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新生:克莱登大学及其他

  读过钱钟书先生《围城》的人都知道美国有个“克莱登大学”。最近,各大中文网站上也在谈论所谓的现代克莱登大学文凭事件,起因是一位知名的网络领袖在自己开列的简历中有一所不太知名的远程教育机构,据说这位领袖在该大学里获得了一个博士学位。有好事者登录这家机构的网站,发现它根本没有设立博士学位,于是在网上散布业界领袖编造学历的消息。可能是消息涉及到的当事人太有名气,这则消息引来了无数好事者继续深挖下去,到最后,甚至连这位先生祖父的老底也翻了出来。这位海外归来的学子不得不悲愤地呐喊,有人在搞“形象谋杀”!

  在我看来,投资者关注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学历十分正常。公众对知名人士的学历予以关心也没有什么不对。问题是,我们在关注这一事件时,应当有正确的心态,特别要注意下列两种情况:一是要将学历与学位区别开来;二是要将学历与学位的真假与学历与学位授予者的水平区别开来。有些海外学子可能有比较复杂的学历,但不一定都能取得像样的学位。退一步说,不管获得的是何种层次的学位,都不能说明他现在的工作能力。当然,即使海外的学子没有获得任何学位,只是在国外的学术机构游历了一番,我们也不应该歧视他,因为有时学历比获得教育机构的学位更重要。我国近代以来许多学术大家的经历都证明了这一点。对于那些既没有完整的学历,也没有像样学位的海外留学人员,我们也不能过分指责,因为每个人的背景不同,出国的境遇不同,学习的目的也不相同。但是,如果没有获得学位,也没有完整的学历,只是在子虚乌有的“克莱登大学”获得一张邮寄的文凭,我们完全有必要对其行为的动机进行分析。因为以这样的方式获得文凭并且回国糊弄投资者,无疑是一种巧妙的诈骗。

  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如果克莱登大学确实存在,而且具有颁发文凭的资格,那么,哪怕文凭的获得者是以金钱交易的方式取得该校的文凭,我们不能说该文凭是假文凭,只能说这一教育机构没有任何信誉,该校的文凭没有价值而已。如果克莱登大学不存在,或者它虽经过注册,但没有法定的颁发毕业证书或学位证明的资格,那么,从该学校取得的毕业证书或学位证明就应该是假文凭,公众有权要求文凭的持有者赔礼道歉。从媒体报道来看,那位知名人士在美国就读的大学虽然是注册不久的远程教育机构,但确实是登记存在的,并且有文凭发放的权利。所以一些网友的指责或许过于苛刻。我们可以说,那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大学,也可以说该大学的文凭没有多少价值,但我们不能说获得该校文凭的那位人士是在欺骗投资者。我们不能将水平问题与态度(诚实还是不诚实)问题混淆起来。即使该大学名不见经传,也不能证明那位先生没有能力,因为学历、学位与工作能力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们不能把二者混同。如果必须取得博士学位才算有工作能力,恐怕比尔·盖茨先生早就被淘汰了。

  由此引出一个问题,那就是谁有资格设立教育机构,哪些教育机构才能颁发文凭?在我国一系列的教育法规中,已经对这些问题作出了详细的回答。在西方国家,教育机构的设立也需要一定的条件,只不过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些条件过于宽松,教育机构与其他的商业机构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事实确实如此,当教育市场完全开放,教育资源已经通过充分竞争实现良性配置的社会里,任何人都可以涉足教育产业。但是,能够在教育产业竞争中站稳脚跟的还是那些具有良好信誉的大学。所以,在国外,获得一家教育机构的文凭非常容易,但获得一家正规教育机构的文凭却很难;依靠有信誉的教育机构颁发的文凭找工作容易,而依靠没名气的教育机构颁发的文凭找工作却很难。在把教育作为一项长期投资的社会里,是与有信誉的教育机构签订教育合同,获得学位,还是与没有信誉的教育机构签订教育合同,获得学位?对公民来说完全可以自由选择。当然,在注重实际工作能力的社会里,即使没有学位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自己感觉有收获,上一所远程教育大学也不是不可以。

  在我国,教育机构的管理方式正好与其他国家相反。教育机构的设立在我国有严格的条件,国家把大学当作行政的附属机构进行严格的管理,甚至国家通过法律的方式赋予大学许多行政管理的权利。在这里,大学的学生表面上是与大学签订了教育合同,但合同的许多条款必须得到官方的认可,大学本身没有多少自主权。长期以来,这种以国家信誉为担保的大学管理模式使得大学具有了较为稳定的资质等级。但在大学不断扩大的情况下,这种政府担保形式的办学模式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首先,由于竞争激烈,各大学竞相推出具有竞争力的招生条款,大学固有的资质等级发生了改变;其次,由于各地的基础教育水平差异过大,统一的高考招生模式也受到批评;其三,由于选择机会增加,考生对政府机构制定并通过教育机构执行的许多带有格式条款性质的合同提出了质疑。(最近出现的大学生能否在校结婚的讨论反映了这一点)最后,由于学生契约意识的增强,他们在付出一定的学费后,要求大学提供高质量的教育服务,关于教育服务质量的诉讼也会出现。

  从网络领袖的文凭风波到各大城市的假文凭泛滥,说明我国的教育管理改革很迫切。如果再不改变这现有状况,教育产业化将会是一句空话,类似假文凭假学历的事件还会以新的形式上演。(南方周末)

  作者:乔新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克莱登大学及其他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