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对美外交的一些思索

  对美外交是中国政府的外交活动的重心,也是全国人民都极为关心的问题。因为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人民与中国政府的根本利益是高度一致的。很多人尤其是匿名的网友对中国政府现行的对美政策有很多慷慨激昂之词。不管这些激烈的言词有无事实根据,应该明确指出,我国在外交权力格局中的真实战略处境与我国外交的战略意图以及外交政策的成败得失,对于决策者来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非局外人所能完全体会与明了。囿于传统,我国未能在国内形成一种对外交政策进行公共辩论的良好氛围,决策圈外的不知情的公众出现理解乃至情绪上的某些偏差也是意料之中的,应该可以理解。

  总而言之,对于我国的外交政策,所有分歧较大的意见无非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古人有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其实我们这些业余爱国人士即便是站在外交斗争的庐山之外,所见也是一望了无边际,满眼云遮雾绕,也未必真的能够看清楚那些生死攸关的利害关系。书生谈兵,书生论外交,难免食古食洋两不化,忽左忽右掉东西,就把这些不清不楚的见解写出来,以就教方家吧。出于爱国的一片赤诚,爝火以增日月之明,掬水以添江河之流,纵使无益,亦觉安心了。

  中国外交的战略目标是什么

  在当前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下,如果不发生世界大战,中国的战略地位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那么这就意味着中国还将是一个崛起的大国,而不可能成为统治世界的一极。当然,即便不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中国的大国地位与大国能量还是一个客观存在。任凭美国人如何压制破坏,中国的处境也不会坏到哪里去。比现在更为艰难的局面我们都挺过来了。归根结底,中国是一个人口与土地大国,历史连续而久远,物产丰富,文化辉煌,中国如果不能制人,亦能追求不为人所制的战略态势。即便台湾不回归,中国大陆也能凭借着土地、人口与资源以及相关的巨大的经济潜力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世界大国。

  中国在现阶段的外交战略目标应该是追求某种相对自由的战略处境,视国家利益分别与不同的国家保持不同的关系,遏制霸权国家的胡作非为,以此促进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将天下大势导致有利于我的局面。因此,在特定的时期与条件下与美国合作是为了捍卫国家利益。同样的道理,在这些条件都已经变化了的情况下与美国进行抗争也是为了捍卫国家利益。对于中国来说,所谓的大局就是维护本民族的生存与本国家的利益,除此之外,都是虚幻。

  某些人士只愿意与美国加强友好合作,看不到外交上的强硬态度与报复的决心与意志才是合作的坚实基础,更是一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的对话。中国的实力与份量是一个客观存在,别的国家尤其是美国不可能视而不见。又怎么可能真正地韬光养晦,让他国出头?再说,有有谁会去出头?尤其是仅仅为了中国而出头?

  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是中国的最佳合作的对象,中美合作是中国外交的大局。因为中国与美国合作,可以从美国获得最大的利益。孤立地与静止地看,这是正确的。可是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的合作并不能够算计当前的利益,还应该考虑到这样的合作会带来什么后果。中美合作的结果就是美国的相对优势越来越大。而且,并不只是中国这么想跟美国合作,希望和美国合作,得到美国的特殊有待的国家太多了,中国拿什么与这些国家去竞争?而且,中国有求于美国,而美国无求于中国,这种态势本身就说明中国的外交政策受制于人。这种处境就是一个大国极力要避免的。

  欧洲各国与日本与美国有着比中美之间更为密切的政治经济关系甚至还有共同种族与文化渊源。俄国与美国的关系建立在核威慑的现实基础上,有充分的讨价还价的余地。只有中国,既没有制约美国的杀手锏,领土台湾还被美国扶植的台獨势力控制。国家利益的底线还可以退到什么地方去?再说,仅凭美国干涉中国内政与破坏中国的统一一条,就可以断定美国是中国最大的战略敌人。不管我们跟它做了多少生意,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中美之间能否形成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

  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与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因此只要美国不主动挑衅,中国尽量与之保持一种非敌对的关系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是否能够形成中美之间互惠互利的关系则大有疑问。对于国家来说,共同的利害关系在于共同战略处境,地缘政治与经济利害关系方面无直接冲突,在宗教、意识形态和文化等方面的高度一致,尤其是在政治军事方面的高度合作的态度,不在于某些不切实际的良好愿望。至于所谓的互利互惠的经济利益关系要仔细全面地衡量,不能只简单地考虑当前的经济利益。

