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当今世界的主要冲突,如果从宗教角度讲,就是宗教冲突,或者说是不同宗教文明冲突。不管你承认与否,事实就是如此。9.11对美国的恐怖主义袭击,就是一场“圣战”,是以神的名义进行的战争。美国极其盟国对阿富汗塔里班和基地组织的战争,虽然没有打着“十字军”的旗号,但是恐怕很少人不相信这场战争与宗教冲突无关。小布什开始不小心就讲出:“这次十字军东征,这场对恐怖主义的战争将是一场长期的战争。”尽管后来赶快进行纠正,谁能相信他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但是可以肯定,历史上的欧洲基督徒对伊斯兰教徒的“十字军东征”对布什和所有的基督教徒都是影响深刻的,许多伊斯兰教徒心里有着历史耻辱的烙印。

  伊斯兰教徒的耻辱不仅来源于历史上的宗教战争,更令伊斯兰教徒不安的是世界科学技术和经济发展的宗教差异性。就像真主的伟大一样,凡是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真主都给予了地下的黑色金子——石油,石油的主要产地大都在伊斯兰教国家;但是,在基督徒看来,上帝的伟大在于凡是信奉基督教的国家,大都是科学和经济发达的国家。美国和欧洲主宰着这个地球上的经济和政治,而美国和欧洲(绝大部分)都是基督教国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常常利用中东伊斯兰教国家与犹太夙敌以色列的仇恨,煽动战争和恐怖主义袭击,鼓吹“圣战”。美国和欧洲国家为了自身的利益,一直站在以色列一边,被占领领土标志着伊斯兰教徒的耻辱。半个多世纪的与以色列的战争,也没有使以色列归还那些被占领领土,特别是圣城耶路撒冷仍然在异教徒手中。

  从历届诺贝尔降获奖名单中可以发现,一百年来,世界的科学进步几乎完全集中在西方。如果从宗教角度看,获得物理学奖、化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人不仅主要是来自于欧美,而且很显然绝大部分是信奉上帝的基督教徒(包括此范围内的宗教——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当然还有犹太教徒。伊斯兰世界唯一的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是阿布杜斯? 萨拉姆(Abdus Salam )。他是巴基斯坦伊斯兰教徒,与美国科学家格拉肖、温伯格一起因提出亚原子粒子的弱作用和电磁作用的统一理论而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在这里顺便插上一段,在诺贝尔的遗嘱中,科学奖的排列顺序首先是物理学奖,其次是化学奖,再次是生理学或医学奖。在斯德哥尔摩颁奖典礼时,物理学奖总是被先授予。如果获奖的物理学家已婚,他的妻子将有幸被瑞典国王挽着手走进宴会厅。当时萨拉姆把两个妻子都带到了瑞典,引起外交礼节问题,实际上就是宗教文明冲突的表现。伊斯兰教的一夫多妻制度,不是制度问题,是宗教规定。天主教规定的一夫一妻制已经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接受,如中国的一夫一妻多妾制早已废除,现在实行的一夫一妻制是接受了西方基督教的规定,且已形成中国人共同接受的婚姻形式。但谁都知道,伊斯兰世界坚持自己的一夫多妻制度,似乎我们也没有权利对此说三道四。

  一百年来荣获诺贝尔奖包括和平奖和文学奖,我认为都是公正的,没有宗教歧视或种族歧视。尤其是科学奖,那都是实实在在的真东西。中国籍的中国人至今还没有人获得过诺贝尔奖项(達賴喇麻算不算中国籍人?),但是有众多华裔获奖也让中国人感到宽慰。

  从历届诺贝尔科学奖获奖名单看,可以得出下列结论:

  第一,从地域划分来说,西方对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贡献是主要的,荣获诺贝尔科学奖的大都是西方人;

  第二,从宗教角度看,世界科学技术的进步主要在基督教和犹太教信仰区域内,荣获诺贝尔科学奖的大都是基督教徒或犹太教徒;

