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安:生命无价

  凌晨三点钟,不知何故从睡梦中醒来。定神一想,有一件大事正在发生。于是翻身下床,脚步轻轻,来到书房,打开电脑,登录上网。太棒了,困在井下四天多的九名宾州煤矿工人全部获救!

  下面是这个自911事件之后涉及生命、牵动美国人心的又一大事的时间表:

  七月二十四日星期三

  晚上九时:宾州Somerset地方黑狐(Black Wolf)煤矿公司的魁溪(Quecreek)矿井发生透水事故。标记错误的图纸造成工人凿穿50年代废弃矿井的井壁,五到六千万加仑(19到23万立方米)水淹没了矿井。一部分矿工及时逃出,九名矿工被困在240英尺(约72米)深的井下。

  救援开始。抽水以减少矿工可能藏身的气穴处的压力;从地面向气穴钻一小孔,向下输入相当人体温度的空气,防止可能存活的矿工因窒息或低温(地下水温只有摄氏十度左右)而死亡。

  海军潜水员到达。因为过于危险,排除通过淹水的巷道进行救援的方案,改采从地面向下钻直径66厘米左右的救援竖井的方案。

  七月二十五日星期四

  凌晨三点半,听到被困矿工敲打通气管的声音。

  上午十一点半,再次听到敲打声。

  下午两点半,从西佛吉尼亚州调运的钻井机抵达现场。

  下午六点,开钻救援竖井。

  救护车、海军的九具减压救生装置、和十八架直升飞机在现场待命。

  七月二十六日星期五

  凌晨两点,钻头在100英尺(30米)深处被卡住。

  上午十一点十分,在75英尺外开钻第二个救援竖井。

  下午四点四十五分,取出第一个竖井卡坏的钻头。

  晚上八点,第一个竖井恢复打钻。

  七月二十七日星期六

  因为机械噪声,再也没有听到被困矿工的敲打声。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越来越担心低温、高压、漫水情况下的被困矿工存活的可能性。

  下午三点,竖井钻到224英尺(68米)深处,距离矿工藏身处只有20英尺。

  晚上七点半,宾州州长马克·斯威克宣布,“我们已经快到了。”

  晚上八点,在227英尺处,第一个救援竖井因为压缩空气故障短暂停工。

  晚上十点十六分,第一个救援竖井打通。

  晚上十一点三十五分,州长证实九名矿工都活着。

  七月二十八日星期日

  凌晨一点,第一名矿工被救出。

  下井救援人员听到被困矿工的第一句话是:“你们怎么这么晚才来?”

  凌晨两点四十五分,最后一名矿工被救出。全部九名矿工用直升飞机送往55英里外的匹兹堡的医院。因为健康状况良好,预计24小时内他们即可出院,与家人团聚。

  之所以这样详细记录救援大事记,是因为回忆起一件事,和今天发生的救援矿工类似,都是在这个社会把人当人看的实例。那是差不多整七年前美国在前南斯拉夫救援被击落飞机的飞行员的故事。

  一九九五年,前南内战愈演愈烈,联合国维和部队受到塞族军队的围攻,北约应联合国之请,派遣飞机在前南上空执行侦察任务。六月二日,一架美国空军F-16战斗机被塞尔维亚军队的导弹击落,飞行员司各特·奥格拉狄(Scott F.O‘Grady)弹射跳伞。当时他的僚机只看见长机空中爆炸成为一团火球,并没有看到奥格拉狄跳伞。但是后来前南方面在搜索现场之后,发表战果说明只找到飞机残骸,并没有发现飞行员尸体。因此美国方面判断奥格拉狄可能还活着。军方将情况通知了奥格拉狄已离异的父母,并为他们开通一条800免费电话专线,以便他们随时联系了解进展情况。

  实际上,29岁的奥格拉狄在跳伞着陆后,迅速掩埋了伞具,远离着陆点藏身在一个灌木林中,头和耳朵用迷彩色的飞行员手套盖住,与树林的落叶浑然一体,面朝下一动不动地躺了将近五个小时。尽管塞族军队在梳状搜索过程中离他最近只有一两米,却始终没有发现他。

  在以后的六天里,他运用求生训练学习过的技能,在应急食品耗尽之后,吃昆虫和青草,喝雨水,昼伏夜出,寻找便于直升飞机降落、又远离居民点和塞族军队驻扎地点的林中空地。

  与此同时,塞族散布飞行员死亡和已经被俘等各种假象,而美方利用电子侦察,知道塞族军队已经发现了降落伞,但是没有找到飞行员,从而确信奥格拉狄仍然活着,并计划营救方案。虽然侦察是由北约承担的任务,但是为了保密和及时,营救行动则是由美方独立策划。而且克林顿总统特许,一旦发现奥格拉狄的踪迹,地中海舰队可以立即行动,不必总统批准。

