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舟:论八大矛盾

  病者,折磨身心,害己害人也。近来信息渐丰,民智渐开,故有可能对积极寻找改进方法的共产党进行较全面的义诊。现知其有八大矛盾病因。兹列于下。

  病一:马克思的意外

  一种主义理论必须不悖逆自然规律,退可自圆其说,进可长久令人追求。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所代表的共产主义为例,每个人能力有差,需求有异。承认存在这些错综複杂的差异,则共产主义社会仍是一个纷扰不断的寻常社会,决不是人类最高理想境界(这与用什么工具,骑马还是坐飞机,无关)。若否认差异的存在,则共产主义作为一个独立理想社会体系,只能存在于两三种状态中。一是神仙状态,不食烟火也能随心所欲。二是低级动物状态,如海中鱼群,条条无异,各尽所游,大海提供无限虾虫资源供其所需;三是全民皆兵或全民皆囚的状态。

  修路失之毫厘,尚谬之千里。作为大国大党指导思想,有如此重大的失误,实际工作自然举步唯艰,漏洞百出。明了这一缺陷,就不难理解所有尝试共产主义的区域都曾将百姓生活一致化,思想一致化。也有助于解释该主义为何在许多地区被放弃。

  差异是人类进步的源泉之一。一旦所有人都在精神和物质上“克隆”得一模一样,甚至不分雌雄,其结果只能是在停滞中毁灭。在更广泛的领域,人类正是基于此理保护生物多样性。

  袪病参考:

  实事求是,或者下功夫研究,改正理论缺陷。使其能在可以预见的时间内符合已知的自然规律。或将其转化为宗教,不涉世务,专慰人心对神妙境界之向往。若无力无暇从事改正转化,不妨郑重放弃之,终止其误国误民。实践证明,有没有高深的主义与社会是否发达,与政党是否获得人民支持并无关系。而一种有致命缺陷的主义将阻碍社会发展,阻碍政党持续获得人民支持。

  病二:階級存在的自然属性

  人类的生存发展依赖广义资源(如食物,能源,信息,环境,教育,爱情,健康,时间,权力,机会,创造力等等)。馬列主義所关注的生产资料是其中一部份狭义资源。

  人类的差异性决定人与人之间不可能也不需要均分广义资源,且从来不存在绝对公平的价格体系和保障体系,总是有得有失。总是存在着广义剥削,存在不同的利益团体,阶层和階級以及地区保护和地区垄断。对这样一种自然现象只能调节而无法消除。

  革命和暴力镇压是一种极端的调节方法,其结果之一是在形式上置换了階級的符号,如地主的一些功能转移给村支书,资本家的一些功能转移给工厂,银行的党委书记,且无法阻止广义剥削以其它意想不到的形式存在。如个人独裁,权钱交易,裙带特权,欺压百姓,弄虚做假等等。

  在武装争夺政权时期,分化激化階級对立是一个有效谋略。分不清敌我,如何刺刀见红?敌对政权可以从肉体上消灭,但階級是无法从肉体上消灭的。

  袪病参考:

  承认对事物的认识是可以深化且应当深化。承认階級不可人为消灭的事实,并不违背初衷。把精力放在如何调节階級矛盾上面,放在如何规避階級的消极方面,发扬其积极方面。例如尽量方便个体进行階級转换,刻苦勤劳者上昇階級,吃父祖老本者下降階級。

  病三:私有制误区

  据恩格斯等哲学家论证,私有制起源于家庭。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共产主义要消灭私有制,消灭家庭。

  那么家庭起源于什么?保护人类繁衍发展的生物需要是家庭的主要起源。在此我们要认定下述行为是自然合理的。即在危机关头,绝大多数正常人都会首先冒死抢救亲生子女,而不是首先冒死抢救其性伴侣与其他人所生的子女。(在此并不排除,而且敬佩曾经发生的若干主动大义灭亲行为)。亲人家庭的这样一种自然属性赋予私有制相当的生物自然属性。只有当绝大多数正常人都不首先冒死抢救亲生子女时,才有可能彻底消灭家庭乃至私有制。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那样一种社会并不值得研究和追求。

