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南生:小泉三拜靖国神社的心态

  “失言”(指歪曲史实的谈话),被革职,再“失言”,再被革职……直到日本的内阁大臣可以畅所欲言、为所欲为,不必再照顾邻国反应为止。这是一名坚持战前史观的日本学者好几年前在报上公开提出的战略。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一而再,再而三地不顾亚洲舆论的强烈反对,前往摆设包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乙级战犯山下奉文等大大小小战犯“神位”的靖国神社参拜,与上述的战略可以说是不谋而合。其目的不外是要让“敏感问题”逐渐“不敏感化”。在他们看来,只要亚洲各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反对声音自然就会逐渐微弱。届时再多派几个有财有势的“说客”周游列国,与首相装腔作势的“反省”声明和“解释”配套出笼,要愚弄亚洲舆论还不容易?

  耍弄花招,欺骗舆论

  一名中国通在前年8月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前夕,就曾在《读卖新闻》上表示,如果小泉不想沿袭前首相桥本龙太郎的做法,即在邻国抗议后就停止参拜的话,就得做好周密的准备工作,也得有如下的觉悟∶在一定的期间忍受与邻国关系的恶化。日本应该做好什么准备工作呢?该名“当代中国政治”学者的献策是∶为了照顾中韩民众的情绪(即安抚民心),小泉不妨在参拜靖国神社后,发表诸如前首相村山富市“深感歉意”的声明,同时向各国发出对历史进行“共同研究”等呼吁。

  至于与中国的外交和经济关系,该名教授同意参拜神社将带来一定的影响,不过,他紧接着揭开中国的“底牌”,表示问题不会坏到哪里去。他写道∶“中国最优先考虑的课题是发展经济,不能缺少日本的合作。中国也开始积极参与构建东亚地区合作的框架,日本的贡献同样不可或缺。两国修复关系的时候终归要到来。”

  换句话说,参拜靖国神社的后果没有想像中那么可怕,问题是事前得有所安排,并耍弄一些外交花招和进行“学术”包装,包括建议亚洲学者与类似小泉史观的日本学者搞什么“共同研究”等等,从而混淆视听。在他们看来,只要把美化“军神”的行为矮化为双方对历史认识有所差异的“学术论争”,就是小泉的初步胜利。

  故意装糊涂

  试想想,原本是大是大非和日相该受谴责的历史观问题,却有待小泉倡议的“共同研究”去定夺“客观”的结论,这不是变相容忍“小泉参拜也有其理”,为其史观提供论坛,设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陷阱之外,又能是些什么呢?正是沿着上述的思路和战略,小泉前年8月13日鼓足勇气参拜靖国神社之后,曾假惺惺地前往中国卢沟桥抗日纪念馆及汉城西大门独立公园念诵“村山谈话”的“反省之经”。这个被日本外务省视为挡驾亚洲舆论、口是心非的“反省之经”果然奏效。

  在中韩当局“照顾大局”与刻意讲究“恕道”原则的指导下,两国对来访嘉宾的诚意当然都心知肚明,但也都乐意装装糊涂,采取姑且信之的态度,目的不外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过,如此宽大的态度并未感化小泉。恰恰相反,在小泉及其智囊看来,这正是“日强中韩弱”的表现,既然中韩都渴望一个“安定的国际环境”发展经济,都不想惹日本,也不准备联手对付日本,日本何不乘此良机,一不做二不休,把参拜靖国神社搞成理所当然的例常公事与“神圣”行为?

  小泉一而再、再而三地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参拜靖国神社,显然与如此心态不无关系。

  应该指出的是,小泉之所以敢如此明目张胆与亚洲舆论作对,也与下列的两个因素有密切的关系。其一是日本国内缺乏强有力的制衡力量;其二是随“风”(飘摇不定的“支持率”)起落,而无真正政治实力与“定见”的小泉比谁都不必讲究“政治技巧”和考虑政治资本的得失。

  仔细分析日本国内的反应,可以看出的确有许多人对小泉三拜“军神”的行为不敢恭维。但是,如果我们因此套下公式,认为其想法与做法仅获得“一小撮右翼”的喝彩与支持,却未必与客观事实相符合。

