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你不知道的中国加入WTO的黑幕

  写了一文《谁掩盖了WTO的真相》,结果收到了四百多封信件,一些久不联系的国内朋友也纷纷来信讲述自己的观点。在这些观点中,有很多是质疑为什么我反对加入WTO,为什么中国加入WTO我会悲观。

  其实,我并不反对中国加入WTO,但我对中国政府和百姓在加入WTO上的盲目乐观和准备不足感到担心,对政府蒙蔽人民更感到痛心。中国加入WTO是件大事,毕竟是中国加入世界主流社会的标志,但问题是,当中国人民对其毫无所知,根本就不了解其真正的意义,也无任何准备的时候,中国加入WTO必然会面临一场新的危机与挑战。大家都知道人参是对人体有益的营养品,但吃多了,或不了解自己的状况就会出现问题。有个网友给我发来一封信,转给我一位读者的留言,在这里我刊登出来,请大家看一看:

  议定书主要有两部分:规则和准入。

  有关市场准入,大家比较清楚,谈的也比较多。规则方面,请注意以下三条:

  1、国别保障措施(country specific safe guards):根据WTO规则,保障措施必须对来自任何来源产品同时同等实施。而中国加入12年内,美国(及其他任何WTO成员)可以因为中国产品合法出口增加造成“Market Disruption”,而对中国单独实施关税非关税措施。认定更容易,歧视性极强。为WTO所仅见,史无前例。

  2。反倾销:中国加入15年内,中国企业继续适用非市场经济标准,倾销基准采用第三国成本或合成成本,企业辩护困难,倾销认定更容易,反倾销关税更高。歧视!(140个WTO成员中,中国再次创先例)

  3。加入后对中国的特别审查制度。不仅如此,美国通过PNTR法案将继续对华进行年度审查。(中国又是特例)

  实际上,为加入WTO中国被迫做出的让步之大,范围之广,程度之深,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现代贸易史上都是空前的。而加入后,中国仍是受到特别歧视性待遇,俨然一个战败国。我支持中国加入WTO,但正如我在上文中所说:中国的决策没有经过适当的国内辩论和信息披露。也许中国体制适合快速决策,但涉及到这一事关全局,各方,近期,长远利益的系统工程,却没有国家共识,这也是人类组织决策史上空前的。对比美国,至少其辩论程序控制一项,就够中国学几十年的。也许中国国民素质不高,但不代表中国人没有大是大非的观念,不代表除了政府决策层之外就没有人关心有能力参预该过程。也许,尽早导入国际标准有利于改变中国内部痼疾,但这是一付急药,没有好医生,好设备,好的监控是要出人命的。

  总之,WTO的害处是立即发作的,好处是长期的,甚至不能指望的。这个世界的规则是适者生存,这不是一个谈判代表团里书呆子们想象的世界。

  我很同意这位不知名读者的看法。从政治上讲,中国加入WTO确实会给中国带来好处,这个好处就是中国政府将迫不得已采用国际行为规范来修正自己的法律。中国人民争得民主和自由的方式会更多,更快,更好。现在中共宣布要对法律进行大幅修改,并不是因为自身的觉醒,而是中国加入WTO被逼迫的结果,这一要求在WTO里早已有明确规定。

