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中韩两个民族的共同悲剧

  出国前,曾受到朋友的鼓励,所以,到了韩国以后,尽可能地搜集了一些材料,陆续写了三篇有关韩国的文章,倒不是给国内的韩流加加温,那是韩国的流行文化,我不大感兴趣。我想从人文历史方面提供给一般的中国读者关于韩国的知识。

  由于个人的兴趣偏向,我首先了解的当然是韩国自1948年建国以来当代史,而韩国的社会制度又是我最感兴趣的,我根据到手的材料写了一篇《韩国的民主之路》,介绍韩国独特的在民主宪政方面的现代化的成功,实际上也是一篇韩国当代史“略谈”。我是中国的读书人,忧国忧民的文化传统早已渗入知识分子的血液,我从韩国的当代民主进程中看到了祖国的过去和现在的影子,忍不住在对韩国历史史实的评点文字中暗示性地结合了中国的当代史。这篇文章获得了不少热心的读者,我想读者和我一样在韩国的当代史中,看到了东亚两个国家的历史的惊人相似,却又有不同。这不同,只是我们某种程度上落后于韩国的差距。

  受到朋友鼓励,我又进入了韩国的古代史和近代史,这便是我关于韩国的第二篇和第三篇文章:《韩国史略谈及与中国的关系(上)》,《韩国史略谈及与中国的关系(下)》,上部分谈的是韩国的古代史,下部分谈的是韩国的近代史。这两篇文章,可看成一篇文章,我是将它们当作两篇文章看的,都是“略谈”性质,但谈的不只是1948年建立的韩国,而是朝鲜民族的历史,偏重于和中国的历史联系角度来谈的。两篇文章都是漫谈史实的多,但我在上部的末尾谈了中国古代的朝贡制度:

  “德以柔中国,刑以威四海”,古代中国的外交政策将所交往的所有外国纳入“中央帝国”的对外关系之中,这形成一套稳定的制度就是朝贡制度。四夷沐受中华文化,体现中国皇恩浩荡,泽备四表,因而他们要按天朝朝贡制度来献礼朝贡,接受皇帝承认他们的藩属地位的册封。朝贡制度实际上可以看作是一种历史文化形态的国际关系准则,也可看成一种贸易形式兼政治联盟。在西风东渐一段时期之前,它有效地调解了东方各民族的关系,促进了东方各国的交流和共同繁荣,就像现在的联合国制度一样。

  这种方式有点像蒲松龄写聊斋,下部分的结尾,也是“异史氏曰”,谈到了大家应该最感兴趣的关于现在的中韩关系史观。可能我的想法和流行的不一样,我的“异史氏曰”是一段这样的文字:

  现在,中国和朝鲜都面临着统一问题,这是帝国主义在东方留下的创伤。韩国现在还有美国的驻军。但是,20世纪也是东方在受压迫和反抗压迫中奋进的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自成立便与北部朝鲜保持了友好关系,1992年,中韩建交,很快到现在,中国已成为南部韩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对南北朝鲜的影响力正在增加,这有力地促进了朝鲜人民的和平统一大业,也促进着中华民族的统一大业。美国军队必将撤出韩国,中朝两个民族的各自统一大业必将完成。东方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不同于中朝的古代关系,统一后的中国和朝鲜半岛的未来的统一政府将是一种新型的平等互惠的国家关系。

  “我手写我口”,我对现在中韩关系的看法仍强调这一点,这就是这篇文章的题目:唯有中韩两个民族的共同悲剧。试问,在传统地方文化圈文明社会向现代全球化的现代文明国家的转型中,东方世界国家,除极少数外,都经历了转型的阵痛和被西方殖民的苦难,但只有中韩(朝鲜)两个民族是最不幸的,这两个国家至今还处于非统一状态,这在全球的所有国家中,都是非常少见的,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民族分裂正是“唯有中韩两个民族的共同悲剧”。

  这两个民族的共同悲剧是怎样造成的?原因很多,因素也很复杂。我这里偏重谈一点,就是两国的相似之处都可以看到两个方面:一是意识形态的分裂,二是美帝国主义的介入。这两个因素都是中韩两个民族发生分裂的共同原因。

  二十世纪,由传统向现代文明过渡和反殖民主义的双重使命的民族斗争中,中韩两个民族各自内部受西方不同意识形态的影响,出现了领导思想的分化。即追求反帝和民族现代化的革命势力中,分成了两派,一派“走俄国人的路”,奉行社會主義,另一派则奉行资本主义,这两个国家的两派势力在共同的抗日斗争中都某种程度上团结在一起,终于打败了侵略和奴役两国的日本军国主义,获得了两个民族的完全独立和解放。

