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不寐:为网吧的权利辩护

  2002年6 月16日北京一网吧发生火灾。官方媒体报道说:是日凌晨2时40分左右,北京海淀区学院路20号院内的一家蓝极速网吧发生火灾,火灾造成24人死亡,13人受伤。警方调查的结论是:这场火灾是两名未成年人因泄私愤故意纵火所致。显然,这是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件,尽管其结果是悲剧性的。然而,生命悲剧之上一场政治闹剧同时上演了。

  北京市市长刘淇当天宣布,该日起,北京市所有网吧都要停业整顿。刘淇表示,北京今后不鼓励网吧的发展,不再审批开业证件,在整顿期间各部门重新修改管理法规。随后,这场整顿运动迅速推向全国。中新网北京6 月28日消息:文化部、公安部、信息产业部、国家工商总局今天下午共同宣布,从7 月1 日起,将联合开展“网吧”等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专项治理行动。此一行动将持续到8 月31日,为期两个月。期间要求各地一律停止审批新的“网吧”等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也不得审核批准先有“网吧”等增添或更新设备。

  蓝极速网吧火灾成了官方关闭整顿全国网吧的事实根据,官方封网的“补充理由”是,“据公安机关的统计,北京市现有的2400多家网吧,其中开业手续和证照不全的网吧约2200多家。”而这种现象在全国具有普遍性。“根据中国文化部的记录,目前中国有超过20万个网吧,但只有4 万6000个网吧依法登记。”

  如果说6-16惨案震惊世界,而随后北京政府的关网行动则让世界欲哭无泪——最大的悲剧是对悲剧的利用,遗憾的是,我们每次都是“祸不单行”的“双重悲剧”的见证人。

  一、政府凌驾于法律之上

  法律的道德原则是正义,而法律的逻辑原则是理性。北京政府的整顿行动不仅违反了法律的“自然正义”,也践踏了法律的逻辑理性,而这二者,无论是作为中国法律的粉饰性原则,还是规范性规定,都不同程度地予以了确认。易言之,北京政府因6-16惨案而采取的整顿关闭网吧是不正当的手段,这是政府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典型范例。

  网络的兴起在20世纪末实现了“公共领域”的革命性转型,这一技术进步被视为上帝对人类的恩典,只有最落后最保守的力量才对信息自由惊恐万状。毫无疑问,“网民的权利”是“市民权利”在当代的特别表现形式之一,它在法律上的正义性完全适用于启蒙时代以来的所有人权观念。换句话说,上网自由、组织网吧是公民的天赋人权。政府是为个人自由服务的,它的存在不是要限制上述自由,而是为上述自由的实现提供服务。在网络自由(包括上网自由和组织网吧自由)方面,管的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任何对信息交流的管制都是不合法的,也是对个人理性和个人责任的蔑视。在这种意义上,网吧的“市场准入”,或者说政府为网吧设置各种许可证制度,本身就是不符合法律正义的。而政府垄断许可证,不仅是意识形态的自卫要求,也是权力组织腐败的自利要求。我们的结论是,如果网吧的手续不全,出路是政府减少手续,而不是关闭网吧。换句话说,信息管制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与此相关的,根据新华社的消息,北京这家网吧发生事故的时候门锁着,窗户也都被铁护栏封住,起火后,网吧里面的人没有通道逃生。锁门的原因是业主担心警方突然检查。我以为,“警方突然检查”这种司法行为本身就是值得“检查”的。这种检查及检查的对象都缺乏充分的法律支持。在一定意义上,不仅是政府制定的许可证制度限制了中国网络的健康发展,也是政府的行政失范间接制造了这场悲剧。

  此外,所谓政府要帮助人们识别“有害信息”等等说词同样是荒谬可笑的,如果政府也是人组成的,我不知道凭什么“那些人”比我们“这些人”更有道德感和理性能力?走开,国家,我自己更能够也更愿意为自己负责。所谓网吧里的“不健康信息”,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判断——因为这种信息在办公室和家庭以更大规模在泛滥——我们是否因此应该消灭家庭和集体办公呢?

  这事实上涉及到了法律理性的问题。“不健康信息”是“偶性事件”,而信息自由是“普遍性事件”,而法律是以普遍性事件为对象的。或者说,网吧发生火灾是“偶性事件”,它仅仅是法律的对象,但不是法律本身,它是事件,不是规范。然而,北京通过“蓝极速”而株连全国网吧,就是把偶性事件上升为法律,这是一场对法律的谋杀。此外,仍有一定比例的“合法经营”的网吧,那关闭它们的法律根据何在?在关闭其间发生的经营成本(如房租、工资)由谁来承担?而此前政府又根据什么向它们征税,而征税后又向它们提供了怎样的服务?“市场经济”在这样一个简单的案例中就变成了赤裸裸的谎言——中国的民营企业什么时候能有安全感?权力的自私、独断和傲慢是市场经济的最大敌人。

  最后,在逻辑上证明这场违法运动的荒谬性是简单的。严格来说,蓝极速网吧也是这场悲剧的受害者,纵火犯和它没有任何联系。政府现在把受害人看成了犯罪人。更荒唐的是,所有网吧更和此案无涉。举例说来,我们不能因为某一餐馆发现了投毒案件而让全国人闭嘴,也不能因为发现某地方政府集体腐败而关闭全国的政府。那么,如此荒谬绝伦的举措是如何大行其道的呢?是来自政治愚蠢吗?不,它来自一种生存恐惧。易言之,这是“十六大综合症”的症状之一。

  二、关网锁国与“十六大综合症”

