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台币贬值——势在必行

  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的是中国大陆人民币的贬值问题,结果引来一场不大不小的争论,其实,不光是中国大陆的人民币面临着贬值的问题,号称亚洲4 小龙之首的台湾也面临着台币的贬值问题,更严重的问题是,台币面临着长期的,持久性的贬值压力。而这个严重的压力,将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持续地笼罩在惶恐不安的台湾百姓及经济界头上。

  在上世纪90年代,台湾政府兴致冲冲的宣布:台湾已进入世界发达国家之列。民进党在政党和总统竞选当中自以为是的认为台湾已经是世界经济发达国家,对选民们提出的施政方案也大多是哗众取宠讨好选民的没有实践基础的社会福利政策。事实上,民进党政府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没有相应的政策和方针,选举时提出的政策更多的是竞选策略的政策而不是长久的执政方针。自从民进党执政两年以来,由于民进党缺乏国民党拥有的社会及党产资源,执行的经济政策摇摆不定,对大陆的经济与政治的决策更是无头苍蝇,对国际上的政治经济形势不能够正确评判,采取的决策号称“中间政策”,但实际上是新型的“假、大、空”。民进党政府在台湾经济及世界经济转型期间的施政表现,实际上已经给台湾整体经济及未来的发展造成了严重的,不可逆转的后果。在未来的两年内,台湾百姓不仅要承担股市整体财富大幅缩水一半,还要继续承担台币大幅度贬值所带来的经济上的更大损失。如果台湾执政当局不能够认真地检讨自己,宏观地看待世界整体经济发展趋势,或者不能在未来采取有效的经济手段和政治策略,台湾就会在短期内陷入经济的萎缩时期,从而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更佳被动。

  在去年,美国发生911 事件,在数日后我写了一篇文章预测了日本将会借此时机采取货币贬值的手段来挽救日本十年不振的经济。果然不出我所料,就在美国911 事件之后,日本政府口是心非地放任日元大幅度贬值。对于日元的贬值各国争论不一,看法不一。但不可否认的是日元贬值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已经给日本经济复苏添加了强心剂,根据最新有关资料显示,日本经济在今年第一季度的增长率已经高达8%,创下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又一个奇迹。也许有人会说:8%的经济增长率不算很高,但是,我们要知道日本是一个经济量很大的发达国家,8%的经济增长率已经绝对是非同寻常,这样高的经济增长足以引起世界各国经济学家及政府经济决策官员的高度重视,或者说,经济学家应该重新深入研究一下货币贬值对整体经济的促进作用到底有多大。或许有人会说,你说的日本和台湾又有什么关系呢,日本经济停滞已经有十年之久,台湾经济在最近十年一直是蓬勃向上,台湾与日本经济怎么可能会相同?

  讲台湾的经济,就要从台湾的产业结构谈起。近年来台湾的整体经济开始向高级产业也发展,主要是代工方式的IT生产,但支持台湾整体经济的还只是外销型的轻工业产品。在近20年,中国大陆经济发展迅速,产品加工业的蓬勃发展,技术提升非常的快,几乎到了日新月异的时候,随着中国大陆更加开放,低廉的生产成本和劳工成本更让中国大陆的轻工业产品行销世界,将台湾制造转换为中国制造,放眼各国企业必争的美国市场,中国制造早已取代台湾制造称为各个大型连锁商业的新宠。特别是中、低档产品,几乎全部由台湾制造改成中国制造,台湾生产的高档产品也同样遭到中国大陆新兴企业的日益蚕食。可怕的是,由于台湾企业的短视,长期以来不重视品牌战略,到目前为止,台湾企业尽管资本充裕,但却没有自己的独特的产品品牌。相反,中国大陆企业却正在逐步建立自己的商业品牌,随着时间的发展,中国大陆产品将逐步将台湾产品驱逐出世界商品制造市场。在产品结构中,台湾产品原来是处于日本及中国之间,中国的企业技术上的发展及对中档产品的竞争本身对台湾企业就形成了巨大的威胁。而目前,日元的贬值又对台湾正努力提升技术品质,与日本竞争的高档产品市场形成了一个新的威胁。日元贬值对日本产品的出口销售有着巨大的推动力,同样也将台湾高档产品挤到一个狭小的空间,使台湾不振的企业受到了双重的夹击。

  对台湾而言,大陆市场日益重要。台湾近年来经济增长趋缓,2002年第一季度台湾对外出口销售增长只有百分之零点三,这主要是对大陆出口所造成的,台湾对香港的出口的也增加7%,增长的部分主要是转口向中国大陆,事实上也是等于是对中国大陆的出口。香港和中国大陆整体的出口市场,已经占据了台湾对外出口总额的40% 以上。相对于台湾对美国的出口份额却是日趋减少,今年第一季度已经下降了百分之六点四,而台湾对日本进出口多年来一直是逆差,台湾出口贸易顺差的国家只有中国大陆。中国大陆已经成为台湾盈利的主要地区,台湾对大陆进出口贸易更是台湾的生命线,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中国大陆的养活了台湾。在未来的可以预期的时间里,我们可以看到失去了中国大陆市场的台湾,经济就会一蹶不振,逐步边缘化。