  国与国之间进行贸易的唯一好处就在于使两国间有密切的关系,不至于因为一些小的矛盾就大动干戈,仅此而已。但是,如果我国的某些产业从别国的市场上获得了垄断性的好处,那么这种好处也是相互的,因为别的国家卸除了相应的商品生产所必需的经济组织,这种组织的存在与高效运转是要花费极高的经济与政治成本的,从比较优势的角度来分析,这对于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因此,我国出口某种产品,对方国家卸除某些产业,这也是互相利用与互相示惠,并非仅仅有利于我国。

  另一方面,如果我国在这种对外的经济关系中获得了不对等的利益,那么从本国的经济长远的安全运转的角度来分析这就未必是什么长远的好处,更可能是那个自愿受损失的国家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计谋,是为了造成我国对其市场的依赖态势,以便在关键时刻进行要挟。实际上这种要挟时刻都在进行,已经给我国的经济尤其是某些行业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

  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说,在经济、金融与市场上受制于人,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一个不甘人下的国家,归根结底只能自己的一切只能够依靠自己,如果有他人的帮助,那么这是份外之福,不应该视为长期的保证。避免长久地依赖他人,这样才有国家行动的自由。对于中国来说,如果不想永远处于受制于人的状态,就只有将这些经济命脉牢牢地把握在自己的手中,以依靠国内市场为主才是可靠的。

  全世界经济格局的与中美经济交往的真相是非常残酷的:这个世界太小,美国所占有的财富与耗费的资源太大,并且美国拒绝使本国占有的财富下降到与其真实的贡献相等的份额。市场是有限的,资源也是有限的。而中国正在高速发展经济,总有一天它要与中国全面冲突,除非中国永远处于不发达的积弱积贫的局面。因此,美国人根本就不会对中国加以容忍,他们将对中国无所不用其极。直至中国彻底丧失向美国霸权挑战的能力。

  是否能避免中美之间的冲突

  美国人对于自己的国家利益与本民族的长远生存是看得极为清楚的,中国的逐渐强大即便不是以牺牲美国为代价,对于美国来说也是相对的衰落,因为又多了一个强大的制约的因素,外交权力结构将发生不利于美国的变化。美国统治集团将丧失现在游刃有余的某些经济掠夺、政治压迫与外交欺骗的好处。

  美国作为一个最强大的国家,中国在潜力上最强大的国家,它们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怎么可能韬光养晦?别的国家又怎么可能被这些表面的现象所迷惑?欧美国家在外交传统上都是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与现实主义者,关注的是实力而非意图。另外它们都是一些恃强凌弱的国家,决不会将什么兴灭国,继绝世的仁义道德放在心上。即便有某些国家心存此念,但是由于实力不济,也不会产生决定性的后果。中国的这种和为贵,以大局为重的外交政治哲学,可谓是阳春白雪,和者甚寡。

  美国是新教国家,根本不可能接受中国那种扶弱抑强,有饭大家吃的不竞争与不计较的传统文化,他们崇尚的是抛弃怜悯,消灭弱者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我国著名的战略家何新先生指出“美国人是一个金融资产階級的民族,是一个信奉强者哲学,信奉弱肉强食哲学的民族。美国人从不同情弱者,从不怜悯弱者。只崇拜强者与成功者,这是美国文化的基本原则之一。美国立国以来,其全部外交史,是一部只与强者谈判交友,而不断凌侮弱者、失败者的历史。”如果中国只希望跟美国搞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程度,希望美国人在酒酣耳热之后,一时糊涂答应中国收回台湾,这种情况绝不可能出现。

  中国如果要收复台湾必将面临着与美国的军事冲突。中国加入WTO 组织,指望在经济上的吸纳力来不战而屈人之兵,使台湾当局丧失抗拒统一的意志,减少回归的阻力,这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是却没有什么保证。因为美国经济的吸纳能力比中国大多了,它有足够的能力与理由来搞破坏。实质上,台湾就是美国老虎的口中食与身上皮,虎口夺食,与虎谋皮,岂有不遭虎噬之理?

