘,弊百余人,伤四十八人。初战告捷,收复甘泉、金银、珊瑚三岛。为防南越军反扑,急调东海舰队四艘导弹驱逐舰南下,列队通过台湾海峡。国府海军急报蒋介石,请示是否拦截。蒋先生只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西沙吃紧呐”,便闭上眼睛一言不发了,将令们心领神会,于是相安无事!

  贤哉蒋公!因为他明白“兄弟于墙,共御其侮”的民族大义!于是,凡是牵涉到中外的领土之争,如西藏边境之战、珍宝岛之战、钓鱼岛之争、南沙之争,国共双方的口径都是惊人的一致!因为,凡是炎黄子孙,谁不盼中华民族强盛!一百多年来我们的无数先烈,也包括无数国民党人的先烈,为了救中国,抛头颅、洒热血,不就是为了缔造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国吗?

  历史,从来就不是笔直前进的。

  执政以来,的确在大政方针上,一度发生过严重的偏差,伤害了国家和民族的无气。但是这些错误都已经一一被纠正了,而且是自己纠正的。每一个不持偏见的人都应该承认,今日的中国是近百余年以来,最稳定、最繁荣、最充满了生机的黄金时代。

  鹰有时比鸡飞得低,但鸡永远不能比鹰飞得高!

  有一位友人曾对我说过:“没有文革,就没有改革开放,也就没有今天中国的大好形势。”信哉斯言也!否定之否定。中国人民是通过对“文革”那一套极左路线的彻底的反思和扬弃,才找到了今天这一条富国利民的康壮大道。中国人民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信心百倍,意气风发!所以,气可鼓而不可泄!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经历苦难的祖国,必将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实现无数仁人志士的强国梦。谩骂、诅咒、发牢骚都没有用,充满了勃勃生机的中国,一定会冲破一切艰难险阻,昂首阔步地步向新世界的辉煌。

  两年前,海外相继推出了两本奇书——《叫父亲太沉重》和《私人医师回忆录》,作者以不堪入目的低级笔触,把毛泽东和周恩来描绘成了好色的登徒子。自称是周恩来的私生女的那位小姐不但在周恩来先生,而且还在自己的生身父母的身上泼上了一盆污水。结果呢,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另一位御医先生则把毛泽东床弟之间的事。写得栩栩如生,娓娓道来,活灵活现,反正死无对证,由他说去,姑且相信。御医先生是个诚实君子,但是,做为一个自诩信奉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人,也应该以这种手段对待毛泽东吗?

  普遍认为,与毛相处是件不大容易的事情。尤在毛晚年,其个性更加多疑,与毛多年生死与共的战友们,如刘少奇、贺龙、彭德怀等均被一一整肃,含死九泉。鄧小平三起三落,由于天安門事件终被打入冷宫。最后,深得毛完全信任的只有毛远新一个人了。而就在这种环境中,御医先生居然能和毛泽东相处20多年,而毫发无损,相反,不断加官晋爵,位至305医院院长(正军级)和毛泽东医疗小组组长,可谓是“皇恩浩荡,恩宠有加”了。毛逝世后,拜新政策之赐,御医夫妇能联袂来美,安度晚年,这对于一个中国的高级干部来说更是非常难得的待遇。便何况,御医自己也承认,从出身和经历来看,他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能够平安无事也全靠毛泽东的关照和“天子近臣”的头衔。

  所以,按照中国人的传统道德观,有以下几个信条(不是法律,但却是道德)适用于御医先生:士为知已者死;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为长者讳,为尊者讳。

  中国虽是文明古国,但家家户户不足为外人道的事也不少。所以才有“家丑不可外扬”之说。这回可好,御医先生完全不理这一套,把他20多年来掌握的内幕添油加醋,来了一个连锅端!