  在一些发达地区如美国,与家庭无关的性行为和单亲家庭已经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如青少年高犯罪率。而按照马克思理论,既然这些单亲家庭的子女衣食无懮且有免费教育,本应该是社会的典范。实践让我们不得不承认任何理论包括马克思理论都必须服从人类发展已知或未知的的生物,心理等自然规律。

  如同公有制会导致一些罪恶一样,私有制也会导致一些罪恶。在有证据的人类历史中,私有制和非私有制(公有制,共有制,国有制等)从来都是共存的。谁也不能完全取代谁。从广义资源来看,垄断权力,机会,新闻对社会造成的损害,不一定比垄断土地,矿山所造成的损害轻。

  袪病参考:

  私有制不是万恶之源,否则在解放战争中共产党的私有制政策- 分田地岂不丧尽民心吗?

  子女财产遇险有人冒死救的所有制,比没有人冒死救的所有制好一些。全面了解私有制以后,可以通过税收,社会福利,反垄断法规等限制某种所有制的消极方面,而不必要盲目的,恐惧性的,无效的排斥或扼杀。也不必对此事关国计民生的大问题半推半就,模棱两可。

  病四:枪桿子误区

  按照枪口对内的思路,“枪桿子里面出政权”只讲对了一半,另一半是“枪桿子里面毁政权”。中外历史上马上得天下,马上治天下,马上失天下的例子不胜枚举。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过份迷信枪桿子,难免玩火自焚。

  在共产党内部的重大政治斗争中,都是文件未动,兵马先行。既然有党指挥枪之名,就难免枪指挥党,指挥人民之实。养兵者,人民之血汗税赋也。军人之真正使命和荣誉在于能守边拓土,岂在于能毙老幼妇女,文弱书生于闹市之中?真军人者,宁可抗命成仁,决不苟且伤民。历史一贯向此真军人致敬。

  几十年前的党军制度,实源于国民党北伐战争中的做法。在和平时期,习惯性地,明显的,或间接的把国防力量当成极少数人维持地位的砝码,不亚于饮鸩止渴。从今以后的统帅都没有丝毫克敌致胜的资历以服众,续以枪桿子为靠山,如履薄冰。

  袪病参考:

  放虎归山比骑虎难下稳妥。军党脱钩,长治久安。按枪口对外的思路,中华民族或许还有恢复一些生存空间的机会;三军将士或许还有名垂青史的机会。

  病五:代表性与先进性的矛盾

  拉萨的羊倌如何代表酒泉的飞船工程师?一个政党如果能保持在如此巨大的跨度里兼具代表性和先进性,只有几种状态可以操作。一是只代表其基本需求,如吃住等。这样一来,照顾了代表性,牺牲了先进性。二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三是一边到和一刀切,结果常是即缺乏代表性又缺乏先进性。

  一个人,一个企业如果什么都做,最终是门门通,样样松,难以生存。一个政党倘允许内部派别公开,或许可勉强兼顾代表性和先进性。否则最终是难以为继。先不说十四亿人这个天文数字,理顺自身已经是世界罕见的大课题。例如内部六千万党员怎么代表?谁是先进的?

