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中国真的通货紧缩吗?

  日本《经济学人》周刊2002年12月17日一期文章:中国真的通货紧缩吗?(三井物产战略研究所)

  现在,中国经济持续景气。据可靠预测,2002年全年的GDP 增长率为8%,人均GDP 突破1000美元,进出口总额将达到600 亿美元,直接投资(实际利用金额)也将达到500 亿美元,均将创历史最高记录。但在高速增长的背后,中国也面临着成堆难题,其中之一就是通货紧缩问题。

  据中国统计,2002年1 —6 月零售商品总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6%,但增长率却下降了1.5%。02年1 —7 月的零售商品物价指数和消费者物价指数分别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9%和0.8%,尤其是消费者物价指数到02年10月已经连续14个月下落,继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为严重的通货紧缩状况正在持续。

  此外,生产资料和原材料价格也在不断下跌。2001年12月的生产资料价格比同年1 月下降了7.2%,2002年1 —4 月又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6.3%、5.4%、4.7%和4.4%。原材料价格也在持续下滑,02年1 —4 月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4.8%、4.6%、4.7%和3.8%。今年4 月以后,两者也未能呈现止跌的迹象。

  这种通货紧缩现象的直接原因在于生产过剩。根据1999年对全国600 种商品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80% 以上的商品的生产能力都超过了居民的需求,没有一种商品无法满足需求。在440 种主要工业产品中,约有90% 的供给大于需求。在城市地区,许多商品已经处于需求饱和状态。

  这种供需失衡的状况使企业间陷入了严酷的价格战争。许多企业为了生存,不得不参与进降价竞争。而且,“价格破坏”蔓延的结果是许多中国企业陷于“无利润的繁忙状态”之中,企业收益降低。企业业绩的恶化又导致职工收入减少,研究开发能力下降,企业投资热情降低等反应。

  此外,就业难、农民收入增长缓慢、股价下跌引发的逆资产效应以及关税下调等也加重了通货紧缩现象。由于国民消费占中国GDP 全体的60% 以上,通货紧缩的再度出现可能引发企业减产、员工减收、个人购买力下降等一系列连锁反应。就经济整体而言,虽然高速增长仍在持续,但通货紧缩现象对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

  1988年和1993年,中国政府曾两次成功战胜通货膨胀现象,但在对付通货紧缩方面尚缺乏经验。当前,中央政府以公共投资为中心,实行了一系列的积极财政政策,但这种政策本身也有限度,许多人对其是否应该坚持下去已经抱有了疑问。

  在“西进”中找活路

  从近10年中日两国的GDP 和进出口的发展轨迹来看,飞跃式前进的中国和停滞不前的日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1991年到2001年的11年间,中国GDP 年均增长率达到惊人的9.9%(相当于日本的7.5 倍),经济规模扩大了3.1 倍。中国的经济总量也从世界第10位(3792亿美元)上升到了第6 位(11590 亿美元)。随着经济规模的扩大,进出口也在不断膨胀,2001年的出口总额是1991年的3.7 倍,进口为3.8 倍。与此相比,同期日本的GDP 仅上升了1.3 倍,出口和进口分别提高了1. 3倍和1.5 倍。

  为了使这种发展势头能够保持下去,11月份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16届代表大会政治报告中提出了“GDP 到2020年翻两番”的目标。也就是说,GDP 要从2000年的1 万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4 万亿美元。如果能充分利用好与发达国家人均GDP 的差距、沿海和内陆的地区差距、城市和农村的收入差距等“三个落差力”的话,今后20年里中国年均GDP 增长率达到7%、“GDP 翻两番”的目标将很可能实现。如果再考虑人民币升值等因素,2020年中国的GDP 将达到5 万亿美元左右,经济规模将与日本相当。

  但要实现该目标,第一大难关就是如何应对严峻的通货紧缩状况。这对刚刚起步的胡錦濤体制将是一大挑战。

  在胡錦濤为首的中国共产党新领导核心中,新疆(王乐泉)、四川(周永康)、重庆(贺国强)、湖北(俞正声)等内陆省市的第一把手都进入了中央领导班子,胡錦濤总书记和下任总理的有力竞争者溫家寶都拥有内陆地区的工作经验,这种现象是一个重要信号。今后,中央政府在经济运营方面,内陆地区的影响力将超过江澤民时代。新的党中央将更将重视开发内陆地区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

  这种“西进”(拉动内需)方针如果能够有效地与开拓内陆市场相结合起来的话,国家的内需将得到新的调动,有助于缓解现在供需不平衡的状况,同时内陆地区也将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只要能挖掘出新的需求,就能防止中国滑入真正的通货紧缩之中。不仅如此,对于担心中国“东进”(扩大出口)威胁的亚洲各国来说,甚至对于全世界来说,这都是一件好事。

