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支柱:生命的价值等于一枚硬币?

  2002年3 月13日中国儿童画报第1 版《一枚硬币》(作者:孟庆喜)一文写道:一个小学生冒着生命危险从车轮下抢出了一枚一毛钱硬币,因为他不愿让车轮压过上面的国徽,于是赢得了警察的敬礼和路人钦佩的目光。

  这则报道真让人百感交集。

  我想车轮下抢硬币可能是某个贫穷的孩子所为,事后被那些习惯于造假的人拔高了。几十年来我们中国大陆的道德教育中一直充斥着种种虚假的东西,如今我们的政工干部已经意识到这种东西无法用来欺骗成人,只能用来骗骗无知而天真的孩子了。而孩子们一旦通过自己的经验认识到这一切不过是假的,他们心目中一切神圣的东西将荡然无存,他们在不知不觉便学会了通过说谎、舞弊来为自己谋取私利。一个孩子第一次“抢救国徽”虽然是成年人替他编出来的,但第二次“抢救国徽”或类似的故事就无须别人代劳了——他自己就可以编。

  就算真正是为了不让国徽被车轮压着罢,成人也应该告诉孩子这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不是勇敢的行为。如果车轮下的硬币值得抢出来,那么货币回笼的时候熔炉中的硬币是不是也同样该鼓励孩子们去把它们抢出来?那上面不是也有国徽吗?这样一来,那些回收旧硬币熔铸新硬币的人岂非成了亵渎国徽的罪犯?如果认为维护一枚硬币上的国徽的不被破坏值得孩子以生命去冒险,那么把将不小心把硬币掉在茅坑里的人判他个十年八年有期徒刑,也就顺理成章了。

  培养国民的爱国心靠的是对国民的生命、自由与财产的诊视,不是靠图腾崇拜与语言禁忌。美国人可以在大街上焚烧国旗,以表示他们对政府某些行为的抗议;但9-11事件后美国民众所表现出的爱国热情,似乎一点也不在中国人之下,十有八九还更真实!

  “抢救国徽”所反映出的图腾崇拜和语言禁忌,还是文字狱的心理基础。2000年5 月1 日实施的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人民币管理条例》中就有污损人民币罚款的规定。人家弄坏自己的东西,使不出去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罚款呢?一个人把自己的衣服、桌子之类弄脏了要不要罚款?没有明确表达出来的真正理由是:人民币上有领袖像!

  前不久倒霉的名演员赵薇,也是因为不小心冒犯了大众的这种图腾崇拜心理,被送进了道德监狱。其实不要说她裙子上的图案只是像日本二战军旗,就是是日本军旗又如何呢?她完全可以解释成她蔑视日本军旗,认为它只配用来当遮羞布——裙子和裤子的功能之一不就是遮羞吗?关于“鲁迅酒”的争论也反映出同样的图腾崇拜或语言禁忌心理。凭这种可以做多种解释的语言或图腾从道德上搞垮人家,跟凭“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定人的罪在逻辑上不是一脉相承的吗?还是当年孙中山先生想得开,那么多中山路,他却没有抗议:你们这些人怎么能忘恩负义,把我踩在脚下?!

  图腾崇拜搞到鼓励儿童车轮下抢硬币,则是对儿童生命的漠视,毫无疑问是一种道德上的犯罪。而这并不是唯一的例子,我们用过的小学语文课本上不是有刘胡兰的故事与刘文学的故事么?老师不是要求我们学习他们的好榜样么?所不同的仅仅在于过去主要是为了某种疯狂的理想鼓励孩子们去送命(可见“超限战”并非是“说不派”的新发明),而现在主要是为了自己的私利鼓励孩子们去送命。

  杨曾宪先生曾经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少年人精神可嘉,成年人道德可疑》。据他的统计,少年人舍己救人绝大部分都是人没救成功,反把自己的小命丢了;因此他主张提倡少年儿童报信救人,而不是舍己救不了人。他说:” 一个少年仅仅报了个信而救上几条人命来,这哪有渲染一个少年不会游泳而如何奋不顾身等等的报道来得更激动人心啊!而没有这样的” 英雄” 诞生,地方或单位又怎能被荣誉聚焦啊!因此,我认为,应谴责的不是别的,恰恰是这背后那些成年人可疑的道德动机。”

  而这一次,被鼓励的还不是不理智的舍己救人,而是为了一枚硬币!

  所幸终于看到了一则相反的新闻:广东省政府3 月19日下午召开森林防火和植树造林工作电视电话会议,重申严禁动员老弱病残孕及中小学生参加灭火。

  作者:杨支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生命的价值等于一枚硬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