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娜:珠三角走下神坛?

  2002年10月17日至19日,广东虎门,第一届珠三角经济论坛在这里举行。几乎与此同时,苏州、杭州也在召开同样类型的、探索区域经济发展的更高级别的会议。当然,这不是偶然的,珠三角与长三角的争霸已是不争的事实。珠三角已经从神坛上走下来了吗?它接下来要走向何方?

  告别巅峰?

  毫无疑问,珠三角地区已经、并且必将继续取得辉煌的经济成就,改革开放先行一步,这使它在全球加工业和贸易领域有着国内许多地区可望不可及的地位。然而,在中国日益融入世界经济,WTO 浪潮席卷全国的时候,珠三角却出现了弱于长江三角洲地区和环渤海地区的发展势头。

  一组数据映入人们的视线。2001年,广东省GDP 占全国的比例为11% ,上海是5%,江苏省是10%,浙江省是7%,总量的差距已经非常小。而同年广东省的外贸增长率为1.2%,远低于上海在该指标上的12.4% ,江苏的12.7% ,浙江的21% 。

  经济学家萧灼基在此次珠三角经济论坛会议上指出,珠三角的企业缺乏危机意识,没有看到珠三角的企业群体已经到了关键的战略调整期,过去曾有的地缘优势、政策优势还没有转化为更加牢固的经济优势和品牌优势。一些企业自我满足,固步自封。追求暴利,追求超常规发展是这些企业的特征,而不善于参与国际竞争,不善于驾驭金融、资本工具;在技术上只崇尚借鉴,不善于创新;重视科技人才,轻视管理人才;人文社会发育不全。他甚至尖锐指出,对于珠三角地区而言,通常的说法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然而实际上,挑战是现实存在的,而机遇却是潜在的,不确定的,珠三角已经失去了绝对的优势地位,并有可能在没有抓住改革时机、消除潜在忧患的情况下沉沦。

  科龙集团总裁刘从梦说,珠三角、长三角暂时处于并驾齐驱的地位,但是珠三角对于企业而言有不可忽视的缺陷。一是针对内销,有链条长、复杂化、成本高的缺陷;二是投资的软环境培育有问题,政府重视不够,造成企业生产负担重;三是市场辐射功能弱,而长三角的市场辐射能力比较强。加上珠三角的固有弱点即文化沉淀不够,人力资源无法在短期内得到更新,因此珠三角在中国的经济霸主之位已经动摇。

  来参加论坛的一位东莞私营企业主张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不只是台商,有实力的大陆私营企业主也纷纷到长三角开设企业,当然这边的企业短期内是不会放弃的,珠三角不会这么快就沉寂。但是他也表示了对当地投资环境的不满—“就看虎门的出租车吧,上车绝对不打表,起步就要你20元,也没什么交警来管,因为交警数量太少了。长期这样下去,怎能吸引人才、发展经济呢?”

  回归不是悲剧

  30岁的江苏人许明敏去年从广东回到苏州工作。“苏州现在今非昔比了,许多国际知名的企业都在这里设厂,用欣欣向荣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有能力的年轻人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合适自己的工作。我也终于可以回家乡了。”许明敏告诉记者,他十几岁中专毕业就离开江苏到广东打工,还曾经被劳务输出到新加坡打工数年,经历十多年磨练成为目前市场上非常紧缺的高级技工。但是他对家乡的思念从来没有停止过。江浙经济目前的加速发展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强大的召唤,他很快在苏州找到了合适的工作,收入比他在广东珠海打工的时候要高出许多。

  “能够离家乡近一些了,这对我来说是更重要的。现在外面虽然有那么多打工的,但是如果不是家乡太贫穷,有多少人愿意这样背井离乡呢?”许明敏对记者说。

  雄踞霸主地位,是珠三角昔日的荣耀。但从全国着眼,多极化发展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上海交大的孟宪忠说:“我们应该用更加积极、更加开阔的视野去看待这场新世纪的区域之争。”珠三角的霸主地位的动摇,意味着长三角、京津唐地区的崛起,意味着更大片的地区经济的加速前进,意味着更多的资源将向这些地方配置。而许多像许明敏一样的建设过珠三角的人能够回到自己的家乡,乡情、亲情被满足,则有着超乎经济数字之上的正面意义。

  对外贸易大学教授、WTO 专家徐进亮说,珠三角地位的变化,是一种正常的回归。“改革开放之所以取得成功,就是因为引入了竞争。政策和地缘优势为珠三角开了路,开路是必要的,没有开路就没有先行者,然而在先行者发现一块绿洲之后,更多的探索者就会上路,去探索更多的绿洲。一个先行者的力量是有限的,它能够探索到的绿洲也是有限的。”

