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清川:中美冲突缘于彼此误读

  好莱坞哗众取宠的风格为世人所熟悉,不过从观众的角度上来说,娱乐是第一位的,所以其中种种谬误可以置之一笑。不过好莱坞的诸多编剧,有时候倒真是有些有意思的观点。

  最近的大片《惊天核网》(theSumofallFears)叙说的故事,拿的就是美国和俄罗斯的原型。说的是恐怖分子购买了一枚1973年中东战争期间遗落民间的小型核弹头,在美国制造了一次爆炸。美国方面立即怀疑到刚刚上台,一向以强硬著称的俄罗斯新总统头上。一场相互毁灭的全面核战眼见着就要爆发。这时,美国CIA的一位底层官员置生死于不顾,通过不那么正当的手段直接和俄罗斯总统对话,将灾难遏制住了。

  故事老套,不过其中所表达的彼此的政治误读可能导致的灾难,却令人印象深刻。假如这是真的,又假如没有这么一个神勇的CIA(当然,好莱坞的CIA永远是那么神勇的),世界将会怎样?

  江澤民来到了德州的牧场,在轻松的环境里与美国总统布什把酒言欢,对于两个大型国家来说,不啻是个巨大福音,因为这两个一个在磕磕绊绊中发展关系的国家,彼此又亲近了一些。但德州牧场的一场烤肉晚宴,是否能够解决掉所有的问题?如果这么想,也未免太天真了,撇开两国之间的现实政治、经济利益争端不说,两国对彼此的政治误读的消除,就并非一日之功。

  美国今年虽然反恐任务繁重,但是间中还不断地发表报告来“恶心”中国一下,例如中国军力报告、参议院的中国报告等,其中当然并不乏大量地所谓“妖魔化中国”和“中国威胁论”的论调。包括资深军事专家费希尔和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内的许多专业国际问题专家,都无不对中国的实力增长忧心忡忡。

  我当然丝毫不怀疑这些专家在写作这些报告时的诚意,也并不认为这是美国政府或者部分别有用心的政客在搞的一些政治把戏——在美国,任何一份严肃的报告,都要掏出纳税人或者公司老板的很多钱,没人敢拿这个随便开玩笑。但是恰恰因为他们的真诚,才使得事态显得格外地令人担忧。

  虽然中美两国从1972年初步接触到1979年正式建交,直到现在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全面交流,但是双方对彼此的政治文化基本并不了解。无论在美国出台的任何一份官方文件中,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担忧从来没有减少过,但是反而对中国政治文化的传统却失之阙然。

  我们当然都知道,任何一个国家,无论它经过怎样可怕的变故,政治文化传统是无法在短期之内消失的,如果说上层结构的确有了一些明确的变化的话,要改变下层的政治治理结构,仍然是一种不可能的任务——只有时间才能真正的消除这些政治文化传统的影响力。

  在美国人的眼里,有两个有关中国的思维使他们寝食难安:一是意识形态,二是地区称霸。从意识形态的角度上说,中国在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之后,已经基本上打破了以往的以计划指导为政策导向,以社会运动为行动方式的行为模式,市场的力量已经在国家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在这样的一种变化下,国家希望以全民动员的方式来推行意识形态的政治行动,在民间无疑会遭到巨大的压力(尤其如果如今谈到所谓的解放全人类,只会沦为民间谈笑的话柄,而不是什么严肃的政治理想)。更何况中国领导人的现代治理思维早已经超越了纯粹的意识形态观念,如今所强调的依法治国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信号。而冷战的结束,已经使意识形态斗争退化到了国际领域一个非常次要的畛域,美国政治层对这些信号的置若罔闻,显然与前代紧随国际形式变化而调整政策导向的一贯作风,有所背离。

  再从我们前面所提及的政治文化传统,虽然在建国的前数十年,政府强力推行意识形态教育,但在民间层面和低层政治治理结构上,这些政府主导的教育实际上仅止于表皮,中低层官员依靠推行这些政策来实现个人或家族的政治、经济利益最大化,而普通民众则以皮里阳秋的方式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所以,在农村和市民阶层里,他们的政治文化仍然停留在前现代社会,这就足以解释为什么许多农村家庭中供奉领袖像。底层的政治治理结构仍然保留着家族式、幕僚式的政治文化。

  所谓地区霸权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无稽之谈,而且更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的政治文化的一窍不通。在中国的历史上,的确曾经有过入主部分朝鲜半岛土地和部分越南土地的行为。但是在当时的政治统治者,或言皇帝看来,“率土之滨,莫非王土”,也就是说,他们并非不尊重邻国的主权,根本就是把他们看成是自己的国土的一部分——这些军事战争,往往是发生在邻国变乱,群雄无主时。相反地,对待那些主权十分明确的国家,比如日本、印度、阿富汗、俄罗斯,中国往往就会以派出使节的方式,建立平等的外交关系。蒙古时期的中国并非是中国外交文化的常态,因为他们遵循的是游牧民族的征服式政治逻辑,而不是从秦汉开始的中国正统外交传统。

  中国的战争文化传统是紧密地依附于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的。“行仁政,息纷争”永远是政治的主流,无端兴兵则会遭致强烈反弹。如果强行出兵,临阵倒戈都会变成是一种反常态的正义行为。在这样的政治、战争文化传统中,“地区霸权”哪有什么成立的可能性?中国的军队永远都是防守反击型的,只有在防御性的战争中才能爆发出巨大的动能,而侵略性的战争大多只能以自己的失败而告终。