  经济决定政治,这是历史的规律。中国目前的政治实际是在违反这个规律,所以才造成了社会的扭曲,才造成中国贫富分化和贪污腐败。WTO的基本原则是公平,自由,透明。这样的标准就必然要迫使中共更改宪法,将暗箱作业改为公开。比如,WTO要求法律公开,要求时间性,这样,中共就没有办法采用突然袭击的办法公布法律,也不能用行政命令的办法治理国家,一定要用法律来约束人民和企业。而WTO另一个原则是保护私人财产,这样一来,中共就要修改宪法,不能将公有制列入法律,你怎么可能一方面承认私有,但在宪法上又坚持共产主义?我曾在中国的BBS上看到这个纲领:“中国宪法总纲第一章第一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階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會主義国家’。看了这句中共建政五十年来的指导性大纲,感到很奇怪,原来农民连领导的资格都没有。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说:”赵振华领导的,以赵振华和刘巧儿为基础的婚姻家庭“,各位朋友若有机会,问问赵振华,敢不敢这样说。或者跟孩子他妈说说看也行。大家是否也会对这样的问题感到奇怪?但中国人民就是在这样一个荒谬遍地的国家中生存,共产主义也就是这样统治人民。改变这种荒谬只有两种方式,一是暴力,二是经济。WTO就是西方国家利用经济手段消解共产主义政治的一种有效方式。随着中国加入WTO,更多的法律必将改变,中国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也同样要发生变化。自由和民主将越来越深入人心,必将成为中国人民心中坚定的信念。所以,我在以前的文章中预测中共将会主动更改自己的法律,使自己逐步演变成为执政的民主政党,这就是我的预测基础,也是中国加入WTO后政治演变的必经之路。

  在上面网友的文章中,指出中方在WTO谈判中的几个问题。很多朋友都来信质疑其真实性,在这里,我可以肯定地讲,这位网友的话是百分之百的真实,中共之所以不愿将WTO协议书的中文版本公布,正是害怕并担心这样的问题会被曝光。事实上中国加入WTO的条款中还有很多更加不利的内容,有心的读者只要仔细阅读一下美国政府公布的协议书英文版本,就能知道更多的真相。也许很多读者会奇怪,一向高举爱国主义旗帜、标榜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共,为什么会这样签定协议书?

  大家知道,中共加入WTO是历史的必然,也是受国际社会推动、国内经济发展催化的产物。当年邓公力主中国加入WTO,是为了化解保守派的压力,是想借WTO来推动改革开放。但后来,中国经济发展了,形势逼迫中共不得不加大政治改革的力度,中共也没有办法阻挡这一历史潮流,所以只得进行WTO谈判。中国加入WTO,使中国的法律面临翻天覆地的本质性改变,中共再坚持公有制和一党执政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样就使中共陷入一种政治上的悖论,在二律背反的困境中,首当其冲是如何延缓中共的寿命。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共不惜动用国家机器打压鍅耣功,面对国际社会对人权问题的强大压力而毫不退让就有了解释的依据。同样,中国加入WTO谈判了十五年,为什么?其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共不想在根本的法律制度上让步。也许大家以为WTO是关于经济问题的谈判,但如果大家读过WTO的协议书后就会发现,WTO实际是一种政治谈判,是一种资本主义统一世界的谈判。WTO的要求和制约的不是企业,而是政府。是让人民和企业更自由,更民主;让政府权力更透明,限制政府的权力。中共的专家们怎么会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这也就是中共在谈判中反复拖延、一谈十五年的原因。在这个谈判中,与其说是保护中国的民族工业,不如说是为中共自己的改变争取时间。大家可以看看现实的中国,WTO真的能保护中国的民族工业吗?事实上中共的经济改革一直在稳步前进,并没有因为WTO谈判而停滞不前,停滞不前的是中共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共经济改革所做的努力,远超出了WTO的具体要求。西方国家是用经济颠覆共产主义制度,中共则是利用经济延缓政治生命。

  当历史跨入二十一世纪时,中共在国际社会中已经处于非常孤立的地位。虽然中国的经济在迅速发展,但越是发展的经济对中共的压力就越大。中共正是看到了这样的情况,知道自己如果不实行民主和转型,必然会被历史潮流所淘汰。…才会急忙在中国加入WTO之前推出“叁個代表”和“七一讲话”,为中共顺利转型提供舆论准备。但在WTO谈判中,中共一直强调自己的特殊性,这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坚持在WTO协议中加入自己的政治原则,这就必然要影响经济的实施。既然中国不能完全按照国际惯例进行,其它协议国就一定要有制约措施。这也就是为什么在WTO中出现了上面读者来信提出的所谓“丧权辱国”的条约内容。因为中共不愿意马上修改整个法律以适应WTO的要求,而是要延缓十五年。利用这十五年为中共的政治转型争取时间上的余地。政治高于经济,政党利益高于人民利益,就完全体现在中国WTO的协议书中了。如果大家能从根本上了解中国人的民族本性,了解中共的心态,你就能明白这其中的原因。这也就是中共在国内大力宣传“准入”问题,而绝口不谈“原则”问题的根由,同时也是举国庆祝的原因之一。毕竟这样的结果给西方国家带来具体的经济利益,但中共也冠冕堂皇地赢得了时间上的优势。谈判双方都取得了“双赢”,谁还会互揭老底呢?但问题是他们赢得的利益是谁的?中国人民的利益又跑到哪里去了?

