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中国现代的思潮与史潮

  思潮与流派的出现都有特定的文化思潮为其背景,既不异军突起,也不空穴来风。社会矛盾、文化思潮、史学思潮,相互联系,呈现密切的因果关系,表现为由下到上、基础连接的立体架构。架构的基础形态是社会与意识的互动。社会是思潮的底层,思潮是社会的反映。社会矛盾决定社会运动,社会运动决定思潮波动与分流。认识社会——思潮的基本架构可以找到观察思潮演化的最佳视点。它的存在影响与决定学术思潮的形成与发展,学术流派的分合集散。

  中国近现代社会矛盾简言之是” 上与下” 、” 新与旧” 、” 里与外” 的矛盾。表现激烈,不相上下,而使社会运动此起彼伏,无一宁日;也使社会思潮交叉激进,波涛汹涌。上下矛盾是階級矛盾;新旧矛盾是新思想与旧传统的冲突;里外矛盾是反抗列强压迫的民族矛盾。可以说中国近现代史学分流就是被” 民族矛盾” 、” 階級矛盾” 与” 新旧矛盾” 三大矛盾的互动激荡所规定。

  三大矛盾中,民族矛盾关系到民族的独立与危亡,階級矛盾关系到国家的稳定与变动,新旧矛盾关系到社会的进步与倒退。在分析中国社会矛盾时人们习惯对民族矛盾与階級矛盾作重点分析,原因在于这两个矛盾在近现代中国表现分外突出,但这不否认新旧矛盾的客观存在。一场五四时期的新文化运动,即为新旧矛盾所激。确然,民族独立与階級解放的任务没有完成,现代化问题将被耽搁与延宕。回顾中国近现代历史,民族矛盾与階級矛盾一直居排序之首,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然而中国近现代的根本目标是” 现代化” 。新与旧的矛盾与现代化有着最直接的关联。同时,中国文化思潮的演化更多的是由新旧矛盾激起,中国史学脉动也与新旧矛盾息息相关。故当对新与旧的矛盾给予足够的重视。

  将三大矛盾与史学思潮联系起来观察,发觉社会矛盾运动,乃是史学潮流发动的基本动因。不过要说的是,社会矛盾不会直接与史学思潮挂钩,而需经过若干中介环节,由社会矛盾而发生社会运动,由社会运动而出现文化思潮,最后由文化思潮引动史学思潮。因此当我们分析史学思潮时,首先探讨的是中国文化思潮演化的状况。

  中国文化思潮演化具有” 交替式” 特点。所谓交替,一是” 交换” ,一是”替代” 。不同思潮以交换样式,交替前进。一个思潮不会在它的顶峰驻留太久。宛如海潮推进,一旦到达颠峰,随之下降,接着另一思潮取而代之而产生现新的峰顶。可以将这样的现象称之为中国社会思潮的交替式前进。这个现象在20世纪的上半叶表现得尤其突出。

  从1900年到辛亥革命,文化主潮是国粹主义,特点是激扬民族文化,激励民族精神,为驱除满族统治,实现种族革命制造舆论。1911年后这个思潮异变为”孔教” 思想,政治目的遽变,直接为袁世凯、张勋的帝制复辟服务。

  1915年以陈独秀为主编的《青年杂志》(后改名为《新青年》)诞生,标志着轰轰烈烈的新文化思潮席卷而来,直至五四,这个思潮到达巅峰。反传统,反孔教,成为国粹与尊孔思潮的反动。

  然而新文化运动也遇到不可避免的交替情况。1919年即五四当年,梁启超巡礼欧战战场归来,写《欧游心影录》,” 宣布科学的破产” ,对五四慕西学、重物质与反传统思想作公开质疑。与梁启超持同一观点的有梁漱溟,著有《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中国民族自救运动之最后觉悟》,反对科学万能主义。在此期间,人生观讨论也大发异响。到30年代,更有文化本位思潮接踵而至。显然,中国上半世纪思想,驳杂交汇,” 一家独树,别处冷静” 的局面,很难形成。20世纪上半叶并不全是五四的时代。以启蒙与批判为特色的五四大潮,旋起旋落,终被文化本位思潮所替代。

  然而,” 本位文化” 思潮在它一登场的时候,已经受到胡适等人的批判。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潮在经历了输入、传播、酝酿与地火燃烧诸阶段后,逐渐成为中国社会思潮主流。30年代以后中国出现社会史大论战,此后形势演进,历史唯物主义思想深入人心,中国再度出现传统反思的思潮,孔子思想再次成为批判对象,并在文革期间演为极致。

  作为对” 反思” 的反思,上世纪90年代以后,国学复活,传统弘扬,中国社会思潮出现了另一番气象。自杜维明等海外华人学者,执着于” 播道” 精神,进入大陆学界以来,中国对儒家思想又广泛出现认同赞颂的倾向。而这恰是对文革批孔思潮的反拨。

  中国的文化思潮往前还会往何处走?检阅上述中国文化思潮的风雨经历,很能发人深省。可以说中国近现代文化思潮的” 交替” 性质,具体包含以下诸特点:

  其一,所谓交替,是” 中学” 与” 西学” 的交替。是” 保守” 与” 批判” 的交替。此乃对” 传统” 而言。保守是对传统的保守,批判也是对传统的批判。我们看国粹思潮是中学与保守的表现,而五四批判主义思潮则属西学与批判性质。既然五四文化思潮是西学批判性质,此后的” 文化本位” 思潮则是” 中学” 与保守的。往下观察,每次思潮的交替无一不是” 中西” 交替、保守与批判的交替。还要补充说明的是,无论中西的交替与保守批判的交换,也一概是” 建设” 与”破坏” 的交替。破坏了又建设,建设了又破坏,循环反复,似无穷期,是中国文化现代演化的一大风景。如五四文化力行破坏,” 文化本位” 运动主倡” 建设”就是显例。

