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兴无:从魁北克命运看台独公投

  民进党在台湾主政以来,独派势力迅速壮大,独立诉求日显急迫。日前,陈水扁更是明确提出全民公投主张。以公投方式决定台湾前途是否合乎国际惯例?假使台湾大多数人同意独立,是否能使台獨合法化?针对这些关键问题,认真回顾一下加拿大魁北克独立运动的始末,我们就会有更客观、更深入的理解,从而得出更理性的认识。

  魁北克独立的渊源

  1995年10月29日,魁北克全民公投决定是否独立的前一天,一名独派年轻妇女在蒙特利尔的一个集会上,对着电视摄像镜头把自己的加拿大护照撕成碎片。那高举在手上的护照残片,随着加拿大广播公司(CBC )电视网的转播,使3000万加拿大人目瞪口呆,990 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顿时气氛凝固。这一极端行为凸显了法裔和英裔加拿大人之间久远的冲突与对立,象征着魁北克独立诉求的决心和非理性。

  加拿大的最早居民是印第安人,最早登上加拿大海岸的白人是挪威探险家埃瑞克森,当时是公元1000年。但是,白人在这个国家的真正历史开始于1497年抵达此地的卡波特,一个效忠英王亨利七世的意大利人。1534年,这块土地又被法国人伽蒂埃夺得,不过,法国人在这块“新法兰西”土地上的真正定居开始于1604年。四年后,魁北克城建立。1670年,英国人开设的哈德森湾公司成立,主要做皮毛和渔业生意。从此,英法居民之间的冲突正式开始。

  在此后的一个世纪里,英国人势力迅速膨胀。1713年,法国人失去了纽芬兰、哈德森湾和诺瓦斯科夏,七年战争(1756-63)使英国势力进一步扩张,至1763签订“巴黎和约”,英国人已基本控制了加拿大。但此时,法裔人口仍然占大多数,只是此后几十年,英国殖民者和因美国独立战争而北迁的“保皇”人士大批进入,英国人才逐渐取得人口优势。

  在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英国人和法国人一直互不相让,但统派势力一直大于独派势力。在加拿大正式建立联邦之前的1841年2 月,颁布了英裔和法裔两大省的“统一法案”。但是,英国军队白天把法案张贴在大街小巷,晚上就被法国人一扫而光。

  反对独立的法裔总理

  联邦正式成立之后,英国为母国,英王为国家元首,但法国人在加拿大政坛上一直举足轻重。虽然第一任和第二任总理都是英国人,但他们都受制于法裔势力。

  1896年,一位法裔人士终于夺得总理宝座,而且一坐就是四届,直到1911年为止,他就是劳里埃。第一任总理麦克唐纳德曾豪迈地宣称“我生为英国人,死为英国鬼”,而劳里埃则这样描述自己:“在魁北克,我被视为法国人的叛徒,在安大略我被看成是英国人的叛徒……我是一个加拿大人。”他的名言“20世纪是加拿大的世纪”,在当时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有意思的是,从劳里埃开始,加拿大历史上任期长、声誉高的总理几乎都是来自魁北克的法裔,包括劳伦特、杜鲁道(又译特鲁多)和现任总理克雷蒂安。更为有意思的是,这些法裔总理都为加强联邦、反对独立作出了巨大贡献。

  2000年9 月28日,加拿大前总理杜鲁道去世,全国上下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极度哀痛之中。从老人到妇孺,人们自发地为这位不平凡的政治人物致哀。他被誉为加拿大最伟大的总理、最受爱戴的魅力型政治家,甚至被尊为加拿大国父。杜鲁道为什么会得到如此高的评价?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包括:在国际上不畏强霸,为加拿大赢得尊严和荣誉,他从英国取回宪改终审权,使加拿大终于成为完全独立的国家;在国内,他极大地加强了联邦政府的权力,有效地反对魁北克独立运动,对极端的魁北克独立分子不惜动用“战争措施法”,甚至以武力断然镇压魁独势力的暴力活动。正如在举行国葬时不少人所说的那样,“没有杜鲁道,加拿大也许早就不存在了”。

  现任总理克雷蒂安是又一位为国家统一而不计较个人得失的政治家。在1995年魁北克举行公投前,他不仅针锋相对地与独派势力进行斗争,而且做了大量细致入微的工作。在1995年的险胜后,他又果断地采取了一系列法律手段,大大遏制了魁独趋势。

  联邦政府对策

  魁北克独立问题虽然可以追溯到17世纪,但有组织、有纲领的独立运动是从20世纪中叶才开始的。上世纪60年代末,法裔魁北克人组建了魁人党,并且得到了比较广泛的支持。1976年,力主独立的魁人党赢得省内选举之后,要求独立的呼声迅速提高。在1980年举行的公民投票中,独派虽然最终被击败,但已经得到了40%左右的民意支持。而在1995年的再次公投中,独派竟得到了49.44 %的支持。

