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宗坤:国际社会谁是中国的朋友?

  「谁是我们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是国际政治的首要问题。分辨敌人并不难。即使没有需要立即真刀真枪玩命的敌人,也可以设定一个假想敌。即使没有现成的敌人,也可以制造一个敌人——在国际政治中,没有比制造一个敌人更容易的事了。而且,制造敌人可能是人类的本性使然。然而,分辨政治朋友却不像分辨政治敌人那么容易。但是,一个国家若没有真正的朋友,则难免成为国际舞台上的孤家寡人。当年,中国与还可以算得上政治朋友的苏共阵营闹翻以后,就成为了这种孤家寡人。毛泽东喜欢讲反话,在中国失去所有朋友的时候,最高指示说「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有位德国人,叫Carl Schmitt,曾经提出一个划分敌友的标准。他讲,只有在非常状态下,才容易分辨出真正的朋友。战争就是一种非常状态。在战争状态下,处于同一个阵营中的国家就是朋友。常态之下,任何国家和任何国家都可以有经济、贸易、商业、文化等方面的往来,因为这些往来使各国有利可图。但是,经济、贸易等方面的交往,并不必然形成政治朋友。两个贸易大国之间爆发战争的事情并不罕见。相反,两个缺少经济贸易交往的国家,可能会成为政治朋友,在非常状态下站在同一个阵营。

  按照这种标准衡量,中国在国际间缺少政治朋友。中国与各国的贸易额在过去20年间飞速增长,商业文化等方面的交往也日益密切。但此类交往并没有为中国带来政治朋友。曾几何时,中国人对手中的贸易订单洋洋自得。但是,贸易订单并不能使敌人变成朋友。当然,出国访问也不能使敌人变成朋友。但是,贸易订单和出国访问却能制造朋友的假象。这种假象只能使本来就缺少国际战略眼光的政客,对国际问题进一步丧失判断力。过去几年,中国的所谓大国外交到处碰壁,与此不无关系。

  俄国人手中没有中国那么多贸易订单。然而,俄国却不缺少拥有国际眼光的战略家。更重要的是,俄国已经甩掉了意识形态的包袱和不切实际的超级大国梦。10年之间,这个昔日西方阵营的头号敌人,日渐成为西方阵营的朋友。有人讲,这种戏剧性的变化是苏联解体造成的。这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判断。一个国家的解体与国际间的敌友阵营划分,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国家解体既可以导致新的朋友产生,也可以导致新的敌人产生。俄国解体后,日益成为西方阵营的朋友,然而南斯拉夫解体后,却成为西方的敌人,终至兵戎相见。所以,俄国之与西方阵营化敌为友,不是因为解体的结果,而是因为解体之后政治选择的结果。而政治选择需要拥有国际眼光的战略家。

  中国人手里可能不缺少贸易订单。但是在国际政治中,他们缺少比贸易订单更重要的东西:一是缺少甩掉意识形态包袱的勇气和能力;二是缺少面对现实调整超级大国梦的智慧;三是缺少国际战略眼光和国际关系的经验。这对中国的国际地位所造成的损害是致命的:在国际间没有政治朋友。虽然与各国的贸易往来不断增加,但在非常状态下,却不一定有能和中国站在一个阵营中的朋友。

  在国际舞台上,这种没有政治朋友的状态,导致中国处于国际政治的主流之外。单纯依靠经贸往来并改变不了这种现状。贸易伙伴不会因为在中国赚钱多就成为中国的政治朋友。虽然政治离不开对经济贸易的考量,但政治利益毕竟不同于经济利益。在二者冲突的时候,经济利益可能要让位于政治利益。而中国人试图在国际关系中以经济利益取代政治利益,最终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罢了。西方与俄国日益接近的关系,并非主要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中国人如果有足够的智慧和头脑,可能会从中、俄与西方关系发展的不同道路中,吸取俄国的经验和中国的教训。在国际关系中,经贸伙伴在任何时候都取代不了政治朋友。因为,经贸伙伴在面临国际间政治抉择的时候,随时可以变成政治敌人。

  谁是我们的朋友?在这个问题有一个令人满意的回答之前,中国难以成为一个政治大国。一个没有政治朋友的国家,难以只靠其贸易额而成为政治大国。所以,在中国在国际间拥有真正的政治朋友之前,所谓大国外交,不过一句空话耳。

  作者:刘宗坤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国际社会谁是中国的朋友?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21日 星期六 @ 19:52:42

    1

    缺少甩掉意识形态包袱的勇气和能力?我有勇气,可dang不干怎么办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