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吉尔汀斯:中国高速路修建工程之冷观察

  英国《卫报》2002年10月31日文章:大规模修路并没有带来相应的功效

  一百年前,西方列强争先恐后插足中国的铁路建设——要么直接参与施工,要么向羸弱的清政府提供贷款,以掌握铁路的实际控制权。如今,对中国的土地资源享有绝对主权的中国政府正按照自身需要,积极扩展国内的公路网络,在改善交通状况方面,中国政府一向出手阔绰,大量资金源源不断流入公路建设工程项目,中国的公路交通面貌随之日新月异。

  上个星期,中国交通部副部长胡希捷表示,中国将在2010年之前“基本消除交通堵塞的状况”。在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城市和乡镇,更宽敞、路面质量及配套设施更齐全的公路正向四处延伸,这些现代化的公路不但使城市内部的面貌焕然一新,还将本来交通往来不便的各地城镇紧密联系了起来。

  到2010年,全中国公路总长度将超过2 万2 千英里,再过十年,这一长度还将翻番,达到4 万4 千英里左右。全国唯一尚未进行公路建设规划的省份是边远的西藏和青海。

  从北京出发沿赏心悦目的现代化高速公路朝东北方向而上,人们可以直接达到沈阳,很快,京沈高速公路的延长线还将继续北上,直达黑龙江畔。连接北京和上海的高速巴士线路已经开通;以上海为起点,人们可以沿着西去的高速公路,轻松穿越若干长江沿岸省市,直达三峡工程的所在地。这条横贯东西的高速路最终将通过富饶的四川盆地,将川西阿坝的风情和上海的酒绿灯红牵系于一线。

  其他引人瞩目的高速公路工程还包括从北京直达香港的南北大动脉以及以上海为起点,沿东部海岸线曲折而下,深入南部沿海省区,同样是连接香港的坦荡通途。

  纵观21世纪头20年中国公路建设的全盘规划,人们不禁慨叹此计划的宏伟和卓绝。但是,当笔者回忆起自己在中国的高速公路上行车时的几段经历,却忍不住质疑中国政府大规模加强公路建设的合理性。

  画面一:中国的高速公路是真正意义上的“高速”公路——在几乎空无一物的高速路上,车辆风驰电掣般飞驰而过——这样的画面对西方人来说,恐怕只有在电影屏幕上才会见到;身穿黄色短夹克的清洁人员时不时排着队大摇大摆踱上高速公路,将路面上的垃圾清扫到一旁,其神态自若,仿佛自己并非身处时速一百二十以上的车辆来来往往的高速路段,而是在打扫乡村便道旁边的绿化带。

  仍然是在这样的高速公路上,在附近耕种忙碌的农民随意翻越公路的护栏,公然横穿高速公路,然后又从另一端的护栏翻出去,不仅是成人,就连孩子们也对在这种危险的“捷径”间自由出入乐此不疲。

  画面二:中国高速公路上的长途巴士司机似乎并不乐意接受政府花巨资修建高速公路的好意。当巴士行至高速公路的收费处,司机同志立即来个突如其来的大转弯,费了一番气力之后,大型巴士那笨拙的车身终于被成功塞进了高速公路一侧拥挤的辅道,“要缴费?我不走你那高速公路就是!”就这样,走高速公路只需要两个小时的路途往往要耗去乘客五个多小时。

  毋庸置疑,诺大的中华大地需要更多高水准的公路(增加铁路里程对中国改善交通的意义同样重大,中国政府也十分重视建设铁路网络)。在方圆960 万平方公里的辽阔疆界之上,目前已经交付使用的170 多万公里公路仍然无法满足人员物资大规模流动的需要。

  实践证明,当一条高速公路将本来僻静、相对落后的乡镇与外界相连,沿线的公交巴士、私营出租车开始增多,方便的交通缩短了市场与生产基地之间的距离,公路沿线的经济迅速可见起色。

  然而,中国的高速公路往往不能跳出沦为各地现代化建设成就标志的窠臼,这些工程浩大、耗资惊人的大手笔工程除了能够满足城市规划者虚荣的成就感之外,并不能很好的发挥其交通枢纽的作用。此外,政府对高速路建设的大量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对规模较小、地区性更强的公路建设工程的投入。随着中心城市周边房地产业的升温,一些人积极倡导为这些房地产开发项目配套八车道的高速公路,这种征用市郊农田,建设公路的项目是否合理,是否值得投资需要有责任心的城市规划者仔细捉摸,如果官员们只图利用“我们拥有20米宽的高速公路”来炫耀城市规模,而不顾浪费资源,进行缺乏远见的建设,中国的公路建设事业难免将受到损害。如果所有的高速公路建设资金能够物尽其用,遵循多层次、多地区结合的策略,合理规划,相信中国的公路建设事业能够取得更显著的收效。

  最近,北京交通部的某位官员在中央电视台的一次访谈节目上充满骄傲的表示,北京不久将拥有五环和六环高速公路——从这个角度来说,东京和巴黎的交通状况根本无法与北京相提并论。在上海,城市规划者们计划在市中心取缔自行车,为繁重的车辆交通争取增长的空间。

  最近,中国交通部胡副部长在一次关于道路建设的论坛上发表言论,强调了加强道路安全、推广低耗能机动车、注重环境保护等问题。他明确指出,中国未来的公路建设应该以安全保障和速度保障并重,中国的公路建设文化需要进行概念性的改革。

  随着中国公众参与社会事物的意识增强,更多的人将对计划中的大型高速公路建设工程提出疑问。在北京和上海,已经有不少人士和团体开始积极游说政府停止拆迁旧式建筑以扩展公路。可以预料,在马路骁骑中流行的“带安全带的司机不是好司机”的说法也将随着人们观念的进步而逐渐消失。

  总而言之,我们希望中国能够在道路规建领域汲取西方国家的教训,在大型高速公路项目盲目铺开之前,三思而后行。

  作者:约翰·吉尔汀斯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高速路修建工程之冷观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