  袪病参考:

  或重新明确定位。或允许内部派别公开存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即便只代表落后地区三亿贫困人口,也有持久竞争力,也能有执政权。

  病六:任官无规

  治理大国,吏治十分重要。或科举,或比武,或选举,或遗传,总之要有一个让大家可以预见的,明确的,较少争议的规则的存在和实施。这层道理,绝不深奥。但令人惊讶的是共产党在长达八十多年的充裕时间里,居然没有建立这样一套规则。几十年来,如同在没有红绿灯的交通要道上行车,有功者不赏,媚上者发达。上上下下,无人不有几分怨气,多少人为赌一口气轻则跳槽下海,远走他乡,重则鱼死网破,同归于尽。难怪常有人“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公平的规则没有,必然有消极的,隐蔽的规矩在那里鼓励汰优机制,鼓励栽赃拆台术,阳奉阴违术,装傻充楞术,养寇自重术,争功诿过术,口蜜腹剑术,借刀杀人术或卧薪尝胆术。

  任官无规导致任人唯亲;导致现任官员心生异志,导致即将离任者的“59岁”行为;导致内部互相陷害;导致天下人心疏离;最终是政务荒废,百姓受罪。

  像现在这样,跨行业,跨地区,跨党政系统来回调动穿插,提拔那些由组织部门内部认可的干部。谁也难专心做几件实事。做事只能依靠那些升迁无望,缺乏靠山但长时间了解实情的人,这些人怎么可能全心全意?也不应该指望他们全心全意。

  袪病参考:

  或仿古以科举取士,或效洋以选票定夺。或主官民选,辅官科举,适当推荐任命。有没有“红绿灯”是想不想长治久安的本质区别之一。

  病七:自绝于传统

  中国共产党的一个根源是“五四”运动。“五四”本身爱国无疑,但有两个重大后果。一是引进了马克思主义,另一个是打倒与当时的落后并无直接联系的“孔家店”。

  共产党自以为掌握了人类终极真理,凌架于传统文化之上。且以不间断的政治斗争磨炼人心。殊不知,一个健康的心理素质如诚信,仁爱是社会正常发展的基石。

  事实也证明,共产主义因其本质缺陷等原因,不能在和平环境中长期地做为人的精神支柱。人性中失去了淳朴仁厚的基础,狡诈,贪婪,邪恶则趁虚而入。人心不古,祸莫大焉。具体来说,商品经济的基础之一就是信用。一旦形成了视信义为愚蠢的风气,则无法杜绝假话,假货,假药,假文凭,假论文,假裁判,假统计;更无法预防一座座随时坍塌的“豆腐渣”桥樑,楼厦。

  袪病参考:

  在精神领域驱除马列斗争哲学,恢复正统,借鉴世界儒学市场经济的经验,重建民族精神文明。

  病八:言行分裂,冬衣夏穿

  相比之下,中国共产党同共产主义的联系远比苏东共产党同共产主义的联系松散得多。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领袖们的伟大之处在于,清醒看出共产国际的欧洲工业社会之油很难用于中国农业社会之水。为此花费近十年时间创造了新的思想体系。并冠以“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相结合”的产物,以此团结当时党内尖锐对立的各派别。仔细读毛泽东选集可以发现,里面很少引用马列,绝大部份是中国历史上争取民心,夺取天下的经验加以逻辑系统化,并深入浅出地用白话文描述。毛泽东使用的调查研究- 具体分析- 综合抽象的方法也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独有的,而是西方近代科学的基本方法之一。马克思主义毫无疑问是站在被压迫者立场上的,但在战争时期,几乎所有人都是先具备了这种立场,然后才加入共产党的。并不必须通过学习或结合马克思主义之后才建立这种革命立场。一项学理的真理性应该与地点和时间无关。例如鲜少有“墨西哥特色物理学”或“越南特色逻辑学”。

  这样一种相当牵强的油水“结合”的名份本来可以在建国以后正本清源。当时是美国大使留在南京等待解放军,而苏联大使却跟国民党去广州了。建国初期的党政文件中没有极左的蛛丝马迹。不幸接踵而至的惨烈的朝鲜战争把毛泽东父子推向精神和肉体的极端。世界形成两大阵营,新中国变成牺牲品,不得不一边倒。这是毛泽东的重大失算。当时如果不介入朝鲜战争,最坏的结果是苏军继续驻军东北与美军抗衡。这虽然有损新中国尊严,但远没有一边倒向苏联可怕。

