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保华:雷锋叔叔,你在哪里?

         ——一个老百姓对军队道德的批评和期待

  北京市民是天生的语言大师。30年前我就听说过这样一句“顺口溜”:“黄牌软,蓝牌硬,白牌开起来不要命!”意思是说:地方一般单位的司机(黄牌)开车比较小心谨慎,政府机关的司机(蓝牌)开车就有点牛气,而部队司机(白牌)开车简直就是横冲直撞了。

  尽管事实并非全都如此,但是,这句“顺口溜”却惟妙惟肖地地描绘了不同单位的司机的特征:地方一般单位的司机拖家带口,一旦出事故,不但个人“饭碗”难保,而且单位也赔付不起,因此,他们开起车来当然格外小心,对行人的利益与交警的批评也比较照顾和服从。政府机关的司机虽然也属于地方,但是,因为接送领导、见过场面,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单位可以负担,有时领导还会说情,所以他们对行人与交警的态度也就相应地就比较硬气。但是,最牛、最横的还是部队司机:他们大多是未婚者,无牵无挂;年轻气盛,爱开“英雄车”、“风头车”;加上几年后转业复员,交通违章记录不会转到老家;一旦发生事故,交警也不能单独处理等等,因此,部队司机开起车来就像“拼命三郎”,连交警都要畏惧三分。

  虽然30年来我经历了许多事情,但这句“顺口溜”却一直没有忘记——这不是因为我记性好,而是因为现在情况几乎依然如故,尽管地方、机关、部队的车牌子的颜色有所变化。

  为了避免以讹传讹、人云亦云,我想只举几个亲身经历的事情:

  (1 )几年前我曾经搭乘一辆小车从机场回家。在北三环的某处,因为司机车速过快,刹车时车身竟然猛转90度,横在路中。好在当时后面没有追尾车,否则,结果不堪设想。这是一辆军车。

  (2 )一两年前我偶然乘车经过复兴路一带,红灯亮时,两边车子全停。但就在绿灯重新亮起之前的一刹那,只见对面一辆车“呼”地冲出了白线。我瞥了一眼:又是一辆军车。

  (3 )10月25日早上,我在北四环金五星家具城前,由北向南沿着人行横道线、穿过辅路走向过街地道时,一辆白色小面包由东向西疾驶而来。由于我已进入路中,按说这辆小面应停车让我先过,但是,那司机视若无睹,依然滑行,我被迫后退,结果车头右侧反光镜碰到了我的身体,然后才停下来等候进入主路。我清楚地看到,这司机两眼紧盯前方,好象啥事也没发生。于是我只好从它后面绕行,因为生气(再偏一点就压着我了),我右手拍了一下车屁股。这下可捅了马蜂窝,结果可想而知:一场对骂。车里坐着的两人也帮腔:三比一。好在当时是上班高峰,后面的车子不断按喇叭,这三人不好恋战,只好甩下几句脏话离去。不用说:又是一辆军车。

  这些事对我刺激很大。以前道听途说,只有“间接经验”,现在则有了“直接经验”,加上受到刺激、争吵和思考,于是上升到了“理论”。当然,我并不想以偏概全、从个人的偶然遭遇中得出夸大其辞的结论。但是,作为一个老百姓恐怕还是有权利给军队提一点意见吧。首先我想大喊一句:白牌车,开慢点!

  你们别生气:开慢点,这绝不是对我们、行人、老百姓的特别的恩惠,而是对你们、司机、军人的道德的呼唤。你们在车里,有铁皮保护,而我们在外面,手无寸铁。不要说你们有意地撞,就是无意地挂、碰,我们也受不了。其次,你们是单身汉,出了事也有公费医疗,我们是上有老下有小,出了事不得了,即使拣条命,医药费也负担不起。最后,你们不要跟我们老百姓一般见识,有理,你们要让三分,没理,就不要强词夺理、更不要摆出准备动武的架势。

  你们要牢记:不是你们养活老百姓,是老百姓养活你们。我们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兄弟姐妹,有资格教训你们,你们没有资格教训我们;我们不高兴时可能会骂你们几句,你们不能回嘴;你们不高兴时不可以骂我们,更不能顶嘴;我们在气头上可能会对你们动两下手,你们在气头上不可以对我们动手(当然,我绝不是提倡老百姓可以随意打骂军人)。“不打人骂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虽然对军人和老百姓都适用,但是,首先对你们适用——因为那是红军时期就实行的纪律。

  如果你们想不通,抱怨这是不公平:凭什么老百姓就可以做得差一点,军人就要做得好一点?凭什么在有矛盾的时候老百姓不能吃亏,而军人就要吃亏?那么,我想这道理也非常简单:就是因为你们是军人,我们是老百姓;你们不能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如果你们感到吃亏了、委屈了、受不了了、羡慕老百姓了,那么,就请脱下军装吧!那时,你们骂人和打人,我们就不敢回嘴和还手了。但是,这好吗?

