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剑:人有阶级性,但更有超阶级性

  文革期间,社会上曾对超階級的人性论进行过批判,那时人小,加上过了这么许久,也具体想不起当时的论据是什么,大概不外乎“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階級的烙印”吧。现在我们国家和外部世界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看得多、想得多后,越加觉得人的超階級性尚有生存余地的。

  人是有階級性的。人的階級性说穿了就是人们经济地位和经济利益的分类。虽然人际的这种差异会长存于人类社会,但真正将之分类对立、并号召通过階級斗争来谋取人类幸福的理论仅是从十八世纪法国大革命时才得肇生,至今不过二百来年历史。值得沉思的是,法国大革命二百多年以来,階級斗争学说并没有成为这些发达国家谋幸福的主流学说(仅作为一个流派而存在)。相反,階級学说经过马克思主义吸收并系统化以后,却在一些不发达国家盛况一时。这是需要重视的。虽说眼下階級斗争学说不行时了,这些国家甚至明文表示不存在階級斗争,但階級斗争观念作为一种文化形式,仍在主导着一些人的思维。

  在中国,階級学说是很对传统文化的口味的,最投契的就是那种看得见、摸得着,人人都少不了的经济实利,最有缘的就是为这些利益去与人对立、与人斗争。“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当官发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传统的这些箴言警句,不论在正统,还在民间,似乎都在强化着某种狭私的实利价值观念。由此出发,便少不了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由此看世,倒尽都是对立利用,波谲云诡了。长期生存在这样的氛围中,如若有点“超越”的想法,就很难被人理解,感到你太迂,甚至怀疑你有更“歪”的心肠(山中无直树,世上无直人),即是至亲也未能免。我有个朋友,才华出众存高志。下放临招工前,有位知青专到他家,要求他让出入团指标,他欣然答应。客人走后,躺在床上的父亲就骂他是“红漆马桶”。对此,我既有同感也深为共鸣。

  那么,究竟怎样才能认识清楚階級学说的过时性呢?我想,与人的階級性对应,要通过人的超階級性来看,可能是个更好的基本视角。我的观点是:人有階級性,但人更有超階級性,且随着时代的进步,后者将更为重要。

  1 、人不仅是经济人,更是社会人,并向完整的人发展。階級性着意于狭隘的经济角度,这是很受局限的。一方面,人既是生物,人又是最高级的生物,这种“高级”就体现在人不仅需要经济条件而“活着”,人还要思想,还要为了一定目的而“生活”。贾宝玉不满足“金作马”的奢华,却钟情那奇缘之爱。裴多菲甚至可以抛弃生命和爱情来追求自由。这都是显例。实际上,马斯洛关于人的需求层次理论已科学地揭示了这种超经济性(超階級性)的普遍人性。另方面,社会的迅速进步,“剩余经济”的出现,人们生活的提高,民主政治的推广,为人的超经济性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2 、人的思想主要由超階級的因素影响形成,这个因素就是人所受到的教育。而这个教育是广义的教育,他包括受教育者感官所能接(感)触到的外界一切知识及事物,它们当然是超階級性的。从这个视角出发,才能较好解释过来很多革命者却不是“革命階級”中人的现象,反过来看,事实上革命階級中又曾出现过许多“反革命者”。由此推开,具体到某个人的政治主张、行动特点来看,是不能既定地用某个階級来事先把他统在其中的。人的行为由其思想指使,并不会由其所处的階級指使。

  3 、人的階級性没有表征好坏判断,人的超階級性才体现了好坏判断。人的階級性仅仅指出了人们一定经济地位的差异,只是一种经济上多少的客观描述(我们以这种单一的标准其实还可以对社会人群作出很多类型划分,比如高矮、胖瘦、壮弱、愚智等等),它并没有揭示出人作用于社会的功效优劣或好坏。人的社会功效优劣好坏是由其人的思想、由其思想指使行为造成的社会效果来决定的。

  階級斗争学说对中国的罹害

  1 、强化狭隘的人际利益观。传统文化有个核心的封建糟粕,即缺乏对人之主体精神的最终关怀,将人限制在狭隘的眼前(经济)利益范畴。階級学说与之沆瀣一气,促人短视、偏视,以一种时髦理论强化了中国人狭隘的价值观念,其最直接的恶果之一就是桎梏了中国人自身的全面发展。

  2 、助长“窝里斗”的劣习。斗争是与博爱对立的。階級斗争在和平建设时期的现实自然离不开“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意境,斗争无上,则有手段无择,这无疑与中国人“窝里斗”的积习一拍即合。我甚至怀疑,现今国人性情深处那种漠视诚信、奚落诚信、丧失诚信的思想根源就在这里。

  3 、僵化政治改革的理念。当前,中国改革的关键在政治改革,而政治改革的关键又在党的改革。但如若按照階級斗争学说的逻辑,党的階級性是无可更改或否认的,这就使党的改革永远无法走上实事求是的科学道路。事实上,从国内看,现在的党已不是某个階級的党;从世界看,现代的政党也不都是代表某个階級利益的。

  4 、恶化国际关系。这里争议肯定极大。階級学说里狭隘的人际利益观用诸于世,就免不了对什么事都有那么些“鸡肠小肚”,当然,我们常常会把他称作战略或策略(只是我们似乎并不很清楚究竟得到和失去了什么)。这使得我们总难得那么理直气壮、光明磊落……

  5 、酝酿“新一轮”内乱。讲階級斗争学说,就必须讲对立面,就必须讲斗争。而这种对立,往往是很粗糙的階級(人群)性对立,这种斗争,最终的逻辑结局也脱不开“推翻一个階級的暴烈的行动”。实际上,在当前改革受阻,流弊丛生之际,很多人正在依据階級学说,有意无意地将整个领导阶层敌对化……它将给中国带来什么?他能给中国带来什么?我希望诸君考虑有加。

  作者:宝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人有阶级性,但更有超阶级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