  现在美国的战略意图是极为明显的。就是抓住台湾、西藏与人权以及其他热点问题不放手,要彻底压制中国成为世界大国的可能性,防止中国对美国霸权的颠覆。中国为了使美国消除这种疑虑,不得不韬光养晦,忍辱负重,以使得美国放弃对中国的敌对的态度。但是这种态度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而且,一个这么庞大的国家,既然自己立不起来,就不要指望别人来为自己出头。

  在去年四月份的中美军机事件中,没有一个国家出来主动坚决地支持中国,很说明问题,因为既然中国对自己的国家利益都倾向于采取忍辱负重的态度,那么,别的国家为什么要对此投入感情与精力?搞不好是要得罪美国的,万一美国集中火力来进行报复,中国又是袖手旁观,实在是得不偿失,因此在外交局势以及中国的态度明朗之前不宜轻举妄动。

  意识形态冲突是表面现象

  所谓的意识形态冲突其实只是表面现象,意识形态一贯是为国家利益尤其是统治階級的利益服务的。即便是在中美两国的意识形态极为走极端的七十年代,都没能阻止尼克松到北京访问,以及中美两国正式建交。意识形态上的互相攻击的双方都是只看见他人眼里的刺,看不见自己眼里的梁木。进行意识形态大战的目的归根结底是要在意志上彻底控制竞争对手,意识形态宣传就是国家之间的神经毒气战,直接打击甚至摧毁对手的国家意志与民心所向。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就是最佳的结果。苏联的自我崩溃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根据这些教训,当然我们应该在意识形态上加强宣传,因为对手实质上是一刻都没有放松意识形态的灌输,因为意识形态的崩溃就意味着某个国家的政治社会制度的彻底倾覆。还因为意识形态主要是起干扰对手的作用,隐真示假,战略欺骗与迷惑是外交斗争中的必修课。道德外交可以进行宣传,以干扰别国对我国的战略行动,但是绝对不能付诸实践,其实美国一直就是这样行事的。也许将仁义道德施与那些对我国没有利害冲突的弱国是可以的,但是绝对不能施与最强大的霸权国家,这样的国家一向就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的。

  美国的打算就是,能够彻底摧毁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潜力是一个备用政策,是最坏的准备。能够将中国驯化为自觉的半殖民地国家,利用一帮代理人来为美国的利益服务是最好的战略,符合全国为上的金科玉律,这两种策略可以并行不悖,视其需要各有侧重。现阶段的战略目标是,紧紧抓住台湾、西藏与新疆问题,向中国施加压力,索取极高的代价,在华谋取特权。或者摧毁我国的国家组织,落实新人类李登辉的“七块论”。

  人际关系的原则是否能运用到国际关系中

  中国政府长期宣传所谓的互谅互让,互相尊重,维护某某大局,其实都是一些人际关系的经验。根据美国的外交界目前所遵照的思想流派的现状,这一派以杰斐逊为创始人的学说早就被束之高阁了。当年他们宣称,在私人关系内应遵守的道德,在国际关系内也同样应该遵守,但是就杰斐逊本人的外交与国内政治斗争的纪录来看,那些高调也是说给别人听的,自己根本就不打算付诸实践。至于那个自比为先知摩西,向全世界宣布与推行“十四戒”的威尔逊总统更是说假话、大话与空话的老手。现在,美国人推行对外政策时是以基辛格与布热津斯基的政治现实主义的外交学说为理论依据,在谋取霸权以及掠夺全世界各国的财富的时候更加赤裸裸地不加以掩饰。

  当然,这并不妨碍美国人对外宣传的时候把自己打扮得无比的正直纯洁,似乎一切都是为了抽象的原则与信念,其实就盎格鲁·萨克逊人的民族本性来说,最不在乎抽象的理论,最在乎实际的利益。他们这样煽情地进行表演无非是为了多找几个上当受骗的国家。至于以德报怨,感化敌人对于美国来说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在美国这个盎格鲁·萨克逊白人新教徒的祖国,是根本没有“报恩”这个词汇的。从美国的历史来看,它一向就是忘恩负义,见利忘义,对它的恩人印第安人与法国,对它的同文同种的最亲密的伙伴英国,对它的奴才蒋介石政府,对它的竞争对手与牺牲品德日两国,对它的殖民地拉丁美洲各国,都是以利用压榨为主,决不会良心发现,痛改前非。

  在“9 ·11”事件后,中国政府给予了美国最大的关心与体谅,但是美国政府毫不领情,反而诬陷中国政府与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关系密切,不同寻常,实在是恩将仇报,其实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必将那些人际关系上的原则放在心上的。国家就是魔鬼,这就是西方文化史与外交史的结论!