  中国惟一有可能主动采取行动的,就是台海战役。但这是“四海毕,天下一”的政治传统所必然的心理指向,这其实也同样是一种防御性的军事行动,在经过了长达100多年的丧权辱国,割地失土,谁能够再承受领土的丢失这样一个最基本的心理底线?而且台湾对于中华民族的现实政治、经济利益是如此地庞大,并不是可以轻言放弃的。

  作为一个由殖民地自由组合而来的国家,美国所无法深刻理解的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就导致了美国对中国现状的诸多误读;真正了解中国文化的学者如费正清(JohnFairbank)的睿智论调被政策制订者所轻易忽略;而一些三脚猫的所谓中国通却站立在了对华政策的最前线。

  但是硬币永远是有两面的,同样,中国对美政策解读上,也同样存在着诸多的误读。流行的一种是运用最陈旧的所谓“美国已经进入了帝国主义时代”,“为了转化国内矛盾,它必须对外扩张”。流行的另外一种是民族主义者们所偏爱的论调:美国对中国的崛起有着深刻的恐惧(或者说刻骨的仇恨),因此一定要遏制中国。

  这算是什么道理呢?日本的GDP比中国多多少?为什么美国不恐惧,而要对中国充满恐惧?如果说是因为人种问题的话,日本也同样地属于黄种人。

  中国在看待美国的政策取向,或者在看待美国的外交政策的时候,往往带着非常深刻的偏见。这种偏见往往来源于两个判断:要么是美国的利益至上主义,比如在中东,无论采取什么政策,肯定是因为石油;要么就是美国的恃强凌弱,比如在攻打南联盟或者现在准备攻打伊拉克。

  我们首先当然不会排除美国在许多海外行动的时候会考虑到自己的现实利益——其实这只是任何国家的自然政治思维。但是,美国在许多时候所采取的外交政策并不完全仅仅依赖“利益判断”(恃强凌弱根本是违反基本政治法则的:如果一个国家的行动并没有现实利益或道德原则为支撑,它为什么要牺牲子弟的生命来做这些无聊的事情?)。美国是一个由清教徒发展而来的国家,尽管并不是政教合一的政治体,但是宗教情绪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地位。从某种角度上说,美国的外交行动的道德判断往往是先于任何其他行动的。仅就政治游戏规则而言,获得道德上的认可才能获得民意的支持。在美国许多普通民众,甚至一些重要政客的眼里,有一种非常天真的想法:他们认为他们应该改变这个世界,使更多的人能够更好的生存。这似乎有些幼稚,但不幸的是,这的确就是美国许多政治行动的现实:而许多国家缺少的就是这种天真无邪的理想主义,因为这种天真也好、幼稚也好,是涤荡许多政治污秽的最强有力的武器。

  如果能够理解美国政治的这个真相,我们就能够设法对美国的外交行为进行一些规整。例如,我们可以告诉美国有些想法并不是正确的,需要调整。如果美国人能够真实地明白并非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理想化的,并不是依靠推翻一两个独裁者就能够天下太平的话,那么,也许事情能够更加健康一些。

  因而,美国的行动并不是无厘头的,而是一种理性的选择:要么是现实利益驱动。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那么磕碰是无法避免的,只能设法与之协调;要么是道德判断的。如果是这种情况,就应该区别对待。在一些明确的基本普世伦理的基础上,我们应当毫无保留地支持美国的行动,比如对种族灭绝行为的干预、对人道摧残的干预、对恐怖主义的打击,都应该以更加积极的行动配合的行动来显示我们的道德决心。在一些文化理解差异的问题上,我们应当运用一切可能的影响力,并且联合可能的力量,对美国进行劝服行动,而不是以生硬的方式进行干扰,更可能会事半功倍,也使美国更加能够了解我们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们许多人并不了解美国政治运作的一些最基本的常识,往往简单地判断美国的某些高层在做一些有利于自己个人的决定,需知在美国式民主政治的规则和媒体大量信息监督的过程中,政客只有透明化地解析自己,才能够使一项政策顺利进行,黑箱操作尽管难以避免,但为数有限;我们许多人也并不了解美国的文化心理和文化传统,而一味地以过时的政治原则来套用其现实的政治行动,于是造成了大量的政治误读,甚至严重至向对方发出错误的政治信号。

  中美之间的大量政治摩擦,正是来源于这样大量的政治误读。

  《惊天核网》中的那个CIA,他所能拯救世界的原因,正是在于他了解那个显然是以普京总统为原型的俄罗斯总统,向他发出了正确的信号。现实中的政治虽然并不是这样的简单,但是如果的确中美之间有着大量的这样负责任的、了解对方政治文化传统的官员,显然中美关系就不至于像现在那么复杂。

  江澤民的美国之行,对于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改善,显然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但是,只有当双方建立起真正的、经常性的政治文化谅解体系,许多常规性的政治摩擦,才能够迅速地消弭于无形。

  这个过程会很长吗?我想,至少不会很短。

原载:搜狐视线 NEWS. SOHU. COM

  作者:连清川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美冲突缘于彼此误读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