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池晨报:二十岁农民告状,在牢中被割了舌头

  去年12月11日,年仅20岁的农民李绿松,突然被传唤进了山西省岚县公安局。

  李绿松之所以有“嫌疑”而被传唤,很大程度上与他三天两头地为村建小学资金去向问题四处上访告状有关,而直接原因是前一天夜里岚县县委、县政府、县政协和县教育局大门的四块牌匾不翼而飞,挂牌处还留下了标语。

  13天后,生命垂危的李绿松被送入岚县人民医院抢救。骨瘦如柴、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然后随后的另一发现, 则彻底地把他们惊呆了—李绿松的舌头少了一截。

  为五年未建成的校舍奔走上访

  站在该村小学惟一一座校舍—三间旧土坯房前, 笔者了解到李绿松不停地上访、反映村小学校舍建设问题的原因。

  据了解,该村教室历史已几十年,实属危房。小学由于学生太多,教室太小,从去年开始,30多名二、三年级的学生已被安排在村会计家的一间仓库里上课。村民三年集资近5万元。但5间新教室仍因种种原因尚在建设之中。

  从1998年开始,李绿松不断地写信向乡里、县里、地区、省里反映情况,呼吁尽快解决裴家庄村新教室的建设问题。

  舌头在刑拘期间断残了

  李绿松坚持不懈地上访,很快引起了一些人的反感。

  “在1999年12月前10天, 我去县委办公室上访,被办公室的领导—一个长脸矮个、一个圆脸中等个子的人连踢带打,把我赶了出来……” (摘自李绿松的控诉书)上访受辱,倔强的李绿松心有不甘。于是,“12月10日上午我去了东村,想再去县委上访,可是怕县委领导再打,我就在街上一家商店买了一瓶红颜料准备在县委墙上写标语,结果人多,我怕他们把我抓起来……下午我又去了东村,趁天刚黑,眼前没人,先在县委后在教育局墙上,用手指头蘸着颜料,把牌子推斜,写上了‘清除腐败,清除贪官’等字……”(摘自李绿松的控诉书)1999年12月11日,岚县公安局立案侦察此事。在分析案情时,有人提供了一条线索:裴家庄村的李绿松经常告状,而且标语字迹与上访材料中的字迹相似。

  12月12日,岚县公安局对李绿松实施了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妨碍公务”。李绿松在自己的《控诉书》里如此写道–“到了公安局,好几个人一边审问一边打,用木棍、电棒打我的头部、背部、胳膊,打得我昏过去几次,然后又用水泼醒我,这些人我都不认识。晚上我就没有离开那个地方。第二天(12日),又有几个人,我也不认识。他们一边审问,一边用木棍、电棒、脚和手打,把我打昏过去几次。我被水泼醒过来后,我喊着要吃要喝,杨××说:‘老子让你永远不能唾和骂,于是找钳子刀子撬我的嘴,因我不张嘴,他们就用电棒把我打昏。当我醒来后,我嘴疼得无法忍受,不能说话,舌头割掉了半截,鼻子上还被割了一刀……”

  “断舌案”引起各界关注

  2000年元月9日, 李绿松因生命垂危被送入医院急救。17天后,李父接到通知,前去医院领人。

  乍见儿子,李存德腿一下子软了。“当时的李绿松可以说是奄奄一息。不能吃、 不能喝,更不能说话,身上大小伤口 30余处。脚后跟的外伤最重,皮肉黑黑的像烧焦的土豆。而且,口腔满是脓血,舌头短了一截。这哪是让我领人,是让我领死人。”

  李父告诉笔者, 出事前,李绿松体重150斤;出事后,儿子体重只剩下50多公斤。“他们说我儿子在监狱里绝食。舌头断了一截,你让他怎么吃啊?”

  1月14日,李父以刑讯逼供、致人伤残将岚县公安局告至县检察院。

  第二天,在检察院的协调下,县公安局给李绿松取保候审,并转送至吕梁地区荣军医院。

  据了解,直到目前为止,丢失的四块牌子也未能找到,也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证实是李绿松所为。

原载[滇池晨报]

  作者:滇池晨报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二十岁农民告状,在牢中被割了舌头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