  六月八日当地时间凌晨两点零八分,奥格拉狄所在飞行大队的一名F—16飞行员收到他的无线电呼叫以及奥格拉狄的确认代码:“Basher 52”。他立即通知了正在该地区巡逻的空中预警机,在十二分钟之内,空中预警机即确认该信号为奥格拉狄发出并精确定位。后来的行动时刻表如下:

  几分钟之内,由Kearsarge号航空母舰上的海军陆战队第24特遣支队和四十架飞机组成的救援部队接到行动命令。差不多同时,驻扎在北卡Camp Lejeune附近New River的海军陆战队航空站的海军陆战队航空兵第263中型直升机中队也接到命令发动待命。

  同时,地中海舰队将情况和行动计划通报克林顿总统。克林顿总统随即亲自打电话给奥格拉狄的父母,告诉他们儿子还活着,救援行动已经开始。

  凌晨五点,四十架飞机从Kearsarge号航空母舰上起飞。在两架执行着陆营救任务的CH—53超级种马直升机之后,是四架猎兔狗式攻击机,两架低空飞行执行近距空中支援的眼镜蛇直升机。再后是掩护机队,包括F—16、F—15战斗机,A—10战魔攻击机,和一批执行监控敌方地空导弹和其他部队武器调动的各类飞机。一旦发现地面有雷达启动或防空部队动作,立即加以摧毁。在超级种马直升机上的是四十名经过九个月训练、专门执行敌后营救任务的海军陆战队特种部队士兵。

  稍后,由八架飞机组成的后援梯队起飞,在前南边境外的亚得里亚海上待命。

  早上六点十五分,救援机队到达奥格拉狄所在地附近。

  早上六点四十四分,奥格拉狄发出黄色烟幕弹,向迫近的机队指示准确位置。两架直升机在山坡上的林中空地降落。二十名陆战队员从第一架直升机上跳出,组成环状队形警戒登陆场。奥格拉狄手持手枪从45米外的树林中跑出来,在陆战队员保护下登上第二架直升机。两架直升机起飞返航。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

  早上七点零七分,两枚地空导弹发射但是没有命中,但是小型武器击中了一架直升机,幸而没有造成伤害。

  早上七点十五分,救援机队飞越前南边界线。

  早上七点四十分,救援直升机在Kearsarge号航空母舰上安全降落。整个机队在八点钟之前全部安全返航。

  奥格拉狄经过健康检查和几个小时的休息之后,克林顿总统和他通了电话。总统称赞他的机智和英雄行为说,当全国都为此而如坐针毡之时,你却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总统说,整个国家都为之欢欣鼓舞。

  奥格拉狄在答话时说,参加救援行动的人们才是真正的英雄。他还说:“总统先生,我只想说一件事,那就是,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上帝保佑美国。”

  美国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但是这支队伍之所以能打仗,其基础是美国人传统的爱国精神。而国家和社会对军人为国效力的崇敬、对他们人格的尊重、和对他们生命的爱护,则是战士力量的源泉。他们知道,如果在战场上陷入困境,一定会有人不遗余力来拯救。如果不幸为国捐躯,他们的名字一定会篆刻在家乡市镇、念过书的学校、甚或全国性的纪念碑上。他们没有受过什么宁死不当俘虏的教育,他们知道在力量悬殊、抵抗已经无效的情况下,做了战俘同样会得到家人和国人的尊重。

  克林顿总统对于一个飞行员的营救工作如此用心,因为他是美国三军统帅,也因为他知道美国民心。如果他对此漠不关心,他不会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当年卡特总统为了营救扣留在伊朗的美国人质,出动特种部队用直升飞机去劫狱,因为沙漠尘暴而失败,不但损兵折将,而且在竞选连任时败给了演员出身的州长里根。

  这种对战士生命的爱护,是从美国人对同胞生命的爱护延伸而来的。今天宾州矿工的获救,各个方面在救援工作上不惜一切代价,全力以赴,就是生动的说明。获救矿工说的,你们怎么这么晚才来,与飞行员奥格拉狄说的,参加救援行动的人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和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所体现的美国精神其实是完全一致的。

  寄自美国

  作者:建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环球写真 » 生命无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