  经济决定政治,但当政治不适应经济的时候,政治就会阻碍经济的发展。大家也许会以为中国加入WTO之后,经济就会马上振兴,失业减少,国民富足。这样的情况会出现吗?印度是个和中国国情极为类似的国家,实行的法律比中国更贴近西方的制度,你相信它一加入WTO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吗?既然你不能这样认为,怎么就能认为中国加入WTO后的经济会获得本质上的改善,你怎么就能认为中国会马上强大?我不否认中国政治上的变化和进步,但我对中国加入WTO后的经济前景感到担忧。至少在目前,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政策和方针,没有让我看到中国的经济会有本质性的变化。甚至于在加入WTO后,中国经济将全面丧失自主性。WTO对中国是付猛药,没有好医生会出人命,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从经济角度讲,中国的经济层面是极不稳定的,也是失衡的。中国的经济虽然有了很大的发展,但主要是低级产品和加工业,具备的优势是资源和廉价的劳动成本。而这些优势很难抵挡高技术和大资本的进攻,更不是WTO所能挽救的。即使中国不加入WTO,看中中国这些优势的外来资本也不会放弃这些利益,一样要投资中国,中国成为世界产品加工制造国已经是定局。举个例子,我有一家公司,从事进口生意,从中国进口玻璃杯和蜡烛。中国的蜡烛在美国是个特别关税产品,进口关税高达54%,是其他国家产品的十倍。但在美国的蜡烛市场上,中低档的蜡烛仍然以中国为主,为什么?难道这样高的关税都不能抵挡中国产品的进入吗?原因没有别的,就是因为中国蜡烛产品价格低,有市场竞争力。商人的目的是赚钱,不是政治。谁的产品可以赚钱就买谁的产品。这个例子说明,WTO并不是帮助中国产品打入国际市场的灵丹妙药,而且对中国的初中级工业帮助不大。中国在未加入WTO之前的外资流入减少了吗?加入WTO之后加工产业转移就会增加吗?经济市场不是政治,该流入的谁也阻挡不了,不该流入你强迫它,它也不会来。中国加入WTO,对于西方国家而言,它最大的好处就是中国市场不费一枪一弹就打开了,赚中国钱更容易了,海外资本垄断中国金融和经济命脉的梦想有了实现的可能。日本是个经济大国,最近十年日本经济不振,是因为日本的电器退步了吗?是日本的汽车不好了吗?都不是,真正的原因是日本的金融制度有问题,政府的管理机制出了问题。如今,日本早已是经济强国了,但日本对本国市场和金融界仍是持保护的态度。同理,中国如今已成为电视生产大国,冰箱生产大国,也不能证明中国已成为经济强国。初中级产品转移是经济规律在左右市场,并不能从根本上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水平。只有当中国成为高科技国家之后,象美国一样,用一皮箱CPU换取100个货柜的日本汽车,这才真正说明中国的经济层面有了提升。

  有一种说法:“加入WTO,中国受益最大的将是机电行业和纺织行业”。看到这样的论调我很奇怪,这简直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观点。上面已经讲过了产业转移的问题,这两个行业同样是产业转移的重点。机电行业是个高消耗,低产出的行业,纺织行业更是这样。这样的转移有什么值得庆贺?无非是增加就业,但更多的是资源的流失。对中国的产业进步好处何在?有什么贡献?各位是否知道百年前的日本是如何雇佣童工进行蚕丝加工业的?