  联邦阵营在险胜之后痛定思痛,决定对魁独采取强硬的法律手段。1998年8月20日,加拿大最高法院发布法规,规定魁北克不能单方面决定独立,而必须得到联邦和其他省份的认可。1999年12月,联邦政府又推出“清晰法案”。法案规定,今后魁北克省若再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民投票,不论结果如何,都必须得到联邦政府的批准才能生效。

  这项法案授权下议院检讨所有省级公投议题,以决定是否明确,并特别指出,如果公投议题只要求选民授权谈判主权独立,而不让选民直接说明他们是否愿意脱离加拿大,那么,该议题就是不明确的。这意味着,魁人党在1980年和1995年全民投票中的议题都是不能接受的,投票结果是无效的。“清晰法案”于2000年3 月在国会通过,自此,加拿大的分裂危机从根本上得到了控制。

  在1995年魁北克公投前的国会会议上,克雷蒂安总理坚定地说:“百分之五十加一票就可以分裂一个国家?这不是民主!”公民投票方式无疑比战争手段要好,但如果一个省、一个城市由于有某种不满情绪就擅自举行公投,以达到从国家母体中分裂出去的目的,这完全是对民主政治的歪曲。

  再以加拿大为例。就在几年前,多伦多市有些人认为,身在安大略省,饱受累赘,难以飞速发展,故提出从安大略省分离出去。2000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提出,该省每年要向联邦政府缴税220 亿元,但只能从联邦政府得到约190 亿元的福利等,所以也提出了独立诉求。这类诉求在世界各地并不少见,当然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如果只是因为有不满,就去煽动民众以公投为手段闹独立,那么这个世界上恐怕要出现上千、上万个国家。而且,随之而来的冲突和战争也会倍增。

  公投不等于民主

  更值得注意的是,独派人士往往对他们的独立诉求振振有词,但却不允许这种“民主”在其小领域内延伸。例如,在1995年魁北克公投之前的10月26日,魁北克的印第安人先期举行了公民投票,95%的人表示,即使魁北克独立,他们也要留在加拿大,他们的属地应该属于加拿大。他们说,既然加拿大可以分裂,那么,魁北克也就可以分裂。面对印第安人的公投结果,独派魁人党的律师马上回应,强调指出,印第安人的公投结果是“非法的”,“因为那片土地属于魁北克”。

  两天后的10月28日,和渥太华隔河相望的魁北克霍尔市人举行游行活动,要求留在加拿大。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独派领袖说,他可以分裂加拿大,但“没人可以分裂魁北克”。由此可见,独派人士只把公投的权利留给自己,而并不允许他人享受同样的权利。在台湾,独派人士想必也是如此。

  用公投的方式解决独立问题,即使成功了,受益者也仅限于少数当政者。在1995年魁北克公投之前,一位女学生说,她希望魁北克人民不要被那些嗜权政客(power -thirsty-politicians )所蒙蔽。这也是台湾民众应该深思和警惕的。

  从加拿大联邦政府对待魁独的有力举措上就不难看出,即使在西方最民主的国家,分裂性独立从来都是中央政府所不允许的,也不是仅仅在那个省搞个全民公投就可以合法化的。在台湾所依靠的“民主典范”美国,情况也是如此。

  8 月10日晚,洛杉矶的部分台胞举行了为福尔摩莎基金会筹款的“福尔摩莎之夜”,陈水扁在其录像致词中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是台湾最稳定的靠山,并让台湾在国际生存空间”。然而就美国历史上,“民主自决”一直被美国政府所不容。

  民主国家不认可公投

  19世纪,美国南部各州通过民主自决独立建国,结果导致内战。美国人民在林肯总统的领导下,不惜流血牺牲,维护了统一。之后,得克萨斯、加利福尼亚、夏威夷等州都曾想用民主自决的方式寻求独立,美国政府是如何处理的?台湾当局应该很清楚。按中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古训,台湾独派势力不应该妄想美国会支持他们,因为连美国自己都不能容忍任何分裂国家的行动。

  台湾问题无疑有其特殊性,但没有根本的不同。这类独立运动虽然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掀起滔天巨浪,但却极少能取得成功,因为它既不会得到母国的允许,也很难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从世界历史看,分裂式的独立运动似乎都有重要或者充分的理由,但与国土和主权完整相比,任何理由都是微不足道的。

  九一一事件使魁北克人受到了巨大的震动。在事件发生后一个星期,盖洛普公司对魁北克进行了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联邦自由党在魁省获得了68% 选民的支持,而主张独立的魁人党只获得21% 的支持率,比前一年联邦大选时该党所获42% 的选票整整少了一半。究其原因,专家们指出,九一一事件发生后,魁省大多数民众已经醒悟:魁北克留在加拿大联邦内比独立出去要安全得多。但愿台湾独派人士能够尽早明白这个显而易见却又十分重要的道理。

原载: 《联合早报》

  作者:宋兴无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从魁北克命运看台独公投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