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汉:宪法的灵魂在于它的两个基本点

  12月4 日,胡錦濤在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第20天,在纪念现行宪法颁行20周年的大会上做了“树立宪法权威、保障贯彻实施”的讲话, 12 月26日,胡錦濤又在他主持召开的第一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中首先请法学专家讲解了宪法的有关知识,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中央最高层对宪法异乎寻常的这样两个举动,使我的眼前不由一亮,也使我对新一届中央产生了极大的期望。

  我不知道中央高层领导在谈到宪法时是否清楚下面这样一个问题,也不知道在政治局的学习会上法学专家是否讲清了这个问题。

  宪法作为现代法治国家的一项基本的、同时也是根本的大法,它的全部的生命、整个的灵魂实际上在于它的两个基本点。这两个基本点,一是对权力的限制;一是对权利的保护。如果没有这两个基本点,或者虽有但却不能将这两个基本点落在实处,那么宪法的生命力实际上也就没有了,这样的宪法形式上即使有,实际也必然等于无,只能以“假、虚、空”三字论之。

  从八百年前英国的《大宪章》到现代各民主法治国家的宪法,作为宪法的第一个基本点,它对权力的限制,最重要的是要体现在它对国家最高和最有权力者的限制上,从这一点上来说,宪法的精神是和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都绝不相容的,在完善的宪法中容不得一丝半点个人崇拜的痕迹。如果一个国家的宪法限制和制约不了最高和最有权力者,那么它必然也就将限制和制约不了其他大大小小的各级各类权力者。完善的宪法必须明确界定权力者们的任职期限、职权范围以及权力的运行程序和规则。

  作为宪法的第二个基本点,它对公民权利的保护,最重要的是要体现在对最弱小、最无助者、甚至是被告和囚犯的权利的保护上,如果宪法保护不了最弱小无助者,它也就必然保护不了那些曾经是权力者、但却在正常或非正常状态下离开或失去了权力的人。从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理解,虽然新中国1954年就有了正式宪法,但在第二年它却没有能够保护住受到冤屈的胡风,后来也没有保护住张志新、遇罗克等许许多多因言获罪的普通公民,宪法保护不了这些小人物,它当然也就保护不了59年在庐山上蒙冤的元帅、保护不了在文革中受难的国家主席、保护不了其他许许多多受冤屈的原本显赫的权力者。

  从我国的现行宪法来看,作为宪法全部生命力和整个灵魂的这两个基本点都是不完善的,规定都不够明确清晰。最近很多人都在热烈讨论明年人大开会时的修宪问题,我想,要修宪首先应着眼于对宪法这两个基本点的完善和修订上,顺便说一句,保护私有财产是宪法对权利保护的一项重要内容,本人是完全赞同将它写入宪法的,但必须明确规定,宪法要保护的只是合法的私产,对那些通过权力出租获取的私产,以及在股市、汇市等金融行业以及其他行业通过不对称、不透明的信息而上下其手获取的私产都绝不应在保护之列。

  在宪法条文中完善了这两个基本点之后,还必须建立和完善这两个基本点的落实机制。从世界各宪政国家数百年的成功经验和我国几十年来的深刻教训来看,这两个基本点要落在实处,必须要建立起真正的名符其实的分权制的国家管理体制,只有这样一种真正分权的体制,才有可能实现对最高和最有权力者的有力的限制和约束,也才有可能实现对公民权利的有效的保护,否则,实行“一元化”的领导,或表面上分权,实际上进行“一元化”领导,宪法的这两个基本点是不可能落实的,必然会使宪法处于“虛、空”的尴尬境地。

  中国共产党作为我国的执政党,它的执政地位是无可替代的,但党的领导必须在宪法的框架内进行、必须受宪法的约束,绝不应该凌驾于宪法之上。为了树立宪法的权威,使我国真正走上法治的轨道、成为一个法治的国家,必须全方位地深入改革党的领导,就目前来说,当务之急必须首先尽快重新启动1987年党的十三大就已经确定的、但却令人惋惜地被搁置了十几年的政治体制改革方案。

  陕西 王青汉 2002.12.27 Email:hzwqh@yahoo.com.cn

  作者:王青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宪法的灵魂在于它的两个基本点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