  不使用联盟外交的手段又该如何捍卫国家利益

  中国跟西方国家阵营有矛盾。但是西方阵营并不是铁板一块,应该利用以及加大敌对阵营的矛盾,区别对待,以减少霸权国家对我国的威胁。我们并不是要绝对主张中国一定要去结盟,一定要去称霸,实质上任何外交战略的目的都是为了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国家利益一点也不容忽视,要用任何可能的手段来维护包括结盟与不结盟,称霸与不称霸的政策手段。从这个角度出发,可以将结盟与不结盟,称霸与不称霸作为策略的运用,而非僵死的原则。从我国的国家利益出发,当然应该反对别的国家针对中国进行结盟,反对任何一个国家称霸从而危及中国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另外以现实的国家利益作为外交指针有很大的好处。一方面可使对手们有所忌惮,另一方面也可以增加对手的战略判断难度,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之?

  另一方面,从外交斗争的欺诈性的本质出发,当然可以不提倡结盟,可以不公开反美,外交关系讲究的是实质利益而非形式。一切实质上的外交行动都应该是指向这一点。其实所谓的外交斗争就是为了国家利益而撒谎欺骗,为了捍卫与追求国家利益可以公布任何他国愿意接受的言论,但是所做出的行动总是有限的,严格地限制在国家利益许可的范围之内。以此类推,我国政府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忏悔二战的罪孽,向受害国人民道歉。其实这也没有什么用处,因为日本作为亚洲首富的实力丝毫未受损害,它照样拥有追求作为军事政治大国的潜力。

  中国外交并不仅仅是中美关系

  我们并不应该一味地反对与美国合作,但是这种合作应该是有利于我国最终能够摆脱美国的压制与控制,或者两国联合反对某个共同的敌人或者世界的霸主,只有这样才是明智现实的。问题是,美国就是这个世界的霸主,中国只有抵抗住美国的压力,其他各国才会认为中国真正具有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与鲜明的国家意志。才会愿意与中国进行战略合作。因为对美国不满,希望倾覆它的霸权的国家并不只有中国一个国家。如果中国一味地对美软弱与妥协,其他各国也许会认为中国厚此薄彼,一碗水端不平,恐怕也会心生异志吧?象某些国家步美国的后尘,向台湾出售武器,其实照他们的本来愿望,也未必愿意做出这样的下策,之所以这样不顾一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对美国的软弱退让给其他国家发出了错误的信息。象美国对台湾出售武器就成了例行的公式,美国人实得其利,但是又不必在台湾问题上承担任何义务,实在是无本万利。其他国家也许会愤愤不平,自觉受到了歧视。

  中国如果公然宣称中美关系最重要,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是例外。其他国家不得仿效,那么就会带来极坏的影响,其他国家就会认为自己的想象中有极大可能实现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总有一天他们会寻求报复的。而且,中国一旦在台湾问题上与美国发生严重冲突时,休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帮助,恐怕还要幸灾乐祸,火上浇油。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肯坐视他们的利益被忽视或者被损害,肯定要采取实质性的行动来为现实或想象中受到的侮辱与歧视而报复。杀鸡给猴子的政策是没有实质性的影响力的,因为没有任何国家会认为本国无足轻重,就象没有人会心甘情愿承认自己是小人物一样。中国政府应该杀猴子给鸡看,这样才会产生足够有效的威慑力。

  十九世纪中法战争之所以爆发,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法国人认为他们在中国受到了歧视,清政府似乎没有一碗水端平,对英国、俄国做出了重大的让步,对法国的让步比较少,因此寻求报复,这种愤愤不平的心态也是近年来法国不顾一切向台湾出售军舰和战斗机的真正原因。其实几个公报根本没有什么现实中的限制作用,如果中国政府采取断然措施,以制止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别的国家就不会仿效。收回台湾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困难的大问题,再加上美国人向它出售了这么多的先进武器,进一步增加了收回的难度。

  实际上,台湾问题在全球战略上是小问题,倾覆美国的霸权才是根本的问题,要在美国的霸权没有倾覆的前提下收复台湾就免不了要与美国打一仗,要是直接倾覆美国的霸权,这一仗就可以免了。以圆滑的外交手段建立一个反美的广泛联盟,至少也可以在外交上跟其它国家联合采取行动,让美国人顾此失彼。现在我国跟其它任何国家都缺乏战略合作,这种良好的态势是不会自动来临的。

