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淮贵:为何失实的总是批评

  <<南方周末>>2002年8 月8 日报道,兰州市公安局日前发函,将报道过公安内容的十六名记者列入“再不宜到公安机关采访,各分、县局和市局机关各部门将不予接待”的“黑名单”,函中称这十六名记者“在采访报道时,不进行深入细致的采访,不实事求是地报道,缺乏记者应有的素质与职业道德”,并“请相关新闻媒体从维护自身的整体形象出发,对当事记者作出相应的处理”,“失实函”中同时列出了“经市公安局督察部认真调查完全失实”的报道。此举一出,立即在兰州新闻圈引起震动。

  失实,是新闻报道的大忌,如此“经市公安局督察部认真调查完全失实”的报道,的确需要好好关注。不过,对函中所列篇目粗粗一看,便发觉真是蹊跷:这些完全失实的报道怎么都是批评性的?《我是警察我怕谁》、《婚纱污迹引发争执、新郎官率众伤人》、《国道塞车置若罔闻记者采访遭遇拳脚酒醉交警耍岔》、《西固公园路什字发生令人寒心一幕警车挂倒男孩竟扬长而去》、《穿警服、开警车、参与买卖纠纷,这种人是警察吗》、《都是污点惹的祸》、《电子警察管不住违章警车兰州交警部门透露竟有79.6%的违章警车不接受处理》、《婚纱被污押金不退协商未果影楼被砸新郎官发威》、《警察开警车为亲戚“出警”》、《自称警察砸店抢物市公安局督察展开调查》、《交警带人砸影楼、公安形象遭玷污》,瞧,篇篇如是。这就让人纳闷:这些记者为何只在写批评性报道时失实,而写表扬性报道却不失实呢?按理说,这些记者都较有写作水平及社会经验,知道写批评性报道的风险远远大于写表扬性报道的风险,更何况是涉警事件。既如此,自然写批评性报道时愈加的十分小心十分深入采访反复核实才敢发出,失实的机率该是远远小于表扬性报道。如果说这些批评性报道都如此出错,那表扬性的报道出错又该多少?为何没人指出?

  这些记者并非没有写过表扬稿。<<兰州晨报>>新闻中心主任说,晨报与兰州警方之间多年来的关系,1996年晨报创办之初,是蜜月期,公安全力配合,大篇幅的正面报道;几年后,去采访,泡热茶,递好烟,不说话,打哈哈;第三阶段,连门都难进。--那么,那些表扬稿中有无失实呢?

  事实上,对此公函,媒体有着不同的看法。一些媒体对所谓“完全失实”的报道进行再调查,结果却没发现失实。<<兰州晚报>>一个摄影记者说:我是一名优秀的新闻工作者,报社的先进个人,1997年度全省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全国十佳优秀摄影家,多次获各类新闻奖,可现在却因为拍了一张批评个别违纪警察的图片而成为“缺乏记者应有的素质与职业道德”的人,“这不是污蔑是什么?”<<科技鑫报>>新闻部主任评价一个“失实”记者说:“这是一名优秀的记者,很称职,我不仅不处理她,还要表扬她。”

  从这一事件,我们能感到一些部门对批评的态度,他们对批评不是欢迎,不是高兴,而是反感,是压制。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批评是指出自己的不足,有利于改正缺点,提高自身,取得成绩,于人于己均有利呀!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大家都一贯提倡的好作风嘛。一些人认为这些报道“损害了公安机关和人民警察的形象,给公安工作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可是,指出缺点不正是重塑形象的途径吗?如果不指出缺点,任其蔓延,到底有利于公安,还是有害于公安?

  如此惧怕批评,实在让人怀疑其为何如此惧怕。如果这些批评失实,完全可以将真相公之于众,或者,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何苦来个名不正言不顺引起众怒的“黑名单”?如果这些报道属实,为何不接受批评反要拒绝监督?这一“黑名单”,不仅不可能树立起公安的好形象,相反,却是更可能树立公安的坏形象:抵制舆论监督,滥用行政权力,法制观念淡薄,民主意识缺乏……正如一些人指出的:“公安局的做法是一种越权行为,……是一种行政霸权。这种内部行政行为直接剥夺了多名记者的采访权,构成了职务侵权”,有涉事记者表示必要时会诉诸法律,到时,恐怕公安的形象更加不好了罢。

  作者:陈淮贵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为何失实的总是批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