  据我目前了解,中国纺织企业的所有权多已悄悄地进行了转移,它们不是掌握在国人的手中,而是掌握在西方资本家的手中,即使赚了美元,也是个人的财产,不是中国人民的财产。现代的战争已经不再是军事战争,而是经济战争,资本可以是枪炮,遍布全球,利润则是国土,马上回到自己手中。军事占领的目的是利益,如果用经济手段不流血就达到,这不是更好吗?同一个目的,只是手段不同。在商业领域中,生产已经不是主要的获利手段,流通才是真正获利的手段。中国没有自己的品牌,只是一个廉价的加工业者,所能赚取的利润有多少?这一现状及前景能保证中国民族工业的真正利益吗?加入WTO后更多的海外资本大量进入,中国又有多少企业可以与之抗衡?又有多少企业和百姓可以抵抗这样的诱惑?中共最大的失误就是在经济开发的二十年里没有进行彻底的政治改革,固步自封,抱残守缺,结果在经济上发展了,但掩盖了更大的问题。前苏联将自己的国有企业全部分配给国民,让国民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起步,尽管经济有阵痛,但大量的企业仍掌握在自己的国民手中。你可以说部分人巧取豪夺,但没有廉价地送给洋人。反过来看看现实的中国,在中国目前的企业中,还有多少掌握在自己国人的手中?又有多少企业可以抗衡WTO后的资本掠夺?中国政府又在加入WTO谈判的十五年中做了多少真正保护民族工业的事情?十五年来,中共在WTO谈判中一直对国人宣传的保护中国汽车工业的承诺真的能兑现吗?看看这些大汽车工厂哪一个不是都已经被西方汽车公司吞并?这些西方汽车公司利用中国的保护政策赚取着在国际上根本不可想象的暴利。相反,应该得到鼓励和支持的私人汽车工业反而被压制,使中国的民族工业得不到发展。这些企业和行业在中国加入了WTO后的情况会是什么?现在不能得到发展,难到中国加入了WTO,海外的大财团和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后就会让这些企业生存了吗?会让这些企业发展壮大?生意人是这样做生意吗?这是谁家的生意经?你会这样做生意吗?如果真的这样,我想这些海外财团和跨国公司的老板一定是马克思再世,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了。

  发展壮大私人经济,建立稳定的社会保障体系是目前中国最大的问题,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不发展壮大现有的私人经济就没有办法保持民族工业,没有良好的社会保障体制,中国社会在十年内就会出现更大的动荡。当国际资本进入中国的时候,更可能的现象是大量的现有企业和行业被国际跨国企业吞并和垄断,小型的民族企业不断地自我淘汰。经济发展的规律就是这样,当你不具备资本优势,而又不具备技术优势的时候,在没有政府政策保护的情况下,怎么能不被淘汰。虽然中国成为加工大国,但资本的控制权并不在国人手中。国人只是廉价的劳动力。这时候的国民会随着民主意识的增强和社会发展的演变,抗争也会增加。如果没有良好的社会保障体制,伴随着大量小业主的财富丧失,失业的初级工人增多,失业农民的增加,怎能不引发社会动乱?不管你实行什么主义,在百姓的心中,生存和吃饭最重要,当贫富分化到了一定程度,没有力量可以阻挡暴力的财富再分配。当处于生存危机中的人民一旦知道了中国加入WTO时暗藏的黑幕,怎么能不气愤,怎么能容忍?这是一项关系到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重要事情啊。

  也许有人会问:“你怎么知道中国加入WTO后一定会像你描述的那样?”坦白地说,我不是什么预言家,我只是个生意人,我生活在美国,在资本主义国家里生活,我从来都不相信生意场上的仁慈和宽容。生意就是生意,在一个盘子里吃肉,你吃的多了,别人就会少吃;你不想办法打败对手,你就要被对手吃掉。难道你相信跨国公司和海外财团会仁慈地等待,让你发展、让你赚钱吗?规模经营是赚钱的最好办法,也是通用的准则。谁占有了规模,谁就会占有了优势。现在网络公司争夺的是什么?仅仅是眼球?还不是市场的份额?在这个世界上没人愿做亏本生意,如果他仁慈就不会是商人。利益才是商人生活的最根本目标。