  如果中国政府采取短期的手段,没有一个明确的、长期的外交计划,穷于应付,只求太平无事,这样将导致美国的地位更加突出与不可动摇。如果中国一心与美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指望比其美国与其它任何国家更密切的关系。这纯粹是短期行为,其它国家哪有这么单纯,他们与美国有更深的联系,更容易结成同盟来对付中国,更易于将中国当作牺牲品。

  当然我们也有一些客观原因,如台湾尚未回归,西藏、新疆与内蒙古地区是隐患,经济与社会状况欠佳不允许我们四面出击,与美国全面对抗。我们可以利用的战略伙伴,如日本、欧洲与俄国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并不如美国那样十全十美。与它们结盟固然是互相利用与互相帮助,但是其中的难度过大,容易被人挑拨离间而反目成仇。但是,强调客观原因,进行收敛性的处理,并不符合国家利益的标准。与弱者结盟的好处就在于不会被对手所制约,国际竞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能战方能言和,没有这种意志与勇气,对手将步步紧逼,最终我国将丧失一切外交活动的空间。

  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少用一些高档用品或者精密技术,其实并不会导致灭亡,因为,对我国的封锁并不一定有利于那些妄图封锁的国家。就象拿破仑的大陆封锁政策并没有将英国的经济置于死地,因为法国的工业生产能力不能够满足欧洲大陆全部的需要,现在美国的生产能力并没有达到能够满足全世界的程度。我们完全可以与其它的国家加强经济联系,以孤立和削弱美国。

  如果在关键的国家利益上,优柔寡断,将导致彻底的败亡。这个世界上归根结底就是生存竞争,你死我活,如果我们要发挥兼善天下的热情,至少要等到中国成为天下第一强国才可以这么做。这个世界上的最强国是美国,只有美国才负有这样的道德义务,其它的国家不必如此多情了。美国在全世界积极推行WTO 框架与机制的根本目的就是削弱民族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作用。这与中国的发展战略背道而驰,削弱国家的作用,中国将陷入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政治动乱中。这在中国的历史上已经得到多次验证了。

  去年发生的“9 ·11”事件其实什么都不可能改变,改变不了人性,改变不了利害关系,改变不了权力结构。无非是给了美国人一个借口,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来对他国的内政进行干涉。这其实是人权高于主权论的合理延伸,并没有什么新鲜之处。中国要打击国内的分裂势力,也不必乞灵于反恐怖主义的大旗,诉诸国家统一的理念就可以了。如果连这点意志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反对霸权主义?中国政府希望表现出与美国同仇敌忾的情绪,美国统治集团哪会那么容易动感情?

  只有坚决的斗争才能够捍卫国家利益

  中国外交空间其实越来越小,利用西方国家内部的矛盾虽然理论上有这种可能性,但是其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它们之间虽然有矛盾,但是也在互相通气,结成统一战线防止中国来挑拨离间,分而治之。中国如果不愿意结成传统意义上的联盟,以消灭某一国的霸权为宗旨,是不可能争取到真正的盟友的。

  在外交斗争中,一切以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为主,任何国家只要与我国有共同的利益,即有可能为潜在的盟友,一旦丧失这种共同的利益,盟友就是敌人。历史经验证明,在国家利益上进行坚决激烈的斗争既是针对敌人与对手,也是针对潜在的盟友的。首先坚决的态度与强硬的手段使得心怀恶意的对手有所畏惧和忌惮,不敢撕破脸皮,把坏事做绝。其次,捍卫自己利益的不屈不挠的作风使得愿意帮助的潜在的盟友认为与之合作是有价值的,在关键时刻是可以帮得上忙的。

  美国是我国的头号敌人,就因为它最具有损害中国利益的能力。不过我们不应该就凭这一点便对它格外优待。这样会使得它更加趾高气扬,认为自己的威慑与无赖政策获得了实际利益。使它的这种无赖的习惯更加不可改变。相反仅凭这一点就应该视它为头号敌人。只有当它被剥夺或被解除这种能力时,它才可以从头号敌人的名单中下移,换上其它对我国最具威胁的国家。

  所谓的不称霸的承诺在国际外交斗争中是毫无价值。因为他国并不是以某个国家的承诺来决定自己的对外政策,而是以某个国家本身所具备的实力来决定的。这样中国所做出的承诺难免会被他人理解为战略欺骗与战略迷惑。何况对于某些小人之国来说,中国的承诺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理解。象日本人甚至干脆就认为这是为了今后以更好的方式来谋取全球至少是亚洲霸权的缓兵之计。对于精明、冷酷与势利的盎格鲁·萨克逊人来说,对中国政府的任何声明都不为所动,它们只看重中国政府的实质性的行动,而且当中国政府的行动证实了相应的声明时,它们却不以为满足,而是更进一步地关注到中国的本身的实力与发展潜力了。

