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中国的外交形象

  所谓外交形象,既有人为的因素,也有物质的因素。

  “人为”主要是指那些代表国家抛头露面的领导人、外交官、发言人及礼仪人员等的表现,而物质因素主要包括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和文明水准在外交方面的体现。最近美国总统布什访华,中国方面应美方要求搞了一系列电视实况直播,也为海内外人士近矩离观察当代中国的综合外交形象,提供了一个较为真实客观的窗口。

  实话实说,中国外交的物质因素,这些年来已有了长足的进步,外国来访者的接待服务、安全保卫、通讯联络、会议与发言场所设置等等,都接近或达到了国际高水准。但很可惜,外交的人为质量,却似乎呈线性下滑趋势。

  从电视直播中我们不难看到:江澤民主席不善脱稿讲话,每遇即兴场合就有些不知所措;胡錦濤副主席倒是不读稿子,但讲话风格平淡乏味,与能直奔主题,幽默豪爽的布什总统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外长唐家璇谦卑有余,气度不足;主管美国事务的副外长李肇星经验老到,但形象过弱。三军仪仗队的服装显得肥大,不如剪裁得体的现代紧身军服有精神,陪同检阅的武警军官服装也缺乏质感。像应对布什这样的“牛仔总统”,也像应对浪漫总统克林顿那样来一通唱歌跳舞,就颇有不善“对症下药”之嫌。白忙活了一番,对方还不见得领情。

  回顾自1949年以来的中国外交,第一代领导人以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陈毅,叶剑英等为代表,在国际场合可以说是指点江山、叱咤风云,所谓“为祖国江山添光辉,为中华儿女震声威!”。在这些领导人麾下,还集中了乔冠华、龚澎女士、黄华等强将。当年乔冠华代表中国首次出席联合国大会,一阵爽朗洒脱的大笑,已传达出了新中国无比的自信和气势。

  到了第二代领导人,就显得在新形势下的外交经验不足,做派比较保守土气。鄧小平还好,但李先念、杨尚昆就不太跟得上潮流,胡耀邦和趙紫陽刚找到些感觉,又匆匆下台。

  而第三代领导人的外交风格,给外界的总体印象是偏软,大国气质不够,拿捏不住“刚柔并济”的节奏。朱镕基总理主内很优秀,但外交方面在美国右翼疯狂反华时却表示要为美国“消气”,在印尼暴徒大举迫害强暴当地华人华侨的当口,却不智地批准对印尼政府“经济援助”。

  这样,中国的外交字典里,就快找不到“反击”一词了。结果,美国不但没“消气”,反倒炸了中国使馆。被苏哈多所纵容的一群劣等暴徒,欠下当地华人以至整个中华文明笔笔血债,却至今逍遥法外。于是,中国外交的人为质量颇有一代不如一代的趋势,究其原因,主要是当事人愈来愈缺乏经验、智慧、风度和胆识等方面的磨炼积累。譬如,有一句经验之谈,叫作:以对手的姿态与他人结交友谊,以强硬的势头维护和平的尊严。悟得这句话其中深意的中国外交官,看来还不多。

  战争时代锻炼出来的第一代领导人可以从容驾驭各种惊涛骇浪;但随着执政后政治体制趋于封闭,为政治外交人员提供的锻炼场合锐减,阴性的苟合、腐败和权术取代了阳性的竞争、开放和自主,外交人员的综合素质随之大为下降,“外交部”几成了“外语系”。

  在西方国家,和平时代政治家和外交人员的培养磨炼,主要是通过其公开竞选的政治体制。通过创造一种正面公开的竞争来挑选脱颍而出者,这样做的好处,是虽不见得发现最好,但至少可以杜绝平庸。譬如美国,二百多年来选出过众多位总统,绝对出色者不多,但平庸无能者也是绝无仅有。国家的发展也就从中不断受益,而不是受损。

  中国政治与中国外交,必须设法尽快引入良性竞争机制,才能真正向世界推出充满强力和智慧的人才,才能帮助中国更好地自立于世界强国之林。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伟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的外交形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