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劲松:中国入世,香港角色尴尬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影响深远。大陆高兴了一阵,却又不能不想到,这是一把风险很大的赌注,短期看来,利弊兼有,并非一本万利。香港方面,虽然也庆贺了一番,却是强颜欢笑,或者,笑不出来。原因是:大陆入世,香港角色变得尴尬。

  从昔日海边小渔港,到国际大都会,香港的发展,自有其特殊的环境和历史成因。那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代:东西方意识形态对垒,贫富分明,西方的自由开放,与东方的保守封闭,为殖民地香港提供了绝处逢生的天赐良机。

  香港,因其面朝海洋的交通便利,背靠大中国的丰富资源,把从英国引进的优良制度,发挥得淋漓尽致。就在中国大陆陷入持续动乱的同时,香港成功地发展成为规模巨大的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转站、货物集散地,以及加工中心、文化交流中心、和旅游胜地。一跃而为亚洲“四小龙”之一,耀眼的东方明珠。

  在香港取得自身成功的同时,也给周边国家和地区带来便利。大陆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快速的发展,与香港的经济火车头作用密不可分。曾几何时,60% 的外资从香港引进,50% 以上的对外贸易从香港转口,国营企业在香港集资,红筹股卖得红红火火。深圳因香港而存在,珠江三角洲因香港而发达。中国经济的起飞,正是透过香港这扇窗口开始的。

  然而,鼎盛与辉煌,对香港而言,似乎已经阶段性地过去了,香港回归中国大陆,并遭到亚洲金融风暴的打击之后,经济节节下滑,区域地位明显下降。如今,人们都在谈论,上海如何如何巨变,已堪与香港并驾齐驱,甚至可能取后者而代之。近日,甚至连广州市长都藐视地说:除了房车拥有量之外,广州人与香港人的生活已经没有两样。若香港的人均产值持续负增长,广州人追赶的速度还会加快。当然,这位广州市长大言不惭的时候,他似乎已经忘了,广州是吃过哪家奶水才长大的。但是,中国入世之后,香港的桥头堡地位,中间商角色,将明显地蜕化和弱化,却是不争的事实。

  为了安抚香港,北京高官放话说:中国入世,香港的中介地位将更加突出;鉴于近期香港与珠江三角洲多个地区争相发展物流业和高新科技,呈现激烈竞争,北京甚至专门为此出面告诫广东省:不要与香港恶行竞争,要特别照顾香港。北京的干预,自然违反了市场经济原理及其相关规则,而具有明显的政治含义,即要对四面楚歌的董建华特区政府拉一把,千方百计维持香港的社会稳定。

  然而,很难说广东方面能表现出“照顾”的风度,那位广州市长继续说:中国入世后,广州对外贸易预料会明显增加,至于广州末来出口商品是否经香港出口,当然不一定,要视情况而定。

  面对中国入世带来的震荡,香港高官为了镇定香港市民,也附和北京的说词,声称: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估计可带动香港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每年额外增加至少0.5 个百分点;而到2005年,中、港贸易预料可额外增长4 至6 个百分点。

  但行内人都清楚,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香港作为中介的角色,便如明日黄花,风光不再,渐渐失宠。一个简单的道理是,中国入世后,将会全方位地对外开放,不可能只维持对香港的特殊优惠;人才和其它资源的争夺,香港也不再独具优势,而不得不面对多国平行竞争的局面。另外,海外企业日益涌入,内地企业日益壮大,都将把香港置于前所未有的激烈竞争环境,接受日益严峻的挑战。

  目前,香港正处于经济低潮,经济优势随中国入世而转移,将把香港经济的复苏之梦推得更远更迟。

原载:(凤凰网)

  作者:陈劲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入世,香港角色尴尬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4日 星期二 @ 17:42:24

    1

    中南海内部的景色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