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滇庆:WTO、西雅图会议和海峡三通

  自1999年11月30日始,135个WTO的成员国和35个观察员国在美国西雅图开了四天部长会议。这次会议真是热闹极了。会场外,抗议示威者中有劳工组织、人权组织、环境保护组织、无政府主义组织,从极左到极右,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什么奇谈怪论都有。示威者堵塞了会场大门,迫使大会推迟了5个半小时才举行。最后,示威抗议演变为全武行的打砸抢,迫使当局实施了战后第一次宵禁。会场内,各国代表们脸红脖子粗,争吵对骂,就差没有动手了。大吵一通之后,一无所获,各自打道回府。举世瞩目的西雅图会议宣告失败。

  西雅图会议的失败意味着什么呢?中国和台湾作为观察员第一次出席会议就看了一出好戏。中国人还没有真正上场,谈不上胜败。不过,却可以从西雅图会议中得到许多有益的启示。

  西雅图会议再次告诉人们,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直接参与国际事务,参与国际市场规则的制定过程是何等重要。如果中国人连参与制定规则的会场都进不去,又如何能够维护自身的利益呢?

  有人担心,一旦中国加入WTO就会身不由己,遭到外国财团的控制。西雅图会议告诉我们,WTO是一个讨论国际贸易规则和多边关系的场所。只要自己心中有数,坚持原则,就有可能为维护自身利益而大声疾呼。没有人能够埋没你的声音。

  前不久还有人说,WTO是在美国控制之下的帝国主义侵略工具,为什么中国要加入WTO?西雅图会议清楚地昭示人们,美国佬压根就控制不了WTO。当今是一个多元的世界。特别是在国际贸易领域中,美国的霸权正在衰弱。克林顿政府出于国内选举政情的需要,在会议之前野心勃勃,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提案。结果犯了一系列战略性错误,树敌过多,落入四面楚歌的困境。

  在西面,美国和欧盟在农产品问题上激烈冲突。

  在东面,美国和日本在反倾销问题上严重对立。

  在“南面”,美国和许多发展中国家在劳工问题和环境保护问题上针锋相对。美国地广人少,气候温和,在农业生产上得天独厚,生产成本较低。因此,美国一直主张在世界范围内实行农产品自由贸易。欧洲各国的农业比重要高于美国,为了维护农民的利益,欧洲各国对农产品出口实施价格补贴政策。因此,欧洲各国在世界农产品市场上占据了相当份额。虽然欧洲在原则上也赞成自由贸易原则,但是,一旦放弃农场品补贴政策就等于是把他们占有的小麦市场拱手让给了美国和加拿大。欧洲各国近年来一直负隅顽抗,在实施内容,细节和程序上节外生枝。克林顿政府的贸易代表巴夫舍斯基是国际贸易舞台上出名的女强人,她一贯的强悍作风把欧洲各国逼到墙角,无路可退。欧洲的代表索性推倒谈判桌,来个死猪不怕烫。

  “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在许多传统产业上美国的优势正在逐步丧失。这在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史上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明明是由于美国生产成本高昂,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能力,美国的霸权主义者们偏偏指责外国倾销。他们为了保护美国企业利益动不动就依据美国国内反倾销法来制裁别人。日本和其他一些国家为之吃了不少苦头。这一次日本等国要求把反倾销问题列入下轮谈判的议程,希望能够有一个比较公平的国际规则。如果世界贸易组织有了一个关于反倾销的规则,那么,美国就很难再动用自己国内的法律去制裁别国了。美国人当然不愿意老实就范。争吵的结果只能是不欢而散。

  美国坚持要把劳工标准和贸易挂钩,要把劳工标准问题纳入世界贸易组织下论谈判的议事日程。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确实应当改善劳工的生活标准和工作条件。如果要求那些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实行八小时工作,哪怕用心再好也只能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一旦发现这些穷国不符合劳工标准就要祭出制裁法宝,还让不让穷国喘气了?以印度、泰国、巴西为代表的许多发展中国家强烈主张把这个问题交给国际劳工组织去解决,反对把劳工问题和贸易挂钩。在内部磋商过程中反对美国提议建立劳工问题工作组的国家很快就超过了20多个。明年是美国大选年,为了保住民主党的江山,克林顿宁肯牺牲这次部长会议也不敢得罪拥有大量选票的工会组织。既然处在僵持中的双方都没有折衷的余地,还不如叫停为妙。

