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选国:公务员价格何时听证?

  近段时间,铁路春运价格听证成为一时间的媒体热点,这是好事,表明我们的政府在朝着民主的方向进步,我们的消费者在觉醒,开始知道怎样维护自己的权利,当然首先要感谢的还是几位率先起诉春运涨价的律师,是他们在代消费者行使国家已赋予、但我们大多数人都漠视的消费者权益,并促使大家公民意识的觉醒,重新看待思考那些属于我们自己的一些公民权利。

  在为我们政府的进步和公民权益意识觉醒高兴的同时,我又为我们更多更重要的一些权益未能行使而遗憾。比如说,比铁路春运价格更能牵涉到千家万户利益的国家公务员服务的价格问题,即公务员的工资问题,我们何曾表示过关注?国家公务员的工作报酬全部取之于纳税人的税收,是我们雇请了他们,因为需要他们给我们提供服务,我们经常称道的人民公仆、人民的勤务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讲的也是这个意思。但他们给我们提供多少服务,我该支付多少税收(出多少价),似乎从来就没有过议价的过程,而且即使雇用他们后提供给我的服务也不敢恭维,我们似乎对商品挑选的权利也被剥夺。比如说,我们公民一直在抱怨政府服务不好,但雇用他们的价格却不断上涨,有谁征询过纳税人的意见?工人农民花钱养活官员,他们反而回过头来利用我们授予给他们权力,用手中控制的这证那证、这公章那审批,卡压我们,有谁质疑过这种花钱买管制的交易的合理性?

  中国已正式加入WTO ,表明我们将奉行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那么在市场经济的框架下,政府主要充当守夜人的角色,其存在的合理性在于制订市场游戏规则,维护社会公正公平的竞争环境,因此世贸框架下的政府是有限政府,再不是过去计划经济时代垄断社会一切资源的无限政府。政府的管理职能是公民通过行使表决权、选举权授予政府官员,因此政府官员的存在是公民纳税雇请以满足公共服务需求而设置,其价格自然应由纳税人来议定,在实行代议制的国家则应由议会辩论决定。我没有考察过西方国家公务员工资的决定机制,但是倘若政府官员自己决定自己的薪酬而不通过公民代议机构辩论表决,我想那是不符合现代政府构架理论的。

  我经常看到国外报纸报道在经济不景气时削减政府开支裁员降薪的消息,象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状况,持续给公务人员大加特加工资的做法的确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创举。我们现在实行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由于有这么一个前缀,一些人往往把一些不合国际惯例、不合情理的做法,用中国特色加以包容,允许其堂皇存在,这是我们这一特色理论给社会额外增加的巨大政治成本。在国家经济陷入通货紧缩,需求不旺,民间投资不振的情况下,借用西方扩张性财政政策理论,我们的措施应当是在扩大国家投资建设的同时,缩减政府开支,削减公务员工资,压缩公务员队伍,但我们在一边税收大增长的同时,一边大规模增加国债,不考虑台薄徭轻赋的利民政策,同时还三番五次增加公务员工资和财政开支,说这是拉动消费,增加社会的消费预期,敦促官员带头花钱,似乎官员带了头,工人农民就有了钱似的。这样国内消费市场就能启动?

  纳税人纳税,是要向政府购买个人所不能生产的公共产品,尽管这种购买行为价格不便计算,是否公平交易也不像其他实物产品交易一样好估量,因此民主社会往往通过自己投票选举的职业政治家来辩论判别这些事情,所以税收增减问题、政府开支高低问题、公务员薪酬问题等往往是总统、议员竞选、拉选票的热门问题,事实上这些问题也是西方议会长期辩论争执的最主要问题之一。我们都熟知的美国削减税负问题,就是小布什政府上台的重要施政措施,约两年前布什就开始大喊“减税”口号,吸引了众多的选民,上任后他的十年削减1.5 万亿税收的措施迅速出笼,经参众两院反复辩论、投票表决,最后得以实施。而我们政府在所谓积极财政政策的口实下,连续五次给公务人员加工资,没有辩论,没有人大代表大会的讨论表决,更没有社会公开听证,一切都是到了决定形成、加薪文件下达,社会媒体才有报道,公众才知晓。

  国家公务员是我们每个纳税人必须购买的最大宗服务商品,我们国家既然已把建立现代国家制度作为追求目标,就应当给公民应有的参与购买公务员服务价格(包括税费征收政策、公务员工资政策、公务人员编制等)的权利,这是比铁路春运涨价更值得辩论听的更大的事,不知我们何时才有这种听证的机会?

  来源:中评网

  作者:刘选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公务员价格何时听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