  中国怎么办?这是个很令人头痛的问题。建立社会保障机制是件很重要的事,全面私有化也是当务之急,但问题是,在目前状况下,中共能不能痛下决心?民众是否可以接受?前几天,中国总理实行的一项很重要的措施就是国有股票上市的决策,通过减持国有股份,扩大股票市场分额,增强中国加入WTO后的金融抗风险程度。尽管这里面有很多问题,但不失是解决目前中国金融问题的一个办法,但还是遭到众多的利益获得者的反对而夭折。少数既得利益的民众,怎么能接受以现在的部分损失换取未来整体利益的办法?当这些不同的利益集团为了自己的利益打算的时候,又有谁考虑到了未来?当中共和利益集团结为一体的时候,又有谁能为中国广大的百姓着想?如果中共真正是从中华民族的切身利益出发,又怎么能有WTO协议书里的黑幕?

  九十年代中期,我在中国与一位中共高层官员见面。当时这位官员对我说:“我们的主要精力是发展经济,经济发展了,人民就没有意见了。”当时我说:“政治上的问题就象病人身上的肿瘤,你早开刀治疗,病就好的快;如果总用兴奋剂掩盖,病人总有一天会死亡。”

  事实上,八十年代是中共进行政治改革的最好时机。在国际上,共产主义还没有崩溃。中国的政治改革会赢得全世界的瞩目,无论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有巨大的利益。在国内,社会形态还没出现两极分化,经济增长稳定,百姓刚尝到改革的甜头,社会安定。政治改革的成功主要有几个要素,一是经济稳定,人民没有压力。二是贫富差距不大,没有巨大的经济利益集团。三是适当的强权政治,四是一定的民主启蒙思想。五是良好的社会秩序。六是安定的国际环境。各位可以回忆当时的中国,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了,是政治改革的最好时机。可惜的是中共的决策失误,使中国丧失了一次绝佳的和平转型的机会。到如今,各个利益集团形成,更不愿意进行政治改革,结果发展经济就成了中共掩盖政治问题的唯一手段。政治痼疾越来越难治,越是担心,就越要维持,然后就牺牲长远利益换取眼前的稳定和利益。牺牲经济换取政治。如此以往,将使中共政治改革的成本日益加大,使全体百姓以牺牲个人利益和民族利益来充当政治改革成本。而WTO问题正是其中的成本之一,一个惨重的代价,一个未知的结果。

  各位朋友,当你看到了这些,你是否也会和我一样对中国加入WTO后感到悲观。我请大家注意的是,当一个国家的经济遇到麻烦的时候,任何民主的进程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无论台湾还是韩国,他们的民主进程都是在经济最好的阶段完成的。尽管WTO会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改变中国的法律,但经济生活能否保证民主进程的顺利发展,我很怀疑。对于百姓而言,民主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生存,吃不饱饭的人民更喜欢、也更容易接受一个强权的独裁政府。一旦这种情形真的出现,中国历史必将又一次出现大的倒退,那才是中华民族的更大悲哀。中国目前盛行的虚无“爱国主义”和对WTO的盲目期待,正一步步将中国推向这样危险的境地。

  WTO能带来什么?看到了那么多人在为中国加入WTO而欢欣鼓舞,我想知道你们高兴的理由是什么?你们推测中国会强大的根据在哪里?中华民族不需要口号式的欢呼,需要的是真正的利益。当你雀跃的时候,你是否知道,中国加入WTO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而不是你已经熟悉的社會主義规则?你是否掌握了这游戏规则?你是否准备好了遵循这样的规则?你是否知道中国加入WTO过程中暗藏的黑幕?

  WTO,你将带领中国走向何方?

  来源:一读者推荐

  作者:草庵居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你不知道的中国加入WTO的黑幕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