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军:变工程治水为生态治水

           –中国水资源问题的唯一出路

  上下五干年来,特别是过去50年间,我们用水、治水上确实有太多的教训值得总结。其中最大的失误,就是在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思想指导下,一味试图以水利工程治水。本来上游滥伐森林,中下游侵占湿地,围河、围湖造田,才是造成水旱灾害的最主要原因。然而几千年来,我们一再强化这些错误作法,一味试图用堤坝堵水。特别是在过去几十年中,生产力的飞跃,水库大坝等技术的推广,使得我们对水利工程更加依赖,在工程治水的老路上越走越远。

  50年来,我们在全国打造了8 万座以上的水库,修造的堤坝足够垒起几十座万里长城。但是,当大片的森林已经从祟山峻岭间消失,无数湖泊湿地萎缩甚至干涸的时候,我们浩大的工程,却难以阻止中华大地上一条条河流病魔缠身,忽然断流,忽然洪水,甚至很多已经常年干涸。

  然而,就在一些明显气息奄奄的河流上,投资动辄数亿、数十亿元的水坝和引水工程的建设依然在加紧进行,上游开荒,下游撩荒,有限的资金白白消耗,而上游的森林植被却因无钱保护而灭亡。面对水危机的严重局面,很多人依然热衷于谈论浩大的工程措施。喧嚣一时的原子弹炸喜马拉雅山的宏论虽然无疾而终了,修建壅水坝使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长江倒流入黄河的计划却正闹得沸沸扬扬。然而,你会看到西南脆弱的生态无法承受这样大规模的工程,而如果西北、华北的人们不改变目前大量消耗水资源的生产生活方式,四江调水也于事无补。

  中国有限的财力物力,不应再消耗于这样劳民伤财的水利工程上了。所幸的是,中国政府已经看到了生态治水的极端必要性。江澤民主席提出要” 再造一个山川秀美的西北地区” ,而朱镕基总理则多次深入长江、黄河的中上游地区,强调” 一棵树也不能砍”.’98 洪水后,中国政府开始全面禁伐天然林。这是蕴含极大勇气的决定,是上下五千年来中国人对中国生态的最大让步。

  请历史记住这个时刻,这也许正是中国五千年生态恶化趋势的转折点。变工程治水为生态治水,变征服自然为与自然和谐相处,达到人口、资源与环境的平衡,这正是中国水资源问题的唯一出路之所在。

  (《中国水危机》马军)

  作者:马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变工程治水为生态治水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