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辉:为美国的“世界警察”行为辩护

  美国“世界警察”行为“蛮横”与否?“正义”与否?是一个必须讲清楚的问题。作者认为,整个世界进入一个相对和平、稳定和发展的较长时期,与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的存在及所做所为不无关系。

  一谈及美国的“世界警察”行为,一些人感到义愤和不平。去年的九一一事件,一些中国人之所以表现出一种普遍的幸灾乐祸,其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人愤愤然于美国“蛮横”的“世界警察”行为。

  其实,美国“世界警察”行为“蛮横”与否?“正义”与否?这确实是一个不值得讨论的常识问题,但这又是一个必须回应和讲清楚的问题。

  首先,我们来看看在一些人眼里最能够体现美国“霸道”的“世界警察”行为的波斯湾战争。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波斯湾战争,固然是“世界警察”行为,但我以为更是“见义勇为”的壮士行为。

  对恐怖分子应以暴制暴

  警察有俸禄,谁给美国发俸禄?科威特这样的弱小国家在遭到伊拉克这样的流氓国家强暴之时,美国不出面管,谁管?科威特又没有什么求救电话可打。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联合国等国际社会规劝伊拉克从科威特撤出的所有一切努力都统统归于失败的情况下,此时我们还在这里谈论什么要尽量采取“和平”的和“政治”的手段解决波斯湾危机,这不是在自欺欺人吗?

  就像去年的九一一事件,一些人摆出一副貌似正义的嘴脸大谈美国对恐怖分子不能以暴制暴,同样是在自欺欺人、荒唐而又可笑。正如对杀人如麻的流氓,你能说不应该出动全副武装的特警以暴制暴吗?美国最后把萨达姆从科威特赶出,同美国把希特勒从欧洲大陆赶出,有什么两样?

  三、四十年代侵略别国的希特勒理所当然地遭到了报应,90年代公然挑战世界和平的萨达姆更应该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波斯湾战争的正义性就像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正义性一样,丝毫不容置疑。而美国自去年年底进行的阿富汗反恐战争,同样被许多“正义”人士指责为非正义的侵略战争。然而,战争并没有像那些“正义”人士所预料的那样会给阿富汗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战争反而将阿富汗人民从塔利班黑暗的、灾难深重的中世纪暴政统治中解救出来。撇开阿富汗战争反恐的正义性不说,光凭这一点,美国出师阿富汗的正义性就不容置疑。

  美国的介入带来和平曙光

  我们再来看看声讨美国“世界警察”行为时没有提及过的波黑战争。南斯拉夫解体后,波黑不久即陷入了内战。

  战争伊始,美国并没有进行干预,懒得去管。因为波黑生灵的涂炭,与远在大洋彼岸美国人富足而又优裕的生活确实没有丝毫的干系。介入得不好,还会落得个“世界警察”的骂名。

  但当波黑战争愈演愈烈并给波黑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时候,但当波黑战争的结束变得遥遥无期,并对欧洲的和平带来严重威胁的时候,美国才不得不下决心介入。可见,美国人在富裕的同时并没有泯灭正义和良知。而一旦美国介入,硝烟弥漫的波黑上空即刻露出了和平的曙光。

  1995年11月21日,在美国的积极干预下,时任波黑共和国总统的伊泽特贝戈维奇、克罗地亚共和国总统图季曼以及南斯拉夫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领导人在美国俄亥俄州的代顿草签了和平协议,这就是著名的给波黑带来和平的《代顿协议》。

  《代顿协议》的签署,使持续三年半的波黑战火终于得以平息。之后爆发的科索沃事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之所以及时干预并干预得如此坚决,就是吸取了波黑战争时没有及时干预而导致了战争愈演愈烈并长达近四年的灾难性结局。

  没有美国的干预,波黑战争的结束是一件不可想像的事情。正是在国际社会对波黑战争的结束普遍失去信心和耐心的情况下,美国人出面并成功地遏制了战争。

  2001年6 月20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美国代顿的空军基地接受了一枚迟来的奖章——“代顿和平奖”,这是对他六年前为推动“代顿和平协议”签署所作努力的肯定。这一奖项与其说是属于克林顿一人,还不如说它属于整个英雄的美国以及美国人民。

