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士兵:对日本政府及其国民性的再认识

  这两天有两则新闻让我心中充满了愤恨,这两则新闻都与日本有关。一则是日本首相小泉再出狂言,以后他每年都要去靖国神社“拜鬼”;另一则是说日本批准删除历史教材中南京大屠殺死难人数,把原先的“( 南京大屠殺) 受害者人数估计在数万人到40万人之间”改成了“许多中国人”被日本皇军杀害。

  对于中国人来说,许多历史的车轮留下的印痕在漫漫的岁月中已日渐消弥,甚至很多让国人扼腕沉痛的往事也已被洗涤殆尽。但是,我们始终不能忘却日本民族给我们留下的沉痛。我常想,对于那段历史,只要我们从文明、人道、人性的角度去重视、关心和研究,做出冷静的思索,就会发现日军当年在侵华中的残杀手段是何等残忍,其时间持续是何等之长,这里就足见日本国民性之残忍性和可怕性。然而更可怕的是多少年来日本在带对中国人民的感情进行着侮辱和伤害。

  近几年来,作为加害国的日本,不仅不反省战争罪行,反而不断的纵容、姑息右翼势力对历史事实进行抵赖、狡辩和诬陷。特别是日本右翼势力一直不断挑衅,靖国神社的参拜告诉我们,就连加害中国人民的罪犯,他们也作为英雄和受害者来对待。日本不但不去清算战争责任,反而在教科书问题和历史认识问题上,多次挑起事端,大伤中国人民感情。显然。日本是在歪曲历史事实,这样“新历史教科书”出笼后,很容易让日本下一代将对历史的错误认识进一步系统化、体系化。因此从最近日本这两件事可以看出日本政府对待历史的倾向性:过去日本政府与日本右翼势力的妥协只是着眼于减少右翼势力的损失,而如今日本政府已在对待历史问题上就是对整个日本政府对侵华战争的反人类、非正义等性质的否定。

  其实,过去我们对待日本,常会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往往被一种泛和平主义情绪弱化了我们的民族情感。我绝非是狭隘民族主义者。每当想到中国人民当年长期遭受日本统治,备受殖民政策之煎熬的痛苦,在内心,我始终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充满了仇恨。我觉得中国人对待日本这个民族,要用正确历史观和“中国观”去界定日本人,把眼光仅停留于过去与日本右翼作斗争上,显然是不够的,我们更应理性地去直面当今的日本政府及其国民性,之所以这样的一种民族情感,绝不只是因为那场侵华战争的劫难给中华民族留下的那些疼痛的烙印,更重要的应是日本民族国民性之复杂和可怕已深植于每个中国人的灵魂深处了。

  过去,我们对日本此类行径的态度常着眼于“道歉”之上,最多是要求其对历史做出深刻反省和认识。如今,日本的行为表明,我们不能只停留于过去的那种态度上了。要知道,恶魔是不可宽容的,要对恶魔做出彻底的惩罚,鲁迅当年提出“痛打落水狗”,在对待日本问题上,我深以为然。否则就会弱化人们对帝国主义和法西斯的仇恨,甚至在潜在地掩盖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要反击日本右翼势力,宣传世界和平,就必需给对制造罪恶者实施惩罚,追究责任。日本政府上述的关于参拜靖国神社、歪曲历史的认识问题,是有违公平、正义的原则的,应给整个人类的和平有了一个提醒。我们必需对日本政府及其国民性进行再认识。继而要按照国际法的有关规定,对日本做出理性客观的评判和处理。

  作者单位:《新华日报》特派记者处。驻淮安。

  作者:单士兵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对日本政府及其国民性的再认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