  本末倒置恶人先告状

  实际上,在日本政坛“总保守化”(或者说是“总自民党化”与“总执政党化”)及当局数十年来苦心医治“恐战病”和“厌战病”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掉入了“日本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有其道理”的理论陷阱。针对亚洲舆论对日本不良行为的合理批评,近年来一部分日本舆论界就采取反守为攻,恶人先告状的态度。

  在史观摩擦的问题上,它们不是反省本国领导人的错误言行及其教科书的曲解史实,而是归因于亚洲的“反日教育”与“反日舆论”。它们集中火力抨击亚洲各国人民对日本存有“成见”。好像亚洲各国民众是无缘无故地在紧抓住日本“小辫子”,大力“敲打”似的。如此本末倒置,源自东京的“抓小辫子论”和“敲打论”在亚洲当然没有什么市场,但对于长期以来接受日本媒体舆论诱导的日本小市民来说,却无疑会起一定的蒙骗作用。不少小市民就误信各国之所以批评日本,目的是在于向日本(及其国民)敲竹杠。至此,究竟是谁挑起每一次的史实论争与史观摩擦的事件,早已被人忘得一干二净。

  担心影响日本的“国益”

  对于小泉这回突如其来地三拜神社,日本国内全面肯定其行为的人士确实不多,就连其同路人也有不少表示惊讶。不过,在质疑者当中,固然也有正面批判其错误史观及违背政教分离的战后宪法的言论,但与10年前、20年前或30年前大张旗鼓反对的声势相比较,已不可同日而言。与此相反,质疑者更多的是把重点放在抨击小泉“缺乏深思熟虑”的“粗线条作风”上。其中有人担心如此得寸进尺的行为,将会影响日本与中韩的外交关系而对日本的“国益”不利。各大报也对他选择在3月中国胡錦濤体制诞生和2月韩国总统卢武铉就职典礼前夕出此策略感到难以理喻。

  不过,据接近官方的人士透露的消息,小泉的想法是在中韩两国新政府成立之前先办完这些令中韩“不愉快”的事,以便留一点时间让人们淡忘及调整不满的情绪,从而让小泉完成访问两国的心愿。换句话说,先踢人一脚,后说一声不痛不痒的“道歉”,然后再举杯高嚷“友好万岁”等,已成为唐吉柯德型政客小泉的拿手把戏。对于随时将面临随风坠地的小泉来说,此刻就连早些时候“中国通”献议的做好习题与包装的工作,也显得有点嗦了。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回对小泉三拜“军神”感到“惊讶”与“不满”的声音当中,有些并不是反对参拜而是由于小泉事前未先打招呼(如自民党参议院干事长,也是党内最有权势的桥本派掌舵人之一的青木干雄),有些是对小泉采取闪电式的参拜方式而不敢堂堂正正提出自己主张表示不满,认为有流于形式及过于迁就中韩之嫌。在一篇题为《首相的看法不易理解》的社论中,《读卖新闻》就主张首相以更明确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态度,而不用看中韩的脸色。

  充分利用剩余价值

  至于位居权力中枢的前首相森喜朗,内阁秘书长福田康夫及自民党政调会长麻生太郎等更相继出面为小泉壮胆和打气。他们认为,“错的一方”是对此参拜大惊小怪的中韩。曾提倡“神国论”的森喜朗还进一步表示:“日本媒体大量报道中韩的反应是错误的。”不知是这个谈话有效还是巧合,擅长炒作新闻的日本媒体对此话题的反应在第二、三天就几乎销声匿迹。

  针对小泉采取游击战式参拜靖国神社的做法,一名与他看法相近的保守学者虽认为有美中不足之处,但却给予如下的高度评价:小泉最大的成果就是促使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成为固定的例常公事。

  换句话说,在他们看来,邻国的反应已不足畏,美化“军神”的“敏感问题”已被突破,日本首相和大臣畅所欲言,为所欲为的战略目标已经开始奏效。走进尾声的小泉政权的剩余价值总算获得了充分的利用。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卓南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小泉三拜靖国神社的心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