  在国际社会中没有也不应该有一个超国家的政治权威与道德权威。如果某个国家僭越了这种权利,这就是一个霸权国家。因此对于中国来说,还不如天下大乱来得好。天下大乱对中国固然不利,但是对美国有最大的不利。在这个世界上,“有权力者便有权利,弱者只能勉励顺应强者之见。”国际关系不是人际关系,外交斗争不是请客吃饭,不是走亲访友,不是做官样文章,甚至也不是报仇雪恨。而是要利用一切资源与使用一切手段来争取本国家与本民族的生存机会与光明前途。

  国际竞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为了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这是外交斗争中的唯一指针与最高的法律。有此足矣!至于那些虚情假意的表演,有时间与精力,逢场作戏也未尝不可。但是一旦国家利益因此遭受到了损害,马上就要毫不犹豫地将其抛弃。中国政府应该象当年“光荣孤立”的英国统治集团一样,坚决以自我为中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势力,对一切意识形态都抱一种事不干己的绝对免疫的态度。既不反对结盟,也不赞成结盟,既不赞成输出革命,也不反对输出革命,对任何国家都不作明确的表态与明确的承诺,一切以国家利益为最高标准。以十九世纪德国伟大的战略家俾斯麦的外交方略作为指针,对任何意识形态都持一种绝对的免疫的态度,与其它国家结成复杂的联盟关系,防止其它国家联合起来损害中国的利益。

  中国的本质是什么,中国人民到底有什么愿望,那些精明势利的强盗兼骗子们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它们视其国家利益的需要,一会儿宣传中国无用论。一会儿宣扬中国威胁论,总而言之,就是不把中国放在眼里,根本不理睬它的善意的表示。就是将中国人视为非人,根本就谈不上什么人权与平等。而所谓的人权攻势只是他们手中的一件得心应手的战略工具罢了。

  韬光养晦作为外交斗争的策略,本无可厚非。但是,何必公开去提倡,说与不说,我们都应该以国家利益为标准。只有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才可以作为公开的政策,具体的策略应该在掌握在心中,不要政策条文化,不能给人以倾向性,甚至被人抓住了把柄。各种外交策略之间的转化不应该露出破绽。当然,即便露出了破绽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以国家利益为挡箭牌足矣。

  这个世界上,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自己的利益就要自己来捍卫,为国家利益而斗争就是最高的道德标准。如果为此发生了什么战争,那也是美国人的过错,谁叫它的存在压迫与窒息了其它的国家。我国外交斗争的本质是在为国家的统一、世界的和平与各国间的均势而努力,必将在根本上维护人类的自由与世界的和平。中国人民并非好战的人民,但是,中国政府为了国家的独立自由、民族的生存、发展与繁荣,万不得已时,是必须通过战争来捍卫自己的利益的!为了摧毁霸权,争取每个民族与每个国家的自由,人类必将为此付出恰如其分的代价!

  从全部的人类历史、从世界的本原、从哲学的高度来观察分析每一个时代的权力结构与利害关系,就会得出以下的结论:不管对立的双方持何种信仰,进行何种宣传,实际上弱者道之用,反者道之动,自由女神与正义女神是永远站在弱势者的一边的!任何一个弱势的民族、任何一个弱势的国家,以生存的意志、战斗的勇气与必胜的信念投入到以弱抗强与扶弱制强的伟大斗争中去,这就是捍卫人类的自由的必然途径,同时这种奋斗的状态也就是自由本身了!一切在逆境与黑暗中不屈不挠、坚持抗争的民族,最后必定将看到由弱转强的胜利的曙光!

  如果我们能够在这种最为不利的情况下能够坚持下去,那么在这种最不利的处境与最有利的处境之间的空间与缓冲,这就是我们为我们伟大的祖国所争取的自由行动的空间,所谓的自由主义的真谛就在于此吧!对于中华民族与中国文明这个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的民族与最悠久的文明来说,只要不屈不挠地坚持斗争,那么我们必将看到前途无限光明!必将赢得最后的胜利!

  完成于2002年一至三月间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对美外交的一些思索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