  90年代以来,“敏感时期”和“稳定压倒一切”一样成为中国政治生活中使用最频繁的词汇。同样可笑的,“敏感时期”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当然,最敏感的时期无疑是权力更替时期——我把“十六大”以前这一敏感时期里发生的权力体系一系列的政治自卫反应称为“十六大综合症”,这些症状包括对稳定的强调、通过运动“强化法制”、对领导人的吹捧、控制宣传、各种献礼工程——而封锁网络和关闭网吧,无疑是“十六大综合症”的症状之一而已。

  当然,威权国家在任何时候都对信息自由充满敌意,但权力继承危机是威权国家最大的政治危机(或顽症),因此在这样的一段时间里,无论是出于对权力的留恋还是对党内外反对派的警惕,或对政治动荡的担心,在政治上消灭一切杂音成为政治工作的“重中之重”——越是对权力继承或逾期保护缺乏自信,对信息的控制就越“坚决”。权力继承危机是不仅是意识形态危机,也是个人终身制的危机。这种双重的合法性危机产生了“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这种政治努力。

  我们先看看这则消息:

  中新社北京六月二十八日电 (记者朱大强) 中国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孙明山今天在这里强调,当前,各级公安机关要坚定不移地把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置于各项工作的首位。孙明山要求说,各级公安机关要严厉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敌对分子和“三股势力”的渗透、颠覆和破坏活动,进一步深化与“鍅耣功”邪教组织的斗争,积极预防、妥善处置由各种人民内部矛盾引起的群体性事件。要继续深入推进严打整治斗争,以打黑除恶为龙头,进一步加大对黑恶势力的打击力度,积极开展专项打击、整治行动,增强人民群众的安全感。要继续坚持打防结合、以防为主的方针,把治安防范和管理置于更加突出的位置,积极探索打防控一体化的工作机制,全面提高公安机关驾驭社会治安形势的能力。

  我们从这里不仅看到了中国“稳定”或“小康”的真相,也看到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政治焦虑。这种焦虑还不仅仅是恐惧,也包含这权力对盛典或礼仪的偏爱——“政治盛会”需要全社会的瞩目或回避,这也是皇权时代相关礼仪的继承,同时也是对现代極權主义某些政治仪式的模仿。

  不过,礼仪和控制在極權主义早期更具有进攻性,而在后極權主义时代则更具有象征性或自卫性。在这里,自慰压倒了论战,恐惧压倒了炫耀。同样,至少到目前为止,政治宣传对互联网的利用热情远远不如政治恐惧对互联网的敌意更强烈。

  不理解闭网锁国与“十六大综合症”之间的关系,就无法理解“蓝极速效应”。事实上在6 月份——完全可以称之为“黑色的六月”——中国的事故灾难又创了新高,但没有一起案件让官方如此重视。这说明了什么呢?

  这里的统计仍然是不完全的,但为什么官方媒体没有同样认真倾听这些哭声?

  首先是台湾空难压倒了中国大陆的空难——到现在为止中国民众仍然不知道大连空难的原因和处理结果。接下来的悲剧同样触目惊心:

  南方网讯6 月13日晚11时许,成都发生一女孩被卡车拖行近10米惨死的恶案。

  凤凰网六月十五日报道:暴雨引发的严重洪水灾害,已造成中国近三百人死亡及数百人失踪,数十万人无家可归,这场灾难目前还没在扩大。

  凤凰网16日消息,天津刘房子地区发生严重爆炸,伤亡不清。

  中新社北京21日电:鸡西“六·二○”特大矿难中已有一百一十一人遇难,四人下落不明。

  《华商报》23日报道,山西省繁峙县义兴寨一金矿矿井在6 月22日发生的爆炸事故,当局初步调一金矿至少有46人在日前一次事故中遇难,其中多数是陕西籍矿工。但矿方向上级汇报时称,仅有2 人死亡4 人受伤。

  羊城晚报6 月24日消息:廉江市安铺镇小百乐发廊发生特大火灾。至少有九人在火灾中丧生,十多人受伤。

  新华网石家庄6 月26日电(记者 王金涛)河北省蔚县由于山洪暴发引起的煤矿伤亡事故,至少造成26人死亡。

  中新网福州6 月30日消息:30日凌晨1 时左右,福建省安溪县剑斗镇后井村发生特大山体塌陷民房倒塌事故,死亡10人,其中有四川民工6 人,村民4 人;伤22人,其中重伤2 人。

  ……

  显然,根据北京政府的逻辑,上述任何一起案件都构成了“全国整顿”的理由,就象烟台海难、南昌幼儿园大火、南丹矿难等都构成“全国整顿”的理由一样。然而,政府只关心他们“该关心”的事情。问题在于,这种关心不仅侵犯了基本人权,违法了它自己公布并打算让全国人都遵守的法律,也向世界展示了一种合法性的贫困和政治精神病症。

  这种精神贫困当然不仅仅属于权力世界,整个社会以特有的犬儒参与了这场民族自侮。首先是象《南方周末》这样的媒体连篇累牍地为关网提供“网吧少年”这样的帮闲文章,其次是被关闭的网吧(全国至少20万个有理性、有知识的公民吧?)集体鸦雀无声——每天上网并自炫于网外群氓的知识精英们呢?世界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我正要为网吧的权利辩护的时候,总是想起了秦始皇活埋赵国降卒几十万于长平的场面——那地面上是万里无云的永恒寂静。我也想起一句这样的话:普鲁士专制制度是德国民族内心怯懦赢得的惩罚。

  (2002年7 月1 日星期一)

原载:不寐论坛http://www.mlfun.com/cgi-bin/bbs3000/bbs.cgi?id=200205230526

  作者:任不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为网吧的权利辩护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