  尴尬的原住民

  广东省南海市的出租车司机刘生告诉记者,他不是南海本地人,所以相对比较贫穷。但是这个“比较贫穷”的刘生,家里有两处四层楼房,他本人还拥有两辆出租车,每辆价值30万。记者对他的“贫穷”表示惊叹的时候,他说,如果是本地居民,只要有户口,靠分红就可以比他富有得多,而没有本地户口的他,还需要自己出来开出租车,这么辛苦还是比不上本地人富有。刘生说:“你看看街上,走得最慢的,就是本地人。茶楼里,叹茶叹得最久的,就是本地人。不会打麻将的,大多不是本地人。有看书习惯的,几乎都不是本地人。钱来得太容易,他们就不去努力赚钱了,只消磨时间就好了。因为我自己是湛江人,湛江不如南海富裕,农民卖了地也没有多少钱发,要不然我也肯定这样过舒服日子。”

  来自肇庆的梁先生考入中山大学后并没有看到乡亲的赞赏眼光,因为其他没有念大学的孩子和家里一起做生意已经赚很多钱了。他说用功读书的他一直是同乡中的异类,从初中开始他就发现自己的同伴几乎没有人读名著,在课外聊时政也会引起大家的嘲笑。他说:“虽然我是广东人,但是我要说有些广东人的文化素质实在是太差了。而且按照大家这种对待学习、文化的态度,广东人的素质要继续差下去,甚至要差至少一代人。”他说,“许多广东人瞧不起外地人,但是实际上有多少人想过,如果外地发展起来,外地人纷纷离开广东,广东人能做什么?广东剩下什么?”

  有学者指出,在珠三角的所有问题当中,人力资源的问题是关键,而原住民的文化素质又是关键中的关键。改革开放当中,土地成为优势资源禀赋,为广东原住民赢得了致富的筹码,“土地把广东人养起来了”,许多拥有土地的广东人在摆脱贫穷走向富裕的同时,也失去了自己创造财富的能力和欲望,成为食利阶层。同任何社会的食利阶层一样,它的特征就是低学习能力和低创造能力,对整个社会有负面的示范作用。要真正提高广东人的文化素质,可能还是要从这个分配制度着眼,打破一劳永逸的现状,培养广东人用双手和头脑创造财富的意识。

  孟宪忠说: “21世纪,区域的竞争其实是制度在竞争,而制度的竞争要靠政府的锐意改革。”他还指出,对于珠三角政府而言,眼下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要把珠三角逐步改造成为一个知识型的社会、学习型的社会,要带动文化的储备。

  未曾失落的天堂

  东莞台商联合会的副会长郭山辉曾因为和当地政府有细节上的摩擦,怒而将自己的大型家具厂从东莞迁往江苏某个小城,从而使连带的好几家工厂都随之迁往该地,但是郭山辉还是客观地说:“珠三角有自己的缺陷,比起长三角的势头最近有些疲软,但是珠三角对于台商的魅力还是不会褪色的。世界工厂看中國,中国工厂看广东。珠三角打造世界工厂的基地是有实力的。”

  珠三角研究中心的王廉在会议上指出,珠三角地区已经为走向“世界工厂”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珠三角经济的外贸依存度达到80% ;在珠三角范围内存在三种工商语系和三种货币;这里已经建立了强大的现代化物流运输中心;成片的城市群已经崛起并在城市群中形成分工;这里的海外华人占全国的2/3 ,拥有2000亿美元的资产实力作为后盾;全国1/3 的打工族聚集在这里,形成了一种特有的多元文化;拥有250 万专业技术人才;在五大主导产业上领先全国。王廉告诉记者,珠三角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打造世界工厂的实力,但问题是珠三角还没有理清自己的思路,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工厂。他说,英国、美国、日本三个历史上的“世界工厂”的演变规律告诉我们,珠三角要走向世界工厂,最需要的是大力提高政府与企业的创新政策与科研水平,建立适合WTO 的政策机制,培育自己的高端核心创新技术,打造自己的核心技术产品,竞争于国际市场。

  萧灼基提醒说,珠三角已经具备了某些成为世界工厂的条件,但是距离还很远。未来将是珠三角企业大洗牌的时期,在更加严峻的形势下,破产的、亏损的、被淘汰出局的企业将会增加,而人才竞争的加剧,将会有更多的人失业,从而考验我们的社会基础和保障事业的承受能力。只有深层次的变革,锐意进取,有付出代价的魄力,珠三角才会在新世纪迎来新的天地。

原载:《南风窗》

  作者:黄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珠三角走下神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