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刘海洋,功利主义教育的怪胎

  硫酸,一种腐蚀性极强的药剂,被可爱的黑熊误喝了,后果是黑熊生命垂危,投毒大学生要面对严厉制裁,全社会对伤熊事件给予强烈谴责。

  令人思考的是,当代大学生怎么会犯这样弱智的错误,这让人反思我们的教育机制。

  投毒大学生是清华大学四年级学生刘海洋,他平时喜好生物,投毒主要是为了验证熊的嗅觉是否如书上说的那么灵敏,于是把硫酸混进饮料给熊喝,结果使北京动物园五只黑熊被烧伤。

  伤熊者刘海洋,自幼父母离异,由普通工人的母亲一手扶养大,从小生活简朴、刻苦好学,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老师和学校公认的优秀学生。他伤熊的动机,看来主要是为了做实验,验证熊的嗅觉灵敏度。这反映出我们所谓公认的好学生在某些方面是很弱智的,这对中国社会评判好学生的标准提出了质疑,即什么样的学生是好学生。

  在以功利主义为主导、以考试制度为核心的教育制度里,学习成绩优秀是好学生的唯一标准。虽然,从刘海洋的表现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自我封闭、甚至心理上有残缺、生活自理能力极低的一个学生,但仍被认为是好学生,甚至是很多高中生学习的榜样。

  以功利主义为主导是我们教育的一大特色,功利主义教育在我们国家有长久的传统。中国从隋唐开始大力推行科举制,这种选拔制度为天下平民学子进入政权中枢提供了阶梯和通道。中国从古至今,组织资源、文化资源、经济资源都实行高度的集权式管理,掌握在官僚集团手里,广大社会成员只有进入这个阶层才能获得分配各种社会资源的资格,否则就只能任人摆布,吃些残羹冷炙。普通人家、中小地主家庭子弟,也大多只能通过科举教育的渠道进入官僚阶层。科举考试成功可以说奠定了功成利来的基础。

  这种功利主义的传统使得中国人的教育观念里历来重成绩、重成果,而忽视学生的综合素质。在八股文盛行时期,吟诗作画被视为不误正业,在分数至上的今天,一切与考试无关的教育措施都可能遭到家长反对。

  教育本身就带有很强的功利色彩,但中国教育指导思想则完全为功利主义所垄断,是功利主义一元化的天下。即使在当代,社会竞争日益激烈,学历是个人在社会竞争中的关键性筹码,功利主义的原则并无太大的改变。功利主义教育体系里,考试成功与否被视为最高目标,学生品德、知识结构、思维方式、个人兴趣培养统统都要让位于考试。在这种功利主义一元化的教育体系里,课本英雄生活狗熊、校园骄子社会弱智的各种高分低能的怪胎学生就大批出笼了。

  在功利主义弥漫的社会,那些追求自我独立、个性自由、不愿受传统教育束缚的学生则往往会被视为另类,会遭到白眼甚至封杀。

  人类社会存在一天,功利主义就会横行一天,因为社会作为人类的存在的组织方式和群体存在形式,必然会涉及到资源分配问题,会有一系列的资源分配原则。尤其在集权政治和权力经济体系里,分配原则往往是简单的和粗线条的,这给功利主义教育提供了肥沃土壤。人也更容易被功利主义所异化。

  生活在这个功利主义盛行的世界,保持一份清醒的头脑,不被功利主义所异化,保持健康的人格和正常的思维方式,可能是我们人生获得真正乐趣的前提之一。好在,我们这个世界正日益向多元化方向演进,人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也呈多元化态势,人们有更大的选择空间。

  刘海洋是可悲的,刘海洋的母亲也是可悲的,黑熊是可悲的,我们教育机制更是可悲的。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刘海洋,功利主义教育的怪胎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