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专家论长短

  我的一位中学同学经过多年研究,发现贵州地区一种野生植物经过提炼可以制成优质保健品。他打算发动当地农民上山采摘,然后提炼加工后销往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和出口国外。

  他现在面临两个问题,实际上是两种风险:

  1 ,经济的。必须达到一定的生产规模,产品成本和价格才能降下来,因此必须投入大量资金;为了让消费者了解和信任产品,还必须投放大量广告;但是消费者最后是否接受这一产品、届时是否会出现竞争对手,都是未知数;

  2 ,政治的。他很兴奋地对我说,他这样作可以使当地农民脱贫致富。我往他头上浇了一大桶冰水。我告诉他,根据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家的观点,劳动者和资本家交换,经济收入虽然比原来多,但不是“双赢”,你仍然是在剥削他们。他上“中国与世界”等论坛看了一下,也觉得自己过去的想法太天真,与其辞职借钱开厂惹麻烦,不如继续在原来的单位混下去。

  我把自己的《资本异论》给他看,说你赚的钱属于沿海发达地区和外国消费者给你的“消费者酬谢”,因为他们跑到贵州深山老林采野果的成本太高了,而向你购买的话,加上你的利润只要几十元钱;你的利润还可以理解成承担投资风险即“心力劳动”创造的价值。当地农民和你之间的交换,实质是通过你的中介,把自己的劳动和发达地区进行交换,提高了自己劳动的价值,因此对三方来说都是合算的、利益增殖的,是“三赢”。

  我很想请教一下各位坚决捍卫劳动人民利益、对工人下岗深痛恶绝的朋友,这个项目是否应该搞起来、搞下去?

  “极左”之所以要不得,之所以危险,就是因为它总是打着“劳动人民”的旗号(具有迷惑力),实际上却有意无意地损害了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具有危害性)。

  报载,一个下岗后在路边修车的工人说,自己明白了为什么会下岗:“企业设备老化、产品老化,做出的东西没人要。做得越多亏得越多,不停产、不转产怎么行?”

  为什么国有企业会设备老化、产品老化?不重视科技人员、一律搞平等是一个重要原因。我记得曾有报导说大庆决定给科技人员加50元津贴,结果遭到工人们的坚决反对。

  正是因为科技人员待遇低,所以大学生一进学校,就以毕业后出国或者进外资企业为最终目标,他们的工农父母和长辈也认同他们的这一目标,这不是很奇怪但其原因也是非常清楚的吗?

  人的能力是存在差别的,体力、智力、组织能力、交际能力、创新能力等等。如果不允许能力强的人通过合法的途径发挥自己的能力,并以此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他们就必然要把这种能力投放到非法的、或者其它合法的途径上去。

  如果一个智力较高的年轻人不能在国内通过搞科研获得较高的收入,他就会千方百计去国外,因为那里收入要高得多;如果一个组织能力和交际能力很强的人不能通过创办企业获得经济收益,他就必然要通过政治途径(混官买官)或者犯罪来发财,当前者成本过高、而后者成本太低(惩罚不力)时更是如此。

  用强力手段阻止能力强的人合法致富,建立起来的所谓“平等”或者是虚幻的(能力强的人在混日子、没有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或者去了国外),或者是低水平的(共同贫困)。

  所以,中国现在的问题是,对非法致富惩罚不力,对合法致富却百般阻挠。

  合法致富的重要途径之一是创办私有企业,但是面对“个人投资法”,工商管理部门仍然要求数万数十万注册资金、并在增值税发票等方面设立种种限制措施。其思想根源说到底还是“宁左勿右”、“私有企业靠剥削发财,越少越好”。

  最近报载中国将允许个人注册域名,尽管这在技术和经济方面的意义不大,但却是思想观念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进步。

原载[读者周刊]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专家论长短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