  目前世界各国已经就国际贸易新秩序提出了150多项动议,涉及到极为广泛的领域。在穷国和富国、在富国和富国之间存在着形形色色的利益冲突。从当年的关贸总协定到现在的世界贸易组织,哪一轮谈判都要旷日持久,一谈就是五、六年。这次世界贸易组织的西雅图会议是要启动下一个千年回合谈判。本来就宜粗不宜细,谈个大方向,找出几个共同点来就算不错了。可是,美国不自量力,非要把一大堆难题都塞进部长会议,最后把会议搞砸了。

  从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来看,西雅图会议确实是一个小小的挫折。但是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历史潮流是不可阻挡的。大江东去,有几个曲折也是情理中事。有人说,美国是这次西雅图会议的大输家,没有一个赢家。这话固然不错,不过如果中国能够从中多学到一些东西,也不枉辛苦了13年才得到这么一个参与的机会。多元世界中多种矛盾交织在一起,也许恰恰是中国加入WTO的最佳时机。春秋战国一般的动荡局势使得中国人有机会来学习和实践,在今后纵横捭合,最大限度地维护中国的利益,争取更好的发展机会。

  根据WTO官员的表述,只要中国大陆加入WTO,台湾很快就会跟进。中国在几十年闭关自守之后在许多方面和国际惯例相差甚远。为此大陆方面在进入WTO问题上争论了很久,相对来说,准备比较充份。另外,大陆经济规模很大,就是再大的冲击被分散之后也变得比较容易被吸收。

  按照“华盛顿共识”的清单,台湾在解除管制、贸易自由化、民营化、清除外人投资障碍、金融自由化等方面尚待加强。但是,总的来说,台湾在国际贸易上要比大陆更有经验,许多规章制度也都能和国际惯例接轨。台湾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问题上似乎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其实,台湾在这个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不会比大陆更少。

  首先,台湾的经济规模比较小,对外贸的依存度比较高。台湾的产业结构已经跨越了发展中国家的阶段,和世界经济强国之间在经济结构上共性比较多。台湾的许多产品和欧美国家处于竞争态势。因此,加入世贸的冲击有可能比较直接,相对强度也较大。加入WTO必然要求对现存的经济结构作出相应的调整。恐怕对台湾的农业和渔业冲击最强。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将大幅度减少。纺织、汽车等产业也将面临进口产品的挑战。产业结构调整将使得台湾的失业率在短期内攀升超过4%。但是,和世界其他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先例一样,这些冲击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经过一段时期调整之后,台湾国民生产总值(GDP)以及进出口都会出现较高的成长率。

  其次,在海峡两岸都进入WTO之后,台湾将马上面对“三通”的问题。海峡两岸贸易严重不平衡。1996年台湾向大陆出口196亿美元,进口仅仅28亿美元。之所以贸易顺差如此之大是因为官方对进口大陆商品的严格管制。按照国际规则,如果要援引排除条款和防御条款拒绝对某一个地区贸易必须向WTO提交理由,并且得到三分之二的会员国的支持。这对于台湾来说存在着双重困难。第一,什么理由呢?目前的僵局是海峡两岸之间的事。别人没有办法过问。加入WTO之后,不让对方商品入境就得有个说法。假定不让大陆生产的玩具、服装和轻工业商品进口,起码要找出理由来证明进口这些商品会危及安全。台湾海峡两岸贸易额已经不小了,怎么从台湾出口到大陆的商品就没有问题,大陆商品就不能去台湾?在这一点上,大陆的代表理直气壮,恐怕台湾驻WTO的代表向世界各国解释“戒急用忍”时一定会颇费口舌。第二,世界贸易组织有135个成员国,大概就是做梦也不会有人想谋求从中得到三分之二的多数来支持拒绝三通。在经济上行不通,在政治上更没门。如果没有充份理由而坚持僵局,得罪的是WTO而不仅仅是海峡对岸。违规就有可能受罚。想当初,同样是出于保护知识产权问题,当美国扬言要制裁的时候,大陆可以强项顶撞,马上拿反制裁回敬,台湾就只好逆来顺受,鞠躬道歉。台湾在国际组织中的地位异常脆弱,外贸依存度又如此之高,也许没有足够的本钱来固持已见。

  可以这样说,加入WTO之后三通已成定局。也许可以拖一段时间,但是,最终必然是通也要通,不通也要通。与其到时候被动三通,弄得手忙脚乱,还不如现在早作准备。

1999年12月4日

  作者:徐滇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WTO、西雅图会议和海峡三通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