  至于年代久远却与本区域关系很近的朝鲜战争,美国卷入其中并充当“世界警察”的行为是不是也具有正义性呢?其实,我们无需去争论究竟是金日成还是李承晚发动了这场战争,仅从朝鲜90年代以来因饥饿而死亡的人数高达240 万至300 万(占朝鲜总人口的10%-15% )这一令人震惊和恐怖的数字来看,就没有理由怀疑美国卷入朝鲜战争的正义性。因为,它至少使38度线以南的韩国人民免于極權制度的统治。更何况,由于美国的干预,韩国在战后创造了经济高速增长而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的奇迹。

  “世界警察”有什么不好?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美国,韩国的三星电器能够走遍世界吗?韩国能够比中国举办奥运会整整早20年吗?韩国人民的生活能够如此美满而富足吗?

  与此相反的是,由于苏联的插手和军事干预,波兰、匈牙利等东欧国家的人民被迫生活在極權统治之下而痛苦不堪。

  历史进入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当苏联的军事干预已不可能(这要归功于戈尔巴乔夫),东欧原社會主義国家普遍放弃了極權体制而选择了民主政体。难怪有人说,战后跟着美国走的都强大,这叫顺之者昌,亚洲“四小龙”是典型。但逆之者不一定亡。战后跟着苏联走的都衰弱,这叫顺之者衰。东欧、古巴、朝鲜、越南等国是典型。总之,不管人们怎样大骂和谴责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美国“标榜”的民主、自由、人权毕竟代表了人类发展的进步方向。

  其实,“世界警察”有什么不好?在地球还没有走出丛林时代的今天,世界需要警察。

  当然,人们可能又会说,纵使世界存在着不平和不公,也轮不到美国来说三道四、到处插手,这个世界还有联合国呢!此话谬矣!联合国本身并不能行事,联合国只能通过书面决议,联合国决议的最终执行也必须通过具体的一个一个的成员国来实施。比如,联合国制裁伊拉克,联合国本身并不能制裁,联合国只能通过美国、英国、法国、中国、俄罗斯等具体的一个一个的国家制裁伊拉克。

  波斯湾战争、朝鲜战争以及波斯湾战争结束后美国至今仍维持对伊拉克的制裁,不正是美国对联合国决议的认真履行吗?

  其实,联合国这一国际机构的创立,也正是美国对人类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联合国的前身国际联盟,正是在美国第28任总统威尔逊的积极倡导下建立起来的。实际上,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充当“世界警察”的责任和义务。只不过美国作为一个最强大和最具公信力的国家,更有资格和能力充当“世界警察”,以维持世界必要的秩序和平衡世界最基本的正义。

  我一直认为“世界警察”这一头衔,是冠在美利坚合众国头上的崇高荣誉。警察是专抓小偷、专抓坏人的,只有小偷、流氓和不按规则办事的无赖才惧怕警察。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总的来说,整个世界进入一个相对和平、稳定和发展的较长时期,这与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的存在及所做所为不无关系。

  作者是中国南华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

  2002年5 月4 日

  作者:齐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为美国的“世界警察”行为辩护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08日 星期三 @ 16:41:42

    1

    ××的,是不是美国指使你这样替“它”说话啊!
    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廉耻呢!
    试问你是一个中国人吗…我看你×××不像!
    是JB教授…
    操××的!
    你等着中国人干死你吧!操!

    回复

    游客 在 五月 23rd, 2008 14:37:25 回复:

    你的名字就叫××吗?要不你对××这么感兴趣,我看你还是操猪合适。
    因为你除了××连人话都不会说,母猪和你真相配。

  2. 游客 说:,

    2008年05月22日 星期四 @ 15:39:44

    2

    理性的说,如果美国是一个弱国,还会出来一个某某国出来当警察的。但是某某国未必能是一个好的世界警察!!!

    回复

  3.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07月05日 星期六 @ 23:26:50

    3

    在中国少有高调挺美国的,还是在2002年,勇气佩服.

    回复

  4. yghxx 说:,

    2008年07月22日 星期二 @ 10:07:16

    4

    世界需要一个警察,美国愿意当,当然小偷和强盗不喜欢也正常,对待世界警察的态度就知道谁是正人君子,谁是小偷强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