  20多年前,社会上流行过一句话:“雷锋叔叔不在了。”这话曾被认为是文化大革命以后人民群众道德低下的写照——不,这首先是军队道德低下的写照。

  众所周知,当代中国人民的高尚道德不是从孔夫子的论语中产生出来的,也不是从父母和教师的道德说教中产生出来的,更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首先是从中国工农红军的光辉历史中产生出来的、是从无数革命战士的英勇牺牲中产生出来的,是从毛泽东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等理论中提炼概括出来的。

  因此,我可以非常公正地、毫不夸张地指出:如果没有革命军队的高尚道德,就不会有中国人民的高尚道德;如果没有张思德、董存瑞、黄继光、雷锋、欧阳海、王杰、刘英俊、蔡永祥等等可歌可泣的先进战士,就不会有全国人民为之感动和骄傲的道德榜样;如果没有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等等对人民群众体贴入微的关心爱护,也就不会有被全国各族人民衷心支持和爱戴的无敌军队。总之,如果没有为人民服务这一最高道德准则与具体行动,那么,红军就会变成白匪军,八路军新四军就会变成敌伪军,解放军就会变成国民党军,中国革命就不可能胜利。这些,你们想过吗?我甚至怀疑你们是否听说过这些烈士的英名和事迹。我为你们感到羞愧!

  在10月24日晚上,我从新闻联播中听到这样两条消息:一个是中共中央做出的关于加强公民道德的决定,另一个是总政治部关于军队道德的宣讲提示。因为当天早上的遭遇,所以我特别认真地听了后一个内容——遗憾的是,在那些四字一句组成的“军人道德”中,竟然没有“爱护人民”这四个字。假如播音员没有遗漏的话,那么,这实为一大严重的原则性错误。

  众所周知,早在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就在《为人民服务》中开宗明义地指出:“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的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因此,如果没有“完全地彻底地为人民服务”这一条的话,那么,人民军队的道德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抛弃了光荣传统、就失去了目的。

  现在重温毛泽东的教导并不是无的放失。在不久前地方媒体关于道德的争论中,许多人声称: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普遍适用的、超时代、超階級的道德准则,比如“盗亦有道”;而“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似乎又是一个现成的例子。但是,必须说明的是:在道德上,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与历史上的所有军队的最基本最显著的区别,并不在于是否服从命令——因为老百姓也必须服从单位领导的命令、而在某些私企(外企)或高科技企业,老板命令之严厉与员工服从之彻底绝不在军队之下——而是在于是否“完全地彻底地为人民服务”。因此,假如我们不明确地把这一条作为军队道德的最高准则与最终目的的话,那么,它就不再是人民的军队了。老百姓也就分不清哪个是革命军队,哪个是反动军队了。

  这种忧虑并非杞人忧天。近几年在某些流行的军事评论家那里,我们看到了一种因为过分恐惧和夸大高科技武器的威力、因而低估甚至抹杀人民群众作用的“高科技武器决定论”的观点。个别人甚至提出了,为了所谓战争的胜利,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不顾任何道德原则界限的“唯战争论”的观点。在他们看来,今后战争就是一场大规模的武器对武器、科技对科技的撕杀,而人民群众的支持和同情则可有可无。这种极端主义的观点不仅背离了中国军队的性质和传统,而且也没有吸取国外战争(包括目前阿富汗反恐怖战争)的教训——战争,不论形式如何发展变化、科技如何发达,如果没有人民的支持、没有道德的目标,就会蜕变成简单的杀人游戏。这难道不是一个重大的原则问题吗?

  我再回到主题。作为一个爱护军队的老百姓,我想对军队的道德问题提出如下建议:

  (1 )温故知新。认真学习毛泽东为军队制定的纪律和文章,把“为人民服务”、“不打人骂人”等作为处理军民关系的道德准则的核心内容;(2 )学习雷锋。认真学习建国以来先进战士的模范事迹,特别要号召所有官兵以雷锋为榜样,为人民做好事,对人民有礼貌;(3 )明确革命军人道德与普通公民道德的异同。这两种道德有相同点,但也有显著的区别。前者以后者为基础,但比后者更高级、更严格。因此,即使现在老百姓可以下海经商、发财致富、甚至花天酒地(本人绝非赞成,即使不犯法),也不允许军人这么做,否则商业道德就会腐蚀和取代军队道德,而革命军人就会变成雇佣兵、商业兵、老爷兵。

  (4 )明确中国军人道德与其他国家的军人道德的异同。这两种道德有相同点,但也有显著的区别。最显著最根本的区别还是在于——军队是人民的工具,即除了打仗,还要“完全地彻底地为人民服务”,还是仅仅是一个单纯的、为了军事而军事、为了打仗而打仗的武装集团。

  最后,我想说的是:军队道德准则的制定,不能只听军人的意见,也需要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正如企业道德准则的制定也需要听取居民的意见一样。同样,军队的道德水平的高低,不能只由部队自己评判,也应当由人民群众评判——正如企业产品质量的高低也应当由消费者评判一样。因此,什么时候,老百姓开始议论“雷锋叔叔回来了”,什么时候,部队的道德水平就算是提高了。而这必将对全国人民的道德水平产生积极的深远的影响,因为我们的军队一直是全国人民的学习榜样和道德楷模。我衷心期待这个时候早日到来。

  摘自中青在线

  作者:贾保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雷锋叔叔,你在哪里?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Henry Patrick 说:,

    2009年08月24日 星期一 @ 03:24:47

    1

    社会发展的前提: 公正,已经丧失了。前提都没有,怎么谈得上效率。道德堕落正在一部又一部侵蚀着这片古圣先贤耕耘过的土壤。生长出来的都是畸形,恶臭的事物。如不及时拨乱反正,亡一人,亡一家,亡天下不远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