  遗憾的是,胜利以后的革命势力内部的矛盾尖锐了,曾经的盟友现在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斗争。我在这篇文章中不论这两个不同意识形态革命派别的对错和是非。如果双方不能和解,一派打败另一方来获得民族统一也不错,最终结果是民族统一了。但是,美帝国主义对东方这两个国家的非法干涉却使一派打败另一派获得国家统一的方案得不到实现,这原因美国难逃其咎。

  美帝国主义的支持蒋介石政权使四十年代末的中国第三次内战更加激烈。美国和苏联分别托管朝鲜半岛北南方的举措造成了朝鲜半岛分别地成立了不同意识形态势力的两个国家。五十年代初,东方两国的各自社會主義势力都强于资本主义势力,如果没有美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这两个国家都完全可能社會主義势力吃掉资本主义势力,完成国家统一。

  中国,共产党解放了大陆,并可能很快解放台湾,完成祖国统一,可憾的是,美国武装占领台湾,台海分治,大陆由于美国介入台湾海峡的因素而将统一台湾的任务不得不推迟乃至长期搁浅了。朝鲜半岛,北部朝鲜比南部韩国有更强的军事优势,1950年发生的战争,是社會主義朝鲜想通过战争手段统一祖国的方式,很快打倒南部沿海,统一祖国在望了,但又是美国武装干涉,使统一的梦想失之交臂。

  美帝国主义对中韩两国的粗暴武装干涉给这两个国家带来了灾难,朝鲜战争由于美国的干涉变了样,统一战争变成了无望的互相残杀,消磨,战争持续三年又回到了原点:仍以三八线为界。中国为了保家卫国,参加抗美援朝,年轻的共和国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并且,台湾国民党政权对南部韩国的某种支持,也使朝鲜战争带有了中国内战的因素。本来是朝鲜半岛有望统一的朝鲜战争变成了中韩两国的内战,悲矣!只有美帝国主义从中渔利。

  中韩两国从上个世纪中期延续至今的分裂,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从两个民族分裂中渔利的美帝国主义是希望中韩两国的这种局面保持下去的,但是受到分裂的创伤的中韩两国人民是不会希望美帝国主义的这种企图得逞的,他们为民族的统一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但是,正如前面指出的,两国分裂既有美帝国主义因素,也有民族内部意识形态分裂因素,因而,统一的梦想的实现是很艰难的。

  因此,中韩两国的统一都要在造成分裂的原因上下功夫,一是反对美国对两个民族统一大业的干涉,二是,分裂的两个民族内部的意识形态分歧要弱化,趋同去异。我们高兴地看到,中国大陆政府的和平统一政策越来越深得人心,韩国的阳光政策虽受美国的掣肘,也显出成效。分裂的两边都在逐渐一体化,大陆和台湾经济上已经互相依赖,形成统一市场。北部朝鲜已开始经济变革,贯穿朝鲜半岛的铁路正在打通。两个国家正在迈向统一之路。

  我们高兴地看到,这次釜山亚运会,韩朝两方联合组成一支体育队伍,两国运动员联手点燃亚运圣火。但我们也看到了韩国所没有的,中国台湾的分裂势力越来越猖獗,少数台湾的政界高层人士竟然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我有一种预感,朝鲜半岛的统一可能走在中国的前面,中国统一的困难更大。但不管怎样,两个民族的各自统一大业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即使朝鲜半岛比中国先统一,这统一也会促进和加速中国的统一。

  未来,美国的势力必将退离中国台湾和朝鲜半岛南部,两个民族在和平统一之后,将更加友好。世代友谊,山水相连的中韩两国将迎来友好关系新的历史篇章。这是东亚的帝国主义留给两国的创伤的完全愈合,也是东亚民族统一自主的两个民族新的崛起的开始。

  摘自世纪中国

  作者:槟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韩两个民族的共同悲剧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king 说:,

    2009年03月16日 星期一 @ 03:51:58

    1

    是悲剧,是朝鲜人民的悲剧,中国人应该为朝鲜人民的悲惨生活负责,在美国的支持下,韩国已经成为一个欣欣向荣的国家,相反只有一线之隔的朝鲜,现在还在金氏家族的独裁统治之下,物质生活极度匮乏,这都是当年中国出兵朝鲜,帮助独裁者造孽。当然出兵朝鲜对中国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中国独裁者的儿子死在了朝鲜,试想一下,如果岸英不死,我和大家,又怎能一杯清茶,坐在这里笑谈红朝旧事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