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原:我看马克思学说

  一、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并不是正统的唯物主义:

  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并不是正统的唯物主义,正统的唯物主义是一种世界观、是一种关于世界的结构组成演化理论,这种学说一般要求有一个物质的本原(如果是精神的本原,那就是唯心主义),并要有一套理论说明宇宙万物是如何由这一物质本原构成或演化而来的(如果万物都是由这一物质本原构成或演化而来的,那万物的本质当然就是物质了)。没有这样的理论的学说充其量只能说是主张唯物主义,而不能说是一种唯物主义理论(当然我知道辩证法和现今的哲学会认为这是一种形而上学而加以反对,但在我看来辩证法和现今的哲学的最大问题就是抛弃了形而上学。)。马克思的哲学缺乏这样的理论,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说透了其实是“唯经济主义”、“经济决定论”(很多信马者会否认这一点,他们还会引经据典来说明马克思并认为自己是“唯经济主义”、“经济决定论”,但事实上看一种理论并不是看创立这一理论的学者说了什么,而是要看这一理论主要是在说什么?老子在其《道德经》中也有很多处否认他的“无为而治”就是“什么就不作就能达到大治”的地方,但通观其《道德经》以及老子本人的人生写照及其对后人的影响,不难发现他的“无为而治”就是“什么就不作就能达到大治”)。在马克思看来,作为社会的基础的经济是物质的,而与作为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这样的精神性的东西相反。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就是认为人类社会是由作为物质的经济决定的(经济是解决人类的吃穿住用这些物质性问题的东西),而不是由作为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这样的精神性的东西决定的。马克思的学说说透了只是一种历史社会经济学,是从经济决定论的角度来论述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过程和规律,这也就是人们将马克思的学说称之为历史唯物主义的根本原因——至于辩证唯物主义,有学者就论述过这样的思想,他认为辩证唯物主义只是马克思学说的方法,而不是马克思学说本身,也就是说辩证唯物主义只是马克思用来论述其历史唯物主义学说的方法。

  二、马克思的哲学缺乏哲学中的很多重要成份:

  马克思的哲学缺乏哲学中的很多重要成份,哲学应该包括宇宙观、认识论、社会政治理论、历史观、人性论、人生观等很多方面的问题,而马克思的哲学从本质上来说只涉及到了哲学的一个方面——历史观,虽然在他的历史观中能也牵扯到了哲学的另一些方面的问题,但这些都是次要的并且都是为阐述他的历史观服务的,因此这些构不成一种独立的有价值的学说。我看不起作为哲学家的马克思的根本就是因为这一点。孔子的一位学生曾指责孔子“不言天道和人性”,马克思其实和孔子一样是“不言天道和人性”的。天道和人性虽然对于人类的实际生活关系不大,但这样的理论对于人类更有长远意义。吃饭问题虽然基本,但人活着毕竟并不只是为了吃饭,如果所有人生活目的都只是为了吃饭,那人和动物没什么两样。基础虽然重要,但毕竟基础不是目的——我们建一座大楼的目的毕竟不是为了大楼的地基,而是为了地基上的房子,所以真正重要的其实是房子而不是地基,地基只是为房子服务的、只是为了在它上面能建一些稳固的房子。马克思重视辩证法,我觉得马克思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好好辩证一下,经济虽然是基础,但它并不是人类的目的本身,它只是为人类社会服务的,只是为了在它上面建一个稳固的人类社会。真正重要的是上层建筑,上层建筑才是人类的目的、是人类的精华。在看我来,越是基础性的东西其实越低级,基础就是基础、就是最低级的层面。孔子虽然不言天道和人性,但孔子的学说是一种治国安邦的学说,而不象马克思的学说是一种历史学说,是运用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论证共产主义社会必然实现的学说。马克思的这种学说虽然对于政治革命很有价值——政治家可以很方便的利用他的学说赋予广大人民群众一种美好理想,不仅如此马克思的学说还提供了论证这一理想必然会实现的理论,这些对于发动政治革命太有价值了,但对政治革命成功之后却毫无帮助,因为革命成功之后最现实的任务是治国安邦(理想是以后的事),因此这时重需要的是治国安帮的学说,马克思的学说缺乏这些,这其实是现今的社會主義国家失败的最根本原因,毕竟这些社會主義国家不能指望理想来搞社會主義建设,因此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将理想放远转而注重实际,共产主义理想能与社會主義建设想结合吗?我们姑且不论能不能结合的问题,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并不是所有共产党领袖、社會主義国家都能成功结合的,按常理,能成功结合的总是少数,绝大数都会失败。共产主义事业是悲壮的,他们的导师为这一事业提供了一种理想,并运用了一套理论来论证这一理想必然实现,但他们的导师没提供这样的理论——如果我们现在建立起了社會主義国家那该如何搞社會主義建设呢?有人可能说这不是马克思的事,而是共产主义后人的事,但正因为这一点才造成共产党领袖革命成功之后纷纷转向改革以寻找社會主義建设之路。我个人更看重的不是马克思主义这样的历史学说,而是治国安邦的社会政治学说,我在想,如果马克思更多的考虑了社会的实际建设而不是专注于理想,他很可能会改变共产主义理想的模式。孔子不言天道和人性,孟子和荀子为他补充了人性论方面的缺憾,易经和道德经则为他补充了天道方面的缺憾,这些补充才使得孔子学说能成为中国传统哲学的代表。谁为马克思补充社会政治哲学、天道和人性等方面的缺憾呢?马克思的学说又能不能补充这些方面的内容呢?这些才是决定马克思哲学生命力的最根本性问题。

  作者电子信箱:ctk3@21cn.com

  转载自《中国研究》(http://www.nows.com/c )

  作者:知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我看马克思学说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