  第三,从经济发达程度看,西方富裕的国家能够产生更多的世界顶尖科学家,但是要说明,日本在地域上是东方国家,经济上算是西方国家(如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但是科学上与欧美比较还是落后。

  第四,从世界政治划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盛产诺贝尔奖科学家,其次是西欧和俄国,亚洲、非洲和南美洲属于科学发展落后区域(第三世界国家),世界级的科学家在这里虽然也有时光辉,但没有灿烂;

  第五,从历史文化悠久来看,与古希腊古埃及不同,现代中国和现代印度就是古代中国和古代印度,是世界上历史文化最悠久的国家。但是最悠久历史的国家是科学最不发达的国家,而美国这样的历史最短暂的国家(二百年)则是科学最发达的国家;伊斯兰教的历史虽然只有1400年,但伊斯兰教国家的形成依然是她的发源地中东和除了欧洲以外的临近国家,也可以说是历史悠久的纯粹伊斯兰教国家。

  第六,从文字上看,字母世界代表了科学发达的世界,字母世界产生诺贝尔科学家,而象形文字世界则是科学落后的世界。

  第七,从社会制度来看,民主宪政国家盛产科学家,专制独裁国家几乎没有世界顶级科学家(前苏联例外)。伊斯兰教国家大都是专制国家,亚洲、非洲大都是专制国家,尽管在亚洲、非洲已经出现了许多民主国家,但姗姗来迟的民主制度只能在经济发展上立竿见影,在科学发展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上面所说是至今为止的观察,从长久发展眼光看就不一定都正确。

  还有一点上面没有表白,从诺贝尔科学奖项名单看,肤色的区别,白种人科学家最多,占有绝大多数比例,黄种人其次,黑种人没有。我声明我没有种族歧视观念,但我不得不列出事实,必须尊重和承认现实,我只是说截止目前的世界科学发展状况的事实。

  伊斯兰教学者常常引以为豪的是伊斯兰教曾经在历史上创造了科学发达的辉煌历史,曾经与基督教国家在科学发展上并驾齐驱。他们抱怨,伊斯兰教科学和经济发展的落后是由于“十字军东侵”和蒙古的西侵,两面夹击造成伊斯兰科学文明的衰退。这当然是历史原因,也是事实。但是如果从中国和印度来看,就无法做出这样的抱怨。中国和印度几千年的文明,决不是因为西方的入侵,反而如果说中国和印度有了今天的发展,还应该感谢西方的入侵。如果没有西方的入侵,中国人也许还留着辫子、小脚、太监等传统习俗,政治上还是在封建朝代更迭中。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兴起,表明了伊斯兰世界中的宗教怨恨化成了一种对西方、对异教徒的仇恨。与东方国家不同的是,东方国家没有去怨恨西方,本来也没有传统的宗教对立,也没有长期领土占领的屈辱,所以东方亚洲国家都在努力发展自己的经济和科学技术,以日本、中国、韩国为代表的东亚国家,已经在发展壮大之中。西方发达国家也不敢小觑,尤其是美国对中国的发展显示出的忧虑。由于中国和亚洲没有战争,国家和人民得以休养生息,得以埋头发展经济。而伊斯兰教国家就不同,与西方国家,与以色列,与兄弟的伊斯兰教国家,都一直在战争和冲突中,这种战争和冲突维系着伊斯兰国家的君主或专制独裁体制。可以肯定说,为数不多的亚洲专制国家将在不长的时期内转变为民主国家,而世界上最后的专制国家将存在于伊斯兰教国家中。

  如果伊斯兰教国家没有那些宗教冲突,如果他们埋头发展经济,伊斯兰世界一定可以重铸伊斯兰科学文明。现实和历史都无法改变,我们期待的世界永久的和平,期待着不同宗教间的谅解和宽容。宗教间的和平共处,应该是世界研究的重大课题。

作者电子邮件: (zhaodg@hotmail.com)   2002年3 月18日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