  由于台湾的经济体系和结构上的问题,台湾对国际贸易及全球经济的依赖度超过了80% 。全球经济衰退对台湾的打击很大。最近两年,台湾经济增长率连续下降了两个百分点,失业率反而增长到了台湾数十年来最高的百分之五点三。由于海峡对岸中国大陆的竞争及台湾政党内斗所造成的行政效率低下,使得台湾在吸引外国资金投资和高附加值产业方面的速度迅速下降,银行系统也是问题重重。日本银行企业面临着高达百分之十二的坏帐比率,中国大陆银行面临着高达27%的坏帐比率,台湾民营银行系统的情况同样不可乐观,尽管台湾有关方面公开承认的坏帐比率只有百分之十六,但实际上,各个方面证据显示,台湾银行系统坏帐比率可能高达18% – 22% ,银行倒闭的情况随时会发生,情况非常危急。庞大的银行坏帐势必要对台湾企业和社会形成巨大的冲击,引发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小企业倒闭也会突发性的产生,民心一旦失去稳定,台湾整个社会就会万复不劫,多年的民主进程和实践就会毁之于一旦。从某种意义上讲,与大陆的“三通”,放手企业进军中国大陆却是台湾转移危机,死里逃生的一个机会。

  在政治上,民进党政府固守台獨的政治教条,目光短浅,阻止台商前进中国大陆固然可以在短期内维持台湾经济,但是,由于台湾资本的情况及技术上的问题,如果台商不能够在欧美企业抢占大陆市场之前进驻中国大陆,台湾企业就等于自绝于世界。失去了中国大陆,也就等于台湾自己失去了自己,台湾一旦失去了自己经济上的独立,民进党梦想的台湾独立就会成为旧日回忆。

  商人的本性是谋利,那里有利益就要到哪理去。早期台商进入大陆是为了挽救自己的中小商人,当大陆开放之后,整体经济环境好转,国际竞争力增强,对台湾形成巨大压力的时候。台湾的中,大企业就不得不面对海峡对岸的这个强大对手,进入大陆寻求发展避免失败就成了企业家心中的主要课题。长期支持台獨政策的长荣公司张荣发的转变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台商进入大陆无非两个目的,一是赚钱,二是发展。既然台湾与没有办法给台商提供这个环境,就要允许台商进入大陆,台湾当局只有看到当前的国际环境,努力改善台湾的生存条件,让台商对台湾有留恋,才能让台湾商人在进入大陆之后将资本转回台湾。但因为中国大陆在国际上对台湾的政治封杀,台商所需要的政治上的支持和政府保护基本上是个零,随着中国大陆在国际政治上的崛起及对国人的保护意识加强,台商转而寻求中国大陆政府保护已是一个必然趋势。一旦这个趋势形成,台湾独立就会成为一个政治笑话,一个口号。到了那个时刻,台湾社会和产业上的全面空洞化就已经形成。台湾独立必然会无疾而终。台商经济上的出走对台湾整体经济上的影响是难以估量,台商在中国大陆的成功转型必然会带来丰厚的回报,这个回报的结果,一方面是对中国大陆经济增长的贡献,另一个方面是根留大陆的影响。台商在未来20年内将逐步转变成为大陆企业和拥有中国护照的大陆人民。所以,台湾当局阻止企业进入大陆是一个非常短视的政策失误,正确的方式是从社会的、环境上、思想上、制度上让台商留恋台湾、认同台湾,将海外赚取的利润转回台湾,只有如此,台湾政治与经济才不会彻底沦陷。

  民进党政府执政两年来,基本上是口号连天,但没有一件具体政策是可以执行的。民进党执政当局仍就以为目前的执政就是竞选,以为口号就可以成为行动,以为声音大就可以赢得民众的支持。实际上陈水扁以及民进党执政当局并非看到台湾未来悲惨的境地,中华民族的“面子第一”的劣根性再次在民进党执政当局身上体现,民进党在没有执政经验及经济管理经验的同时,反而不顾台湾未来只顾眼前利益,对台湾企业的发展不管不顾,政治上跳不出台獨党纲,结果就形成了近年来怨声载道的现象。从宏观上看,中国大陆的崛起本身就对相同产业结构的亚洲其他国家地区和地区形成了巨大的经济已威胁,台湾企业本身具有同文同种的优势,鼓励台湾企业进军大陆本来是政治与经济都可以获利的最佳方案,但短视的政府却让台湾企业不断丧失良机。企业经营的恶化造成了金融行业的萎缩,企业倒闭及恶性裁员造成银行大量坏帐增加,台湾银行系统的坏账比例远远超过国际标准,直追中国大陆。台湾民进党政府公布及实施的经济政策和福利政策不断跳票,企业主怨声载道,劳工阶层苦不堪言、危机四伏,百姓财富的大量缩水,又反过来形成台湾社会广泛的心理危机和经济恐慌,更形成了经济与政治上的恶性循环。经济布局上的失误和政策指导上的失误所造成的损失远高于政党轮换所造成的新的局面,更有可能是在未来台湾因为经济恐慌而陷入政治上的、民主上的倒退。

