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清川:从钓鱼岛看日本人的认识逻辑

  如果按照日本人的逻辑来推理的话,钓鱼群岛的主权是属于日本的。

  我这里指出的是,日本人的逻辑,而不仅仅是日本政府的逻辑。在钓鱼岛的问题上,日本国内的许多看法和政府并无二致——我们是承认任何一个民族都是有民族主义和民族利益的,在这一点上,日本人和中国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在涉及领土的问题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都是有民族主义的——同样我也不排除日本有许多人是不赞同这个看法的。

  首先我们来看日本人的政治逻辑。在近几年来,日本不断地在突破和平宪法的限制,试图恢复大国的地位,这从多次寻求出兵海外,在许多国际重大事件上积极参与上可以轻易地判断出来。成为一个国际性大国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梦想,在这一点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日本赖以期望成为国际大国的原因是它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很强大的经济体了,完全有担任一个大国的经济能力,也就是“经济优则大”逻辑。当然,经济实力的强大意味着很多,例如可以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军事建设,可以对弱小国家进行经济援助,可以进行文化输出等。

  但是,这个逻辑的重大缺陷在于它只是强调了硬币的一面,而完全忽略了另一面。一个大国地位的形成,不仅仅是经济实力所决定的,还在于它的历史表现、它的道德完美程度以及它对世界秩序安排的贡献。无论我们现在如何评价美国的“霸权”,显然,在以上几点,美国在国际上都是得到了相当的承认的。如果历史、道德和秩序这几点,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越强,它的世界文明的危害也就越大。德国如今在欧洲是一个公认的大国,无疑也是以上几点所共同决定的。

  从这里,我们可以再推理出日本人的第二个认识逻辑,即历史逻辑。有许多人不断地再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日本在二战之后不能像德国那样进行彻底的认罪,为什么不能在南京大屠殺纪念碑前下跪,为什么不能向东南亚人民诚挚地说一声我错了?

  从现实政治的角度上来说,日本的政客,即便他心里承认日本是犯了罪的,但是他仍然必须去参拜靖国神社,因为这是日本国民心态的需要。在这一点上,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了日本人的总体认识,千万不要以为仅仅是日本政客故意之所为。无论一个多么独裁的国家,民众的集体声音总是能够得到某种程度的体现的,更何况日本是一个实质民主的国家,政客的沉浮在很大程度上是公众票权所决定的。如果日本民众主体有认错意识的话,那么日本政客早就下跪认错了。

  日本人的历史逻辑简单地说,就是“存在即合理”。例如,在一次关于南京大屠殺的民意问卷中,一位日本主妇这样说道:“你们的秦朝在统一六国的时候,长平之战一下就杀死了40万人,为什么南京死了30万人你们就不愿忘记呢?”这种想法在日本是非常有市场的,在日本人的眼里,任何一个国家都曾经犯过不可饶恕的罪过,但是这些罪过都被承认了,被合理化了,那么当时日本抱着“大东亚共荣”这样一个“善良的愿望”进行的一场战争,其中的牺牲是必然的,为什么惟独要他们来认错?

  历次篡改教科书,并不是他们不知道历史的真相何在,而只是故意在制造另外一种“真相”,以使他们的这个历史逻辑得到承认。

  从以上两种逻辑,就不难进一步再得出他们关于领土的逻辑,也就是“占领即拥有”。在围绕日本领土附近,日本有主要有三个领土争端:钓鱼岛、独岛(日本称竹岛)和北方四岛。独岛之争是与韩国之间的争端。与钓鱼岛的历程相同,独岛是在韩国古代政府拥有主权许久之后,日本渔民发现了这个岛的存在,其后日本通过许多政府、民间共同运作的方式来进行主权宣示。

  从台湾的历程也可以看出日本的这个逻辑。实际上日本从来也没有就占领台湾表示过悔意或道歉。在日本大量的言论中,台湾归还中国,不过是因为日本在二战中战败了,在无奈之下才进行的一种政治交易,而不是一种主权回归行为,日本人现在还在津津乐道他们对台湾的建设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将占领行为美化成了一种建设。

  于是,钓鱼群岛无疑就是日本人逻辑的再次推理。用“租借”的方式来宣示主权,那只不过是因为它知道通过军事占领的方式显然会导致中日的军事对抗。

  可怜的是,日本人其实知道自己的这种逻辑是无法成立的,因为在与俄罗斯的北方四岛的争端中,日本人也打破不了俄罗斯同样的逻辑。

  钓鱼岛的争端需要的不是耐心的政治讲解,因为根据日本人的认识逻辑,道理并不在中国这边。按照我们自己的逻辑来行事:既然我们认为钓鱼岛是自己的领土,我们就应该对其进行有效的治理。搁置争端也许有利于短期的利益,但是一旦日本人的领土逻辑通过政治运作获得国际承认,我们再来宣示主权,就已经太迟了。

转载:搜狐视线

  作者:连清川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从钓鱼岛看日本人的认识逻辑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