  其二,交替是” 革命” 的。文化思潮的交替上台,后期思潮总对前期思潮作不遗余力、针锋相对的批驳反击与贬黜,表现出思想领域大大小小的” 汤武革命” 。因此中国近现代文化思潮的每次交替都不是” 渐进的” 而是” 革命的” 。保守与批判的交替,一时左,一时右,不象鸟翅同时的振飞,宛如人脚交替的行走。看似煎烙饼那样的一正,一反,实是塔楼转梯的层层圈圈的提升。这里面隐藏着中国文化思想依照” 正- 反- 合三题” 前进的辨证逻辑,也是中国文化进步的特别景观。

  其三,文化思潮的交替是” 反思” 的。一个交替的过程就是一个反思的过程。中国近现代思想家无论是中学派或西学派,好象没有几个有中庸平和的精神。仿佛要在中国思想界,出世成名,非得偏锋激进,语出惊人,不如此就不能耸动声闻,推动舆论。如此,每一思潮面世,真理的背后难免非理性的错误。当人们对一新出思潮闻风响应的时候,这个思潮的真理成分滋养了社会,作为代价,它的负面部分也谬种流传。这样,后出的思潮就担负着对前期思潮的艰巨的” 反思”任务。

  反思是群体的,是后期思潮对前期思潮的清理与批判。五四前后,批判学派对尊孔派的批判是一种反思。30年代文化本位派对既往五四青年反传统思想的批评是一种反思。眼看当下,对100 年前五四运动的再评价也是反思。反思又是个体的。许多原来置身于前期思潮中的思想家,也对自己我思想作反思,以期与时俱进,跟上时代的步伐。这样的反思是思想进步与追求真理的表现。中国的思想境界在交替中进步,也在群体与个体的反思中更上层楼。

  第四,思潮交替式演进与科学唯物主义的胜利。表面上看,中国近现代诸思潮相互抵制与对抗,然而异中有同,除了五四前夕出现的尊孔流派以及后来叶德辉之流文化顽固派之外,无论中国的国粹思潮、批判思潮与文化本位思潮,它们的内在思想目的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开展中国的文化建设,以使中国文化实现现代性适应。中国近现代的文化保守主义的名字是不确的,本世纪中国文化” 文化保守主义” 对西学的认识,对中国文化的态度与文化顽固派不同,与19世纪张之洞流的思想也大相异趣。中国文化是一艘大船,需要纤队助它前行,在马克思主义成为主流文化之前中学派是一个纤队,西学派也是一个纤队,它们所用的力量方向不同,左右区别,然而合力却指向前方。他们各自的缺点与偏颇之处也是明显的。这要等到唯物主义在中国的最后胜利,才有希望的克服,中国文化的航船,才有提速前进的希望。

  概上而言,中国上世纪文化思潮确实经过交替前进的过程。对此过程特点有所了解,即可为认识现代中国史学分流分派、史潮涌动特点提供新的认识平台。

  站在这样的” 平台” ,将可看到中国文化思潮涌动的历史分段状态。并进一步认识中国史学思潮的分期。我们权且以20世纪上半叶为例,对这个问题作一个观察。

  可将中国20世纪上半叶的历史作以下分期:

  第一阶段是1900年到1911年;

  第二阶段是1911年到1927年;

  第三阶段是1927年到1937年。

  第四阶段是1937年到1949年。

  这样的分法以政治事件为标准。每个历史分期的年代,都意味着一个历史的大事件。其实,每一个政治历史时期也是” 文化历史时期” 与史学分段时期。

  第一个时期,在政治上是辛亥革命时期,在文化上是国粹主义时期。在史学上是国粹主义史学时期。

  第二个时期是北伐时期(这是说的主要是政治事件),中间有五四运动,在文化上是” 新文化运动时期” 。在史学上是” 批判主义史学时期” 。

  第三个时期是中国的” 一时’ 统一’ 时期” 。这时期北伐战争取得了胜利,国民政府得到” 一时” 的统一,马克思主义的力量尚在酝酿发展中。这个时期在文化意义上是” 文化本位时期” ,在史学上则是” 文化民族主义史学时期” ,或简称的” 民族史学时期” 。

  第四个时期,1937年到1949年是抗日战争时期与解放战争时期。这个时期是” 马克思主义文化发展时期” 。同时也是” 马克思主义史学发展时期” 。

  用前面说过的中国近现代文化思潮交替演化的理论分析,20世纪上半叶的史学思潮情况也符合以下的基本特点:

  第一、因思潮的交替运行,史学思潮在思想实质上也出现明显的交替性。总体上表现为” 中学” 与” 西学” 的交替,保守与批判的交替。具体可用下图表达:国粹主义史学(1900——1911年,中学的与保守的)→文化批判主义史学(1911——1927年,西学的与批判的)→文化民族主义史学(1927——1937年,中学的与保守的)→马克思主义史学(1937——1949年,” 西学” 的与批判的)。第二,对传统的态度不同。第三,每一个后起的史学思潮是对前期史学思潮反思与” 否定” 。第四,从总体上说,每一个史学思潮,观点固然有所不同,而总体方向都大体趋同,即都是为中国的文化建设做出努力。

原载:中国思维网

  作者:盛邦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中国现代的思潮与史潮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