  根据资料显示,台湾对中国大陆的进出口贸易顺差多年来超过百亿美元,台湾政府为了保持这个顺差及台湾企业根留台湾的短期繁荣而拒绝三通,这样的结果势必造成台湾企业发展短视和萎缩。一旦台湾与中国大陆实行三通,大陆企业产品必然会以廉价的优势席卷台湾市场,台湾的中小型企业很难抵挡中国大陆的廉价产品竞争。与其维持现在的虚假短期繁荣,不如早日扶持台湾企业进入大陆争取发展。从目前的状况看,中国大陆加入WTO,台湾企业进入中国大陆已经丧失先机,三通势在必行,三通不仅能挽救台湾股市,更可能会在短期内使台股指数攀升万点。再者,中国大陆廉价商品冲击台湾市场也是早晚要发生的事情。在中国大陆廉价商品进入台湾之后,台湾大量中小企业阶段性倒闭就会发生,失业率必然要大幅度增长,台湾金融业坏帐比率还会持续增加。在这个关键时刻,台湾当局如果不能顺应时势,对台湾企业改造转型加以辅导,台湾企业就会随时跑路,将资本投资到中国大陆。否则,投资到大陆的台商就会坚定地留在中国大陆。台湾不但要失去赖以生存的中小加工出口企业,而且也失去了利用资本的优势和技术优势、管理经验垄断大陆新兴企业的机会。这时候的台湾经济就会陷入长期的停滞之中,台币大幅度贬值势不可挡。

  从台湾经济发展史上看,台湾模式的无非是的模仿日本和美国,日本长达十年的经济衰退至今还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法,台湾并没有日本的经济实力和社会环境,面对著中国的大陆日益严重的压力更难找寻到一个良策。美国的经济转型成功,本应该给台湾一个良好的示范,台湾应该模仿的美国成为中国大陆企业的上游主导,但可惜的是台湾执政当局并没有这样一个远见,在过去的十年,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缺乏经济基础的政治争斗上,也丧失了依靠经济主导大陆企业发展台湾企业的最佳良机。台湾企业对美出口市场的衰退,充分显示了台湾地位来的经济危机。台湾的社会机制与中国大陆截然不同,中国大陆的银行坏账可以依靠中共的统治及中央控制的庞大社会财富来的弥补,台湾则没有这样的机会和可能。台湾银行的倒闭必然要动用中央政府的财政支持来挽救,我请各位看看今日的台湾政府,有多少钱能够拿出来挽救台湾的银行,又有多少人会支持。

  在未来的5 年中,台湾地面临着大陆和日本的两面夹击,同时又要面对庞大的金融坏帐的威胁。台湾当局可以采取的解决办法只有3 条:1 增加税收;2 调整利率;3 货币贬值。目前看,台湾政党轮换内斗频繁,为了选举争取选民支持的考虑,各个政党都不愿提出增加税收的方案,调整利率相对于台湾政治上的不稳定,风险很多,更有可能触发资本外流,加重台湾经济衰退。为了促进台湾经济地位来发展、抢夺海外市场,台湾当局最有可能的政策就是放任台币贬值。从政治角度上看,这也是台湾哪一个政党都要选择的最佳方案。

  从世界宏观角度上看,台湾货币贬值冲击最大的将是日本、韩国、新加坡,最有利的是美国。任何一个亚洲国家都不愿意看到周边其他国家货币贬值,台币的贬值势必要引发亚洲其他国家新1 轮的货币贬值,更有可能造成亚洲新兴国家的全面经济衰退。对中国大陆的影响也相当的负面,但这是台湾唯一的自救出路。各位可以试想:不进行货币贬值,台湾银行高达20% 的金融坏帐如何处理?货币不贬值,台湾是否能够依靠技术提升和品质提升夺回被中国大陆企业蚕食的欧美市场?台湾企业是否可以消化中国大陆低成本制造业的冲击?台湾企业是否能够保持的中国大陆更高的技术提升能力和品质提升能力?台湾的技术水准还能保持多久优势?台湾是否在短期内挑战日本,产业全面生级?如果各位对上面问题的回答都是:“不”。那么,你们能够为台湾未来经济发展找到解决的良方吗?日本政府面对十年经济地痿缩,在最后都不得不采取货币贬值政策来刺激经济复苏,台湾还有比日本更好的经济专家吗?还有更好的社会制度吗?还有更好的经济体系吗?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台币贬值势在必行!

  作者:草庵居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台币贬值——势在必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