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弦:日台关系暗流涌动

  在日台关系上,有三个问题是大陆最关心,也是能测试日台关系走向的风向标。一是李登辉访日问题,二是谁参加陈水扁的就职典礼问题,三是森喜朗对台湾的态度。

  台湾大选刚刚尘埃落定,日本政局紧接着发生急剧变化。森喜朗的上台对中日台关系是福是祸,殊难预料。但森喜朗的“知台派”作风与李登辉的访日已很快成为传媒的热点,再加上石原慎太郎的鹰式作风,都表明日台关系的暗流已经在台海涌动,并将持续发酵。

  在近来日本右翼为军国主义招魂的种种行动中,最令大陆不安的是其对台湾的“关切”。日本曾对台湾进行过半个世纪的殖民统治,其间,在台湾强制推行了“皇民化运动”,逼迫台湾人采用日本生活方式,讲日本话、吃日本饭、穿日式服装、用日本名字,想借此泯没台湾人的中国民族性,使台湾永远成为其对华侵略的后方基地。

  今天,一些日本人仍有着浓厚的“台湾情结”,妄图重温殖民旧梦,对台湾的觊觎几十年来从未放弃过。在政界,亲台势力活动频繁,一些重要政党的议员频频访台, 1997年还成立了300多人的“日台关系议员恳谈会”,囊括近半数日本国会议员;在思想界,右翼思潮抬头,对台獨的支持日益公开化,一些右翼人士和支持台獨者撰写回忆录等各种文章,美化甚至歌颂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司马辽太郎的《台湾纪行》堪称其代表之作。在舆论界,冷战后,日本媒体十分关注台湾的经济发展和民主化、本土化进程,对台湾的正面报道明显增加,导致日本普通民众对台湾的关心度和同情度有所升高。

  “日本情结”一代传一代

  而在台湾,“日本情结”似乎也是“薪火相传”。从李登辉到陈水扁,对日本都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李登辉的父亲曾是日据时期的警察,李本人也在京都大学读过书,在名古屋担任过日本陆军少尉军官,接受过“正统的日本式教育,当然也深受日本传统的影响”,并“沉迷日本文史哲”,因此,他多次表示出媚日丑态并不奇怪。

  而陈水扁虽然与日本渊源不深,但近几年却是越走越近。仅去年一年就去了日本三次,拜会了许多政坛的顶尖人物。此外,日本人是台獨运动事实上的渊薮,日本也曾是台獨运动大本营,对台獨运动曾给予各种方式的支持,与台獨势力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岛内台獨分子中的“日本情结”源远流长而“历久弥醇”。

  可以说,在日本的“台湾情结”和台湾的“日本情结”的合力之下,日本正一步步卷入台湾问题。这使得台湾问题在近年来的中日关系中逐渐浮上台面,并且被日益政治化,成为影响双边关系的一个越来越不容忽视的问题。

  日本为何偏爱台湾?

  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作为岛国的日本,控制了台湾,就等于获得了向中国和亚洲大陆扩张的跳板,借此之力,将很容易跨越海洋,走向大陆。

  历史上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就是以朝鲜半岛为桥头堡,以台湾为跳板的。此外,台湾扼日本南北航线之要冲,是其南下东南亚、西去欧洲的必经要道,日本每年在这条航线上的运输量达5亿吨左右, 其中包括其所需石油的90%和核燃料的100%。

  日本认为,台湾如果回归中国,就等于给日本人脖子上套上一条随时可以勒紧的绳索,随时可能受制于人。

  多年来,日本实质上已把中国看作对其安全的“潜在威胁”,虽一再表示不主张孤立或遏制中国,但日本却是“中国威胁论”的大力鼓吹者。在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之下,日本也将台湾看作是遏制中国的有力屏障,认为如台湾“独立或分治”,中国将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

  中国沿海地区缺乏纵深屏障,没有台湾,中国将无法真正走向海洋,必然削弱与日本竞争的力量,也一时难以就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与日本进行有力的讨价还价。

  此外,日本在台湾有重大的经济利益。1997年日本就已是台湾第二大贸易伙伴, 双边贸易额达407亿美元。日本也是台湾的最大外国投资者,累计已达80亿美元。 台湾的一些大企业几乎都与日本有深厚的关系, 有的甚至堪称为日本的“影子企业”。

  近年来,随着台湾经济实力的增长,台湾市场在日本对外贸易中的地位更加重要,日本长期保持对台贸易近百亿美元的顺差,使得日本企业界越来越重视台湾,并呼吁扩大日台经济关系。

  三个问题是试金石

  从目前看,在日台关系上有三个问题是大陆所最关心的,也是能测试日台关系走向的风向标。

  一是李登辉访日问题。大陆去年以来多次对此予以警告,而李登辉也曾三次试图踏上日本国土而未果。李下台后,这一问题很可能成为中日关系的“爆炸点”。

  二是谁参加陈水扁的就职典礼问题。陈水扁上台后,日本朝野各党已纷纷表示出与民进党建立关系的热情。民主党已开始讨论派国会议员代表团赴台与陈水扁会谈,自民党和自由党也表示愿意考虑出席陈的就职典礼。派谁去参加陈水扁的就职典礼将很大程度上显示出日本对日台关系的重视程度。

  三是森喜朗对台湾的态度。过去,森喜朗在日本是著名的“知台派”。他从担任自民党青年局长起就和台湾有交往,担任通产大臣期间也与台湾经济官员常有接触。

  1996年台湾大选期间,森喜朗亲往台湾观战,并与民进党领导人施明德会晤。但他的“台湾情结”有多深倒很难说,特别是他当上首相后,出于对中日关系大局的考虑, 自然会有所谨慎。4月初,他就两次会见了到日本访问的中共中央组织部长曾庆红,表示了亲中的姿态。

台湾问题的解决,因美国的介入,已经被迫拖了半个多世纪,如果再有日本因素的强势介入,那就成全了吕秀莲的意图:台湾问题会日益地区化、国际化、复杂化。如此一来,美日协调行动,合打“台湾牌”,台湾问题的解决更会难于上青天。所以,强力遏阻“台湾情结”与“日本情结”的合流应是当前大陆殊堪注意的问题。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韦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日台关系暗流涌动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