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小议“新疆问题”

  11月6日华夏快递转载了《三联生活周刊》的《揭开新疆“东突”分子的恐怖面纱》的文章,其中许多观点都援引了当地学者的原话。仔细读过之后,深感是官方定了调的言论,这些学者自觉不自觉地成了官方的新闻发言人,并没有完全依据事实的渊源,有些结论下得也过于草率。如果全然信了他们,势必使得广大读者产生“恐怖主义”“分离主义”的确立离我们中国很远的假象。

  的确,中国政府一向对“分裂活动”采取打压态势,但对内外宣传时,总是“形势一片大好”“各族人民安定团结”,殊不知,我们对于这些宣传,应该用逆向思维的方式去看待,越是讲某个方面如何如何好,十有八九这个方面就有问题,“各族人民安定团结”,定是暗示了相反的情况。(如果我们对几十年来的政府报纸加以研究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定律是成立的)。

  “新疆问题”的文章援引了中科院新疆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王鸣野的观点:中国的恐怖主义停留在一个相当初级的阶段……中国境内的恐怖组织也打出圣战的纲领,而这种纲领仅仅会引起极少数宗教狂热分子的兴趣,对于世俗社会和大众则缺乏号召力。中国是一个提倡各民族大团结的国家,只要不对抗政府,就不会存在压力,圣战旗号自然立不住脚。“”另一个没有号召力的事实是,从事恐怖活动的恐怖分子素质极低,只有个别人是大学生,因为种种原因也没有很强的组织力“。另一学者杨恕描述的这些恐怖分子更直接:”都是一些乌合之众,各自为政,搞小派别小集团“。学者王鸣野分析认为,分散只是一个表现,恐怖主义在中国没有生长空间的关键……

  我们不清楚,这些学者是怎样得出上述结论的,尤其是身处新疆,却对事实视而不见,这完全不是学者作风。

  1997年的“2。5”伊犁事件发生后,公安机关抓捕了许多参与恐怖暴力活动人员,结果表明,他们有统一的纲领、统一的目标,也有严密的行动方案,这些都不是“素质极低”的人所能为的。新疆公安系统通报时就有这样的情况:在整个事件中,恐怖暴力军事指挥人员都曾在解放军或武警中服过役,而进行政治煽动宣传的大多是从新疆各大学毕业的,他们恰恰在暴力组织中扮演了连排长、指导员的角色。由此可见,从事恐怖活动的恐怖分子素质并不低,精英所占的比例是极高的。(9。11事件中,疑凶也大多是有良好教育背景,生活相对优越的人员)当今世界,所有恐怖活动都有其共同特点,这一点是不能否认的。掩盖这些事实真相,实际是掩盖在新疆高校进行的政治思想教育的失败。

  任何人都清楚,凡是政治活动、武装运动、暴力恐怖活动,都必须有一批受过良好教育,有独立思想、有明确政治目标的人去领导或煽动,反之素质低下的乌合之众是成不了气候的,世界也完全没有必要对恐怖主义如此兴师动众了!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中共领导素质低下的农民建立了政权,但是中共的创始人没有一个是素质低下的文盲;列宁、斯大林如此,柬浦寨的波尔布特如此,到如今的焦点人物本·拉登也是如此。当然这些活动中,素质不高、目光短浅、生活窘迫的人往往被精英们加以利用充当生力军,去冲锋陷阵。

  这些学者的所谓研究,隔断了“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关系,在新疆问题上,如果不将二者联系起来加以研究,任何结论都是不能成立的。不清楚这些学者是有意还是无意间将他们分开了。

  新疆的恐怖主义自始至终都同民族问题、疆獨运动有着紧密的联系,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三区革命”、五十年代的新疆剿匪(疆獨)、六十年代的“伊塔事件”、七十年代的喀什事件、八十年代后的“伽师事件”、“巴仁乡暴乱”、九十年代的“乌鲁木齐2。25事件”、“伊犁事件”等等,无一不是打着民族独立、反抗压迫的旗帜,民族分裂、恐怖主义在新疆有着生存的环境和沃土,并非“仅会引起极少数宗教狂热分子的兴趣”。海湾战争一爆发,新疆许多维吾尔青年就要到伊拉克参战,一时间叫“萨达姆”的新生儿遍地都是,萨达姆是伊斯兰的英雄,这种影响当然在新疆高校高素质人群中也是普遍的。

  实际从上层到下层,“东突”思想有着广阔的市场和强劲的号召力,“赶走汉人”的宗旨可以获得热烈地响应,在新疆自治区主席位上,为什么出了那么多国家民委主任、人大副委员长?从赛福鼎、司马义到铁木尔,都是上调中央来削弱实权,而赛福鼎都已将“东突厥斯坦”的大印刻好。新疆高校教室的黑板上也不时会出现一些相关的口号,散发传单也不是什么秘密。正是“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的思想在这些精英中有着广泛的影响,所以怎么可能得出“对于世俗社会和大众则缺乏号召力”“没有很强的组织力”的结论呢?

  没有必要自欺欺人,事实终究是事实,我们所需要加紧研究的是:采取什么样的方针政策来缓解民族矛盾,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中国1949年以来的民族政策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在民族地区实行的一系列政策并不十分成功,有些实际是加剧了民族矛盾,将更多的人群推向了“疆獨运动”周围(以后我将对这个问题专门写文)。

  寄自法国

  作者:无奈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小议“新疆问题”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艾克拜尔 说:,

    2008年02月03日 星期日 @ 04:15:25

    1

    大禹治水靠疏通,不是靠堵。党的民族政策整体是好的,是得到新疆各民族认同的。关键是下面干部执行变味,或者为了做出政绩,夸大事实,强行打压,凸显自己能力!!有些民族日常习俗习惯没有必要堵或打压,那样只能适得其反,引起更大反感。可悲的是这些正成了那些无能官员凸显政绩,上报工作成绩的重点。他们不是在为稳定做贡献,只是在为更大的不稳定打伏笔,只是为了他们的升迁,但坏了国家多年的投入和努力!!

    回复

  2. 玛雅 说:,

    2008年08月14日 星期四 @ 15:26:46

    2

    您的很多观点我都很认同,比如,应该用逆向思维的方式去看待政府所强调宣传的东西,还有就是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但是我想请您了解一个事实就是为什么在人才聚集地集中的乌鲁木齐、石河子、昌吉这些地方恐怖主义没有滋生而在落后地区得以发展呢,那是因为落后地区由于语言、宗教问题造成了教育内容、生活方式的不同,使得维汉之间的交流进步产生了极大障碍,他们根本没有接受新式的教育,所以无法了解外界的发达,更无法了解我们现代国家的优越性,才使得一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稍有思想的民族同志接着宗教、民族问题来发泄心中的不满,因为毕竟那是一块民族同胞生活了多年的土地,生活方式完全不同却比他们优越的汉族人们来领导他们不免无法是他们平衡,而且很多底层政府官员处理问题的方式确实存在问题,种种原因造成了这样的一些问题,但是我想事情也没有您料想的那么严重,我们都在这里生活得很好,不信您可以就某些问题调查,汉族人在新疆的生存环境还是不错的,整体上我们都是友好的,尤其是他们也从我们这里学到了很多先进的生产方式方法,这是他们独立发展多少年都赶不上的,所以并不是非常多的民族人都存在仇视汉人心里,事实上我们都很平等,我这些是就百姓层面而言的,我想说的就是大多数的人并没有反抗guojia的想法,只是及其少数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们,同时我也相信有一天我们的共融会使得分离主义没有生存的空隙,更无从谈起恐怖主义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