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德:爆炸声为谁为鸣?

  假如爆炸可以成为习惯,世界将会怎样?

  美国在阿富汗的导弹空袭声依然没有停止,印巴边境却又已是战云密布,而巴勒斯坦的人肉炸弹已然将爆炸声演绎为巴以双方都习以为常的琐事。对这些来源于战争的爆炸,我们隔岸观火,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政治、经济、宗教、种族、地区纷争在这个世界的较量最后都要以爆炸来结束,胜利还是失败,正义亦或邪恶,硝烟散尽,人们总是能找到各种各样合理的解释。

  假如爆炸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而且此起彼伏,接二连三,你的感觉又将如何?

  没有战争的硝烟,却有着爆炸的惊魂出现,身处和平的阳光照耀下,耳畔却总是爆炸声不断。

  不得不承认,当江西万载烟花厂爆炸的消息在网上传出时,我是满脸的漠然,习惯了,2001、2000乃至1999,这些年来因悲伤而渐趋麻木的神经真的似乎把自己锻炼成了空有一副驱壳的看客,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纯粹人为的灾难,我不知道该如何调整自己已变得有些不正常的思维,莫非发展中接轨时我们必须忍受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普通百姓白白送命的代价?

  可是,在我的麻木中,万载的“名气”却在媒体上越来越响,爆炸中遇难者数字也是变来变去,前去采访的记者再次被莫名其妙地粗暴阻挠恫吓。这究竟是怎么了?南丹的一幕仿佛就在昨天,芳林小学那些凋零的花朵似乎仍绽放着笑颜,洛阳大火中309 条生命尸骨未寒,大舜号里挣扎的生灵在对我们大声呼喊……今天,万载,烟花的爆炸已经让当地人习以为常,死人数永远都要在“9 ”之下,外界报道永远都别想得知最后的真实。

  我感到了一丝悲哀,一丝身处所谓“转型期”时对我们这个国度“有关部门”的悲哀。

  那些利欲熏心的老板,那些只盘算着个人政绩的官员,和那些因社会原因生活困窘而不得不挖煤下井造烟花出卖苦力的人们,合并在一起成就了爆炸的几乎全部主角,而且缺一不可。负责任的媒体、无数善良的百姓和“上级部门”则构成了爆炸发生后自然的配角。

  我们已不想再去哀伤什么,因为消逝的生命不会因为眼泪的多少而生还;我们也不想再去责问什么,因为那些浅显的道理已用不着再去没完没了的喋喋不休。我们只想静静的多一点思考,思考一下爆炸声因何而来,在为谁为鸣?

  旧的秩序已然打破,人们心中横亘已久的精神支柱轰然崩塌,自由、金钱和权力从来没有如此深入人心也从来没有如此引发人们极度疯狂。当官的忙着聚敛钱财、建设“形象工程”,商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学生盘算着读好书后“挣大钱娶美女”,工人下岗农民进城无人管理只能或穷困潦倒或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媒体搜罗了一群人贴着“小资”的标签到处自我陶醉买弄风骚,作家们用身体在永远新鲜永远平庸永远无聊的妓女题材流连忘返且“勇于”大言不惭,年轻人上疯狂地在QQ上感受一夜情带来的刺激享受和奢靡浮华,城市的天空到处是正在建设着的被挖得乱七八糟的街道和千篇一律的高楼……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凡是反叛过去的,似乎就是有道理的,凡是挑战现实的,就会自我标榜是前卫的超现代的,而过去的那些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该抛弃的,否则就不够“小资”或“中产”,否则就是“被洗脑的一代”。改革真的必须要经历这样的“过程”吗?或者,这就是我们改革的方向?

  谷贱伤农,人多就该伤心吗?人权高于一切,而人的生命权则是最基本的人权。在地广人稀的欧美,生命得到了空前的关注,而在亚非拉,他(她)却如草芥般四处横陈随意践踏,很不幸,“发展中国家”的我们就是后者。爆炸已经成了习惯,掩盖事实的功夫运用起来也早已得心应手。所以,不要问爆炸声是为谁而鸣,它就是为那些黑心老板、地方腐败官员以及许许多多同类者而鸣,当然,也许还有更多的其它。

  (晓德 2002.1.6 凌晨1 :08分 xiaode@sina.com)

  作者:晓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爆炸声为谁为鸣?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