  佔地不可怕,佔心最可怕。在国际国内複杂形势的挤压下,共产党从此向极左的方向迅猛狂奔,一日千里。本来取得了政权如同严冬已过,应该脱下棉衣,这时反而再多穿几件皮袄。最后甚至把连苏共都认为行不通的精神废物全盘接受,与苏共论战。不在皮袄外再包几层铁皮不罢休。一招棋错,毛泽东也如虎落平阳,自觉不自觉地将错就错下去,造成一系列史无前例的灾难。严格来说,金日成应付一定罪责。

  直到国家临近崩溃,才由鄧小平花费十几年时间在实务领域敲掉几块铁皮,起死回生。理论宣传领域的特点是与实务领域有必要的距离。但十几年来,极左的倾向没有得到改正,棉衣皮袄甚至部份铁皮依然如故。一个百唱不厌的拿手好戏就是将一切历史都围绕证明共产党或其当朝领导人的伟大,光荣,正确来进行编篡。

  如果共产党果真如汉高受命于天,大可不必如此。(从战术看,三年战胜国民党有相当的偶然性。如果没有粟裕斗胆力阻毛泽东的“经济”战法,即把战火烧到江南国统区,减少对解放区的破坏,缓解接近极限的后勤压力。那么西南有杜聿明,白崇禧,胡宗南的百万主力,东北有麦克阿瑟追歼金日成的二战精锐,真替毛泽东捏把汗。粟裕无意中立此扭转乾坤之神功,竟抑郁以终。)

  平心而论,解放战争,类似楚汉之争。可歌可泣,但当时没有多少人知道什么是共产主义,烈士们更绝不应被曲解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牺牲。绝大部份烈士是为了保护共产党分给的土地而上战场的。(这些土地却在几年后,作为实现共产主义的第一步,作为一边倒向苏联的恶果,被刚刚掌握政权的中国共产党收走,用于组织最终导致飢荒的合作社运动。如此耍弄百姓,失信于民,甚于项羽坑秦降卒二十万。)

  隐恶造善,美化,神化的恶果之一是使百姓对共产党抱有超常的期待,对其失误由有异常的愤慨。由此衍生出许多不必要的冲突和对立以及逆反心理。事实上,不少对共产党的指责是基于共产党应该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宣传印象。

  袪病参考: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难成。根据已知的病症认真厘清到底馬列主義对中国革命和建设起过什么不可替代,不可缺少的积极和消极作用。哪些应该放在研究所继续探讨,哪些应该束之高阁。

  不管曾经在千年不遇的严冬里穿过任何先进的或不合身的冬衣,现在时过境迁,必须彻底清除生鏽铁皮,脱掉生虫皮袄和发霉棉衣。才能焕发青春。

  结语

  共产党此八病因由来以久,导致自觉自愿为共产党牺牲个人利益的党员越来越少,与共产党进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游击战的百姓越来越多。根除病因,需要董存瑞般的勇气。八害若除,可避免我们这辆十四亿乘客的超载大车因润滑不足,零件失灵或驾驶技术不良而出意外。若共产党讳疾忌医,不除八害,则其不啻盲人瞎马,势如垒卵。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生活水平和教育水平的提高,人民对执政党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同时也越来越能看清那些以前很难看清的事情。为百姓,子孙计,请大家一起想办法。

  揭示马克思,共产党的缺失与评价其历史地位无关。其病因在当时或有合理性,偶然性,盲目性,幼稚性,谋略性,局限性或是迫不得已,飢不择食。在苦难深重的年代里,任何给揭竿而起的革命者以精神支持的理论和主义都值得后人尊敬。而面对一切暴政昏君腐败谎言,无钱无势又走投无路的老百姓永远是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如果说一百多年前“无产階級階級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那么今天,共产党只有解救自己,才能继续推进中国。

作者电子邮件:meetsea@163.net

1998 年1 月初稿,2002年4 月定稿于长安

  作者:济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论八大矛盾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