  钱其琛先生说:“他是为了钱。”

  据说,御医先生的稿酬高达五十万美元,再版费、影视版权、演讲费还不包括在内。他把老主人卖了个好价钱。在正派的中国人心目中,御医的人格是低下的。

  英国人历来以正统、保守的形像而著称于世。但该书一出版,英国BBC如获至宝,率先推出一个专题片,俗称《毛》片。同时,英国皇室的丑闻却接二连三。皇太子妃红杏出墙,皇太子也依红偎翠,偷难摸狗,乌烟瘴气,秽乱宫庭。BBC为什么不拍一部英国版的《毛》片?这真是:自己长了一身毛,反笑别人是妖精。

  大家还是管好自己的事为好!

  作为一个大人物,清廉、检点、洁身自好固然是美德,但是人都有七情六欲,“食色性也”。就算人到了一定的地位,在私生活上有一些绯闻,也绝不影响在大节方面。作为一个政治家,对人类和社会的整体贡献,也不会影响他们在历史上应有的地位。例如:美国前总统罗斯福,与某夫人长年保持非同一般的友谊,但美国人民却不因为这一点,而不选他连任四届总统。全世界人民至今怀念他,因为正是他毅然地充当了反法西斯联合阵线的领袖,领导著盟国粉碎了不可一世的轴心国。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与影星玛丽莲。梦露关系暖昧,这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当古巴危机爆发时,美国人民依然团结在他周围,勇敢地面对赫鲁晓夫的挑战,最终迫使苏联把导弹撤离了古巴。蒋介石,一生先后娶过四位夫人,计有毛氏、陈氏、姚氏和宋美龄,此外还和陈果夫的侄女卿卿我我。蒋氏的这些私事在大陆出版的民国正史中,从来没有过支言片语丑化的描绘。

  蒋介石,在大陆历来被称为蒋光头、蒋该死、蒋匪……由于他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反对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可谓大节不亏,使得对他存在有好感,最终尊称地一声“蒋介石先生”。毛泽东曾赋诗一首“故乡明月在,彩云几时归”?呼唤蒋介石先生回归田园。蒋经国先生,在海峡两岸百姓的心目中,口碑很好,当年在大陆,就有“蒋青天”之美誉,上海打“虎”,功败垂成,泪洒浦江。退守台湾之后,励精图治、勤政爱民,开放大陆探亲,为台海两岸造成了和解的祥和气氛。有一位台湾朋友说“台湾有个蒋经国,大陆有个邓伯伯,这是两岸百姓的福气”。我认为这话说出大家的心声。

  就是这位小蒋先生,当年在赣南任专员时,与章亚若小姐双双坠入情网,并育一对双胞胎。后来章氏死于非命,但孝严、孝慈兄弟二人却学业有成,跻身台湾高层。论身份,他们是不折不扣的私生子,但是二章却不辱先祖、政绩斐然。数年前,孝慈罹患重病,两岸人民哀其不幸身世,备注关怀,从未为他们的特殊身世而歧视这兄弟二人,更未把蒋、章二人这段不幸的爱情做为政治攻击的口实。

  至于我们的现任总统大人克林顿的故事,则是家喻户晓,笔者就不再罗嗦了。

  一本《叫父亲太沉重》、一本《回忆录》,全是台湾出版社出版的,这种对对岸领导人进行人身攻击的书刊,大陆早已经不出了,台湾却还在出。

  翻阅本地的报刊,以大陆为背景的中文报刊对台湾的消息一般能客观报导,鲜有攻击对方的言辞;而另一方的报刊,却还时常有攻击性的文章见诸报端。相比之下,还是大陆方面厚道。

  大陆比台湾大,大哥对小弟应该厚道些。

  但小弟也不要太刻薄了!

  来源:一读者推荐

  作者:陈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大陆人与台湾人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台灣南投人 说:,

    2010年06月29日 星期二 @ 15:26:36

    1

    任何台灣人都知道國父 孫中山的理想國家為民有,民治,民享,自由民主均富的三民主義。
    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 權能區分 政治體制。
    而非政府有權騎在人民頭上。一面將兒女財產送往國外享受民主,一面自己對人民實施極權專制。
    台灣人民有選舉政府,罷免政府,創制權,複決權四種權,台灣是經過訓政再憲政,人民完全當家做主,政府是人民公僕。沒有台灣人想和專制集權獨裁政權統一。除非驅逐馬列外來政權,恢復中華光榮傳統。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