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涨钱就涨钱吧,别扯什么拉动内需

  国家公务员又涨工资了。政府里的人自己给自己涨钱,总让老百姓产生一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联想,于是,决策者们就要给大伙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有关人士在解释涨工资的理由时,果然就提到了一个很堂皇的理由:可以刺激消费,启动内需,从而促进经济增长。而且,据说国家公务员具有示范效应,很多企事业单位都会群起效仿,因此,据说,全国将有4000万人涨工资,对于GDP 增长率可以作出不小的贡献。

  乍一看,这种说法很有道理。钱发到国家公务员手里,他总不可能把在后院挖个坑把钱埋起来嘛,他总是花掉这些钱,而按照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理论,消费可以带动、创造需求,促进生产、商业,从而增加GDP.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然而,稍微往深里一想,就觉得在这显而易见的事情的背面,还有一些看不见的事情发生了。而恰恰是这些看不见的事情证明了,国家公务员涨工资可以促进经济增长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唉,我看了这个公务员涨工资可以促进经济的说法,就不由得想起一句老话:太阳底下真是没有新鲜事啊。一百五十多年前,法国议会有人提议——注意,这里好歹还是议会提议,这让我想起,美国前总统可林顿在下台前签署了给总统涨工资的法令,但他自己却不得享受新工资标准;闲话少说,话说法国议会提议给总统、总理、部长和官员们涨工资,理由是这些官员们生活更奢侈,可以创造就业机会,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他们的理论是:“政府高官的奢华生活也可以促进艺术、工业和就业。国家首脑和他的内阁部长们如果不能举行欢宴盛会,就无法把自己的生活完全融入到政治中去。降低他们的工资,就必然使巴黎的经济成为无源之水,从而也使整个国家经济陷入萧条。”一百多年后的理论,是不是惊人地相似?

  经济学家巴斯夏先生运用他那著名的“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分析范式,对这种谬论进行驳斥:

  “看在上帝的份上,先生们,您至少得尊重算术吧,别不知羞耻地跑到制宪大会上说,一个数字加另一个数字的总和,会由于是用这个加那个还是用那个加这个而有所不同,还怪人家不支持你。

  那么,好吧,假设我正准备找个工人来帮我在我的田里挖一条沟,为此我准备出一百个苏。就在我跟工人快要谈妥的时候,税务官跑来拿走了我的一百个苏,经过一系列的程序,最后到了内政部长的手里。我跟工人的生意没法做了,而部长大人的晚宴会多了一道菜。你是根据什么依据竟然可以断言,是这位官员的支出,增加了全国经济总量?你难道不明白这仅仅是一次简单的消费和劳动的转移?一位内阁部长的餐桌上的确更加丰盛了,这没错,但相应地,一位农民的田里的排水却不畅通了,这同样是千真万确的。我承认,巴黎的某位包办宴会者能拿到一百个苏了,但你也得承认,外省的某个挖沟工人也少挣了5 个法郎。对此我们所能说的就是:官员的餐桌和心满意足的包办宴会者是看得见的,而让雨水淹了的田地和挖沟工人没或可干就是看不见的。“

  诚如巴斯夏所形容的:在有些人那里,2 加3 等于5 ,而3 加2 就等于6 了。

  归根结底,国家的钱(财富),都来自纳税人,它自己造不出一个子儿来。当然,他可以印钞票,但跟向大家征税没有任何区别。假如不涨这次工资,而实行某种减税措施,同样一笔钱留在企业或民众手里,这些企业或民众也不会在后院挖个坑,把这些钱埋起来,他们也或迟或早要花掉这笔钱,他们也可能储蓄、也可以投资,反正都要花出去,或者通过别人花出去,那么,这些钱对于GDP 的贡献,应该跟发给公务员们再花出去一模一样。事实上,留在企业或民众手里,数量相同的一笔钱对GDP 的贡献应该更大。因为征税、然后再分发这笔钱的整个过程,都是需要成本的,都是有所消耗的。

  实话实说,听说国家公务员要涨工资,最初我挺高兴的,因为家里的那半边天就在国家机关;然后,我就乐不出来了:给她的这笔钱很可能就来自我交纳的税收;那么,不说别的,单说对GDP 的贡献吧:把这笔钱发给她花销在家庭生活中所拉动的GDP ,跟留给我花销在家庭生活中所拉动的GDP ,能有什么不同吗?当然,如果这笔钱是美国人、或者外星人赠送的,那我没有任何意见,中国的GDP也一定会凭空多增长出个百分之零点几。

  国家公务员的工资的确是有点低,这里说的是他们名义上的货币工资,至于实际收入(和潜在的收益机会),嘿嘿,可能并不低,否则,何以历次职业声望调查,当官及做国家公务员,都排在前头?——不过,反正国家公务员同志们的名义工资确实有点低,那么,涨那么百儿八十块钱的工资,也不算什么很过分的事情,而且这些同志们是决策者,是国家的精英,人家要涨,别人也没办法;但是,你千万不要画蛇添足,把这种事说得跟一朵花儿似的,好象花了纳税人的钱反而能给经济作出多大的贡献似的,这就让人在无奈之外还有一些不舒服。

  (2001,10,16,财经时报)

  作者:秋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涨钱就涨钱吧,别扯什么拉动内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