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涛:火灾的电视报道

  在日本看电视,经常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你正沉浸于一部电视剧或娱乐节目的时候,突然电视会发出一种嘀嘀嘀警报声,旋即在电视屏幕的左上角出现一排文字,速报某某地方发生几级地震,或者某个城市出现车祸,或者哪里出现台风海啸。

  9 月1 日深夜2 时左右,我正在观看NHK 的午夜影院,突然电视发出一种寒心的警报声,左上角闪出一排文字:NHK 速报:“歌舞伎町杂居大楼火灾,多数人受伤。”十几分钟后,午夜影院被中断,播音员播出了这一突发事件:“凌晨1 时左右,在新宿欢乐街歌舞伎町中心ごま剧场50米处的一栋杂居大楼发生火灾……消防车几十台救火,有人从楼上跳下。因为昨天是星期五,人群拥挤,消防车进入后,难于前行……”

  NHK 直播现场。红灯闪闪,消防车已集中上百台,有两台高架吊桥,消防员破窗进入楼内搬运被害者。NHK 记者采访拥挤的行人,询问发生的情况……接着,播音员说已有7 名负伤者被送往医院,院名是“日大板桥医院”、“东京医科大学医院”……在后来的两个小时内,NHK 播音员反反复复说以上的话,并不断地补充新的受伤人数及增加医院的名字。两个小时后,NHK 开始在医院前进行实况转播。

  而当我把频道调到“富士电视台”的时候,发现富士电视台也已中断了播出的节目,进行现场直播。当NHK 播出“死亡7 人”时,富士播音员说: “根据富士电视台对各医院的独立调查,已死亡13人。”富士电视台的电视屏幕上打出“32人心肺停止”的字幕,叫人心惊肉跳。

  NHK 为了全国观众迅速、全面地明了现场及抢救情况,不断地转播现场记者报道,内容先问是“目前的抢救情况?”播音员突出的是受伤人数和“重伤”人数,以及向医院分送情况,报告警方发布的死亡人数,至早上8 时,44人死亡被确定。接着是公布已知的死者姓名,开始只有3 人,渐渐地NHK 屏幕上尽是医院和死者的名字。

  9 月4 日上午,各民间电视台几乎全部集中转播这44人死亡的大事件。《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日本经济》以及远在九州地区的《西日本新闻》等的晚报全以头版头条,连续六七个版面详尽报道了这一火灾,东京十几家体育晚报、娱乐晚报、比如《现代晚报》、《东京体育报》更是连篇累牍。

  所有这些报道的焦点都在一个“人”字上,即人的伤亡的问题上。当日本普通老百姓由于灾害而受到威胁或侵害时,本与他们无关的媒体都对其表示出莫大的关注和同情。对比之下,国内一些地方对一些重大事故的处理和报道却令人忧心忡忡。近两年,国内先后发生过河南焦作“天堂影视厅”火灾、河南洛阳“东都商厦歌舞厅”火灾、重庆武隆县塌方事故、广西南丹县甲坡锡矿矿井被水淹没事故、北京“蓝极速”网吧火灾,还有最近的南京特大投毒案等等死亡事件,我们的一些主管官员又是怎样来处理的呢?我们的媒体又是怎样来报道的呢?前不久哈尔滨的一家煤矿发生了瓦斯爆炸,在笔者所能找到的新闻中,有一种令人极不舒服的倾向充斥其间,报道的基调和重点竟然是大写特写在该次事故中有30%的中、高级干部遇难。

  媒体对发生的事件迅速、准确、全面、详尽、公正、中立报道,除了体现媒体本身的特质,显示这个社会对生命的极端重视,还可增强重、特大事故处理的透明度。9 月1 日,歌舞伎町发生火灾的那天,正是日本的“全国防灾日”,小泉首相穿着一身工作服,在政府防灾办公室会上发言说:“今天凌晨,歌舞伎町发生火灾,造成40人以上死亡,我为牺牲者的福而祈祷。我已要求有关部门彻底调查事故原因。”

  在日本,任何事件绝不事先报播经济损失有多少千万,多少亿元,第一是受伤人数,第二是医院名字和抢救方法,第三是是不是已经吸取了教训,做到亡羊补牢了。

  而我们呢,据新华社报道,仅去年全国煤矿就发生了8 起一次死亡30人的特大事故,造成373 人死亡。对这些死亡者,煤矿经营者往往采取付抚恤金跟死者的家属私了的方式来平息事端,金额从1.5 万元到2 万元人民币不等,这样那些经营者在出事之后的损失并不太大,还有些死亡家属在亲人死亡后,煤矿经营者和当地的一些官员使尽一切手段,禁止他们的随意行动,封锁所有的消息。如此“善后”,焉能不“亡羊”?

  《战国策》中有这样一段话:大臣庄辛对楚襄王谏曰:“臣闻鄙语曰: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新闻媒体的广泛、深入、全面、公正的报道,根本不是有些官员所说的什么唯恐天下不乱,其所做的一切是让人们了解事情的真相,告诫人们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原载:《南风窗》

  作者:汤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火灾的电视报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