  “中国在牵引着世界经济”——听起来似乎不错,但实际上这是一种对中国经济的过大评价。我们需要认识到中国经济中潜在的风险因素。

  中国加入WTO 已经一年。从2000年的GDP 来看,如今中国的经济实力排名世界第7 位。有观点认为,从购买力平价来计算,中国已经超过日本。从贸易规模上看,中国虽然尚无法与日美相比,但也占全球贸易的4%,排名全球第6 位。回想20年前第26位的排名,进步是显著的。在接受外资方面,UNCTAD(联合国贸易开发会议)预测:“2002年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再从双边关系来分析。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是日本,2000年中日贸易总额为877 亿美元,中美贸易略逊于中日,也达到800 亿美元。但是,虽然中美贸易的规模在扩大,贸易的不均衡也在不断扩大,甚至有超过日美贸易不均衡局面的趋势。在相互依存不断提高的同时,双边贸易摩擦也在加剧。除对日、对美之外,中国对韩国的贸易为360 亿美元,对东盟为380 亿美元规模。大陆对台湾的贸易为320 亿美元。

  从投资面来看,中国大陆2001年实际利用外资488 亿美元,最大的投资国(地区)是香港(含澳门),其次是美国(44亿美元)、日本(43亿),以下依次为台湾、韩国、新加坡等。中国之所以热心于与东盟缔结自由贸易协定,一方面固然是为了牵制日本,但更大的目的是要通过贸易,进一步提高区域内的相互依存度。

  但是,贸易规模的扩大,一方面虽然反映了双边关系的紧密化,但这未必一定能给中国的贸易伙伴带来经济的复苏。也就是说,虽然贸易和投资规模不小,但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联系并不密切。本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推动了香港经济的复苏,对日本也产生了间接的波及效应,这是事实。但是,由于中国的发展依赖出口主导型经济,廉价的中国产品大量流入他国,导致市场物价下跌,加重了通货紧缩现象,也可以说是减缓了经济复苏的步伐。

  “世界工厂”的实际状况

  “中国= 世界工厂”——如今这种论调十分盛行。从主要产品在世界总产量中所占的比重来看,这一评价似乎并不言过其实。

  以耐用消费品为中心,中国在原材料、高科技产品、IT产品中的许多领域中,产量已经高居世界第一。在出口商品领域,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商品占据了世界第一的位置。鱼、蔬菜、生丝、纺织品、旅行用品、服装等几乎所有的轻工业产品都可能产自中国。

  但是,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中国真正号称世界第一的产品中,多数是家电类的组装型产品。从零部件数量来看,多不超过数千件。而在汽车、工业机械、船舶等零部件数量在10万以上,在飞机、火箭等拥有30万以上零部件的产品领域,在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等极为精密和附加值高的产品领域,中国所占的市场份额仍然很低,而且技术力量非常薄弱。换而言之,从“产业实力”的角度来看,说中国是“世界工厂”为时尚早。

  即使在家电产品和影像仪器方面,彩电显像管、空调压缩机等关键零部件的国产化比例尚较为低下。中国独自研制生产的产品还很少。“Made in China ”固然没错,但实际上却是“Made by 外资”。

  但是,随着加入WTO ,中国经过国内产业的重组,产品也会从原材料向高附加值产品转移,中国货在世界中的地位必将不断上升。

  就未来而言,亚洲自由贸易区域一旦实现,区域内的产业分工将会得到进一步发展。

  何谓真正的消费结构

  在最近的中国,随着经济发展和各种限制的放宽,出现了新的阶层,这给经济和消费结构带来了很大变化。

  根据对现地的调查,汽车、住宅、高级家电等商品最近在中国极为畅销,这反映了中国生产力和收入水平的提高。同时,调查也显示了政府限制的放宽和中国的“小政府化”(财政负担减轻)。

  但是,国民全体的购买力是否有了很大提高呢?调查显示未必如此。

  尽管人们都在惊呼中国“私车时代”的来临,但最受欢迎的本田“雅阁”型轿车(广州产)售价29万元,对私营企业家来说不过是两年的收入,但对一般工人来说却相当于30年的工资,可望而不可及。“10万元轿车”虽然有普及趋势,但同样的情况仍然存在。

  住宅市场也是最近中国的一大热点。以大连为例,平均价格为每平方米3560元。但上海、北京一等地段的房价在每平方米8000到12000 元。一套100 平方米的高级住宅在北京需要80万—120 万。

  再看大型彩电,大连产的东芝彩电将顾客定位在只占沿海地区1%人口的“富裕阶层”身上。把目标定在“富裕人群”身上的在华外资企业推动了中国迈向“世界市场”的步伐。可是,这又在另一方面加剧了外资企业之间、国内企业和外资企业间的竞争,成为了通货紧缩的又一个原因。

  离“世界市场”还较为遥远

  近20年来,依靠外需主导型(出口与外资)经济结构,中国经济而获得了高速发展,并凭借此树立起“世界工厂”的地位。然而,在利用极为廉价而丰富的农村劳动力的同时,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度支撑起来的超群价格竞争力已经成为全球性通货紧缩的元凶。

  即使从社会稳定的角度来考虑,中国经济今后也必须保持住7%左右的增长率。为此,今后的中国经济有必要向“内需指向型”转移。此外,为创造就业机会、缩小沿海和内陆地区差距,国内资本投资必须得到充实。明年即将产生的新政府所面临的课题还很多。只有从“世界工厂”转向“世界市场”,中国才能对世界经济做出更大